混世小术士

428 一箭双雕

428 一箭双雕

还沒等王宝玉搬到董平川曾经用过的副镇长办公室,前來祝贺的大小官员就快踩破了门槛,人人都想跟王宝玉处好关系,纷纷带着礼物和现金,

除了迟立财的收下了以外,其余的人王宝玉一概不收,刚走马上任就留下一个贪小便宜的印象,那可不是王宝玉所希望的,再者说,收礼也是有学问的,该收的自然不必含糊,不该收的则一定学会放手,否则后患无穷,

吃请还是难免的,盛情难却之下,王宝玉还是参加了一些部分负责人的宴请,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,脱离群众不利于工作的开展,

一段时间内,王宝玉可谓是春风得意,成了众人所瞩目的一颗明星,就算当初的绯闻也变成了光彩的议论,大家都在感慨,难怪女人们都喜欢王宝玉,人家就是有本事呗,

直到一天在走廊里遇到了李传宗,李传宗照旧沒客气的给了王宝玉一个冷脸,王宝玉这才陡然清醒了,自己虽然是副镇长,可依然沒有逃脱李传宗的掌控,

难保狗日的李传宗不暗里监视自己,寻机会找空子给自己下绊子,想到这里,王宝玉还是决定要好好干工作,如果自己的职位再往上爬一格,就可以彻底摆脱李传宗,那时再乐呵也不迟,

虽然王宝玉也觉得董平川的办公室不吉利,但他还是决定搬进去,屋子的钥匙早已经给了他,只是他最近应酬太多,还一次沒进去过,

打开了董平川曾经呆过的办公室,只见里面一片狼藉,董平川的家人肯定早已经來过,将董平川曾经用过之物都带走了,

王宝玉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靠椅上,心想,一会儿安排马晓丽将屋内所有的一切都处理掉,凡事李传宗的用过的东西,一样也不留,包括屋内的桌椅板凳,大不了把自己农业办的东西都搬过來,跟这里的换一换,

拉开了董平川的抽屉,王宝玉随手翻看了起來,都是一些沒用的文件,便不屑的扔到了地上,不过,细心的王宝玉还是发现,抽屉里有一处地方的响声不对,仔细一看,居然有一个暗格,该不会董平川在这里藏着钱吧,

王宝玉心里一阵高兴,伸手就摸了进去,拿出來的东西却让王宝玉很失望,竟然只是一些印着赤身**美女的杂志,怪不得董平川会得了肾病,总看这些东西,肯定沒有好处,话虽这么说,王宝玉还是饶有兴致的翻看了起來,就在这时,里面掉出來一张纸,

王宝玉捡起來一看,原來是举报东风村魏有财生了四胎的那封匿名举报信,不知道董平川为什么夹在了杂志中间,也许是当成书签使用吧,

刚來柳河镇的时候,王宝玉从叶连香那边听说过这封信,叶连香说这封信就是田富贵写的,王宝玉仔细看了看,还真像是田富贵的笔迹,然而事情早就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这封信什么价值也就沒有了,这么想着,王宝玉伸手把信给撕成了碎片,然后团成团扔在了垃圾桶里,

可是王宝玉心里仍然有些不甘,田富贵作恶多端,心肠歹毒,留着他早晚是个祸害,早一天除掉他,自己心里也早一天踏实一点,

忽然,一个可以一箭双雕的恶毒想法出现在王宝玉的脑海里,让他不由兴奋的一拍大腿,疼的自己一阵呲牙咧嘴,

王宝玉连忙将那封揉成团的碎纸片捡了起來,放在兜里,然后打电话叫來马晓丽,安排她找人把这里打扫干净,将自己用过的桌椅换到这边來,马晓丽自然照办,用了一天的时间,王宝玉终于坐进了副镇长的办公室,

“晓丽姐,还是你效率最高,你看这屋子铮明瓦亮的,都是你的功劳啊。”王宝玉满意的坐在办公椅后面,对马晓丽说道,

“多谢王副镇长夸奖,以后还请您多多照顾。”马晓丽咯咯笑着,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,看上去不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,反而像个十七八的小姑娘,

王宝玉越看越可爱,站起身冲到马晓丽身边,揽住她的腰就要往脸上亲,马晓丽咯咯笑着说道:“董副镇长尸骨未寒,你就在他办公室里胡作非为,你也不怕他半夜找你去。”

说到这,王宝玉立刻泄了气,松开马晓丽,不满的说道:“晓丽姐,我看你也学坏了,净说这些膈应人的话。”

马晓丽咯咯笑着,几乎眼泪都要笑出來了,说道:“你能掐会算的,难道也怕这个。”

王宝玉嘟囔道:“怕算不上,谁也沒心情在这种场合亲热啊,等着,早晚法办你。”

马晓丽整理了下衣装,又顺手提起垃圾袋,说道:“我倒是想等你,可就怕你太忙,我挨不上号。”说完笑着推门走了出去,

半个月后,一封实名举报信出现在富宁县纪检委领导的办公桌上,信上举报柳河镇镇长李传宗,利用职务之便,收取施工单位神石村修路款项三十万元,触犯党纪国法,下面的落款是:正义公民东风村村长田富贵,一时间,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,

当然,这封信是王宝玉伪造的,他用了一周的时间,反复研究田富贵写字的特点,模仿田富贵的笔体,写了这封举报信,

政府条文明确规定,实名举报是一定要查的,因此,富宁县纪检委立刻成立调查组,由娄树坤牵头,

说起來,也该着李传宗倒霉,在柳河镇的投毒事件上,娄树坤是记了李传宗的仇,毕竟李传宗动用上面的关系压他,让他很沒有面子,所以,这一次娄树坤格外用心,发誓一定要查出李传宗的问題來,如果问題大,即使最后上头再出门平息此事,上头也会买自己一个大人情,

娄树坤带领调查组,先是调查了承包神石村修路的路桥公司,开始的时候,路桥公司不肯承认,毕竟这是在行贿,是犯法的事儿,

但是在核查了公司的相关账目之后,公司领导再也沒法隐瞒,终于承认给了李传宗回扣,不是三十万,而是二十万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