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38 此车轮非彼车轮

438 此车轮非彼车轮

办公室也是冷冷清清的,马晓丽一天沒來,这种情况还不多见,王宝玉也沒给她打电话,有些伤口必须自己舔舐才能好,让她静一静也不错,

下午四点多钟,王宝玉开车上路,直奔清源镇而去,初冬季节,路上的车很少,行人也不多,夕阳从车窗照进來,给车内的一切镀上了金黄的色彩,只是缺少了暖意,

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王宝玉看着车窗外的夕阳,想起了《三国演义》的开篇词,觉得写得真好,任凭自己有多少的抱负,一旦离开,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一场空,

突然之间,王宝玉有想要哭的冲动,自己不甘平庸,硬是靠实力,从东风村人人鄙夷的“二流子”走到副镇长的职务,当然,其中不乏运气的成分在里面,可是背后的辛酸又有几个人知道,

为了赚钱,自己天天捧着那些发黄的书研究,那么多深奥的道理和奇怪的符号,真的比英语都难学,可是凭着蚂蚁啃骨头的劲头,经历了多少不眠之夜,自己才终于啃到骨髓,

后來在村支部上班,先是迟立财后是马顺喜田富贵,和他们斗了和,和了再斗,其中滋味只有自己才懂,

好容易到了镇里,仇人依旧是见了分外眼红,恩人也成了仇人,放弃了那么多,甚至失去了美凤换來的恋情,如今也是如秋叶般摇摇欲坠,

雪曼,我答应过你要到市里去的,可是如今却连工作也沒有了,如果你知道了,你还会跟我好吗,你可知道,这一切的后果都是你敬爱的父亲造成的,

王宝玉越想越乱,就在这时,突然一阵嘈杂响亮的歌声传來,路口冲出一辆自行车,王宝玉下意识的一个急刹车,倒是沒有碰上,骑自行车的青年男人自然也沒有心情唱歌,也摔倒了地上,也许是怕惹祸上身,骑自行车的男子,扶起车子,掉头就跑,

等王宝玉缓过神來,心中勃然大怒,一打方向盘追了过去,看见汽车在追,自行车男人更害怕了,使劲的骑,然而,此车轮非彼车轮,王宝玉很快就追上了他,然后开门走了出來,

“你,你想干啥。”男人似乎感到了王宝玉的怒气,推着车子不敢动弹,但还是嘴硬的问道,

王宝玉一把抓过那人的衣领,照着鼻子就是一拳,骂道:“操你妈的,你瞎眼啊,沒看见老子开车过來啊。”

那人被王宝玉打的捂着流血的鼻子说道:“我有急事。”

王宝玉心里原本就恼,上去就踹了一脚,骂道:“操,抢孝帽子啊,急成那熊样,妈的。”

王宝玉出了口气,感觉倒是舒服多了,他狠狠瞪了那人一眼,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來,扔在地上,说道:“找卫生所看看去吧,操,干点正事儿,一看你他妈的就是个二流子。”说完恼火的开车走了,

青年人不解的望着这个暴躁的车主开车远去,上前捡起钱,嘟囔道:“操,他咋知道我是二流子,管他呢,先买点酒喝去。”于是推起自行车,又扯开嗓子唱起來,走了,

再说王宝玉的轿车驶入清源镇的时候,天色已经彻底黑了,远远望去,恒通宾馆却是灯火通明,可以想象侯四的生意依然兴隆,

此时,已经有许多人在里面交杯换盏,笑语连连,而王宝玉却皱着眉头,无法高兴起來,一旦自己成为了平凡人,不知道侯四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相信自己,

车子停在了恒通宾馆的门前,王宝玉深吸了一口气,重新振作精神,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,别人看不看得起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自己要瞧得起自己,

刚一进门,宾馆的一名女服务员立刻就认出了他,微笑着迎了过來,甜甜叫道:“宝二爷來了。”

“四爷在吧。”王宝玉面无表情的问道,

“在,四爷早就让我在这里等您了。”女服务员邀功般的说道,“请跟我來。”

王宝玉跟着女服务员上了楼,在一个非常隐蔽的角落里,女服务客气的说道:“宝二爷,请进吧。”

这个房间王宝玉还是有些印象,这是侯四谈隐秘事情的场所,上次曾经和清源镇的镇长韩平北在这里吃过饭,还帮着韩平北解决了吴丽婉告黑状的事情,只是不知道侯四今天请自己吃饭,为啥需要这个地方,

王宝玉推开门就走了进去,只见屋里除了侯四,还有一个人,正是韩平北,难道说韩平北又遇到了事情,需要自己这位“大师”给破解一下,如果那样也成,干啥不都是为了赚钱,如今工作沒了,也得寻个营生,

还來不及多想,韩平北已经主动的过來握手,脸上带着笑,口中异常客气的说道:“王副镇长,好久不见,幸会,幸会。”

“韩镇长客气了,不知道您在这里,多有冒失。”王宝玉也客气的说道,

侯四显得很精神,光头锃亮,手中的珠子依旧转个不停,他起身哈哈笑着说道:“瞧你们两个,都是自家兄弟,客气个啥,快坐。”

二人落座之后,王宝玉发现,桌子上的饭菜已经上齐了,看样子两个人在等自己,侯四启开了早已预备好的五粮液,分别给韩平北和王宝玉的杯子里斟满酒,自己也倒满酒举起杯说道:“两位都是我侯四的兄弟,在我落难的时候,还是仰仗兄弟们我才能够乐呵的站在这里,多了不说了,尽在不言中,來,我先干为敬。”

响亮的碰杯,接着便是一饮而尽,侯四坐下后,感叹着说道:“柳河镇投毒的事情,让我看清了很多事儿,宝玉兄弟为我忙前忙后,不惜风险,平北大哥也是硬压着下面,沒有查封我的生意,这一点儿我侯四永远铭记。”

“四哥,说这些就外道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觉得侯四能这么说,还是有情有意的爷们,沒有忘了自己对他的帮助,

韩平北也笑着说道:“候总,咱们交往这么久,你是啥样的为人,我很清楚,那些不过是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