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45 不速之客

445 不速之客

等到派出所的人赶来的时候,院子里只剩下目瞪口呆的柳河镇官员。派出所所长了解王宝玉的狠劲,碍于李传宗的面子,只是象征性的开车追了一程,便以清源镇境内不归自己管的借口,将这件事儿不了了之。

程国栋和李传宗也都知道事情只能解决到这一步了,所以都憋着一口闷气,暗地里咬牙发誓的不会放过王宝玉,却一时间也不能将王宝玉怎样,只能以后再找机会。

却说王宝玉一路上心情大好,在柳河镇的这段日子,面对程国栋和李传宗,整天小心翼翼,恭维奉行,像个小媳妇。这次离开,终于出了胸中憋闷的一口恶气,感觉神清气爽,好比多年的便秘被治好了一般,浑身通泰,舒服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。

一路疾驰,车子终于停在了恒通宾馆的门前,侯四已经在这里大摆筵席,宴请清源镇的大小官员,同时为王宝玉接风洗尘。

王宝玉昂首挺胸的走进了恒通宾馆,在服务员的一路指引之下,来了宾馆内最大的包房。刚一进屋,立刻传来了一阵掌声,大圆桌上已经坐满了人,脸上都带着友善的笑容,一时间还真让王宝玉感觉受宠若惊。

王宝玉微笑着点头表示感谢,清源镇镇长韩平北站起身来,热情的向王宝玉招了招手,王宝玉看到他和侯四的中间空着一个位置,连忙走了过去。

韩平北指着身边坐在正座上的一位五十多岁,相貌威严的官员介绍道:“王副镇长,这是咱镇里的杨书记,也是我的老领导,老上级。”

“杨书记您好,久闻大名。我叫王宝玉,以后工作上有什么不足之处,还请您多多指导。”王宝玉连忙伸出手去,一脸恭敬之色。

杨一方也站起身来,跟王宝玉紧紧的握手,同时呵呵笑着说道:“小王,早就听说你年纪轻轻,却做出许多利国利民的大事儿,我代表清源镇党委,欢迎你的到来。”

“杨书记过誉了,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。”王宝玉非常客气的说道,人家可是堂堂党委书记,能够前来参加,已经给足了自己的面子,不能再有任何不礼貌的举动。

杨一方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小王如此谦虚低调,实在是后生可畏!不过今天你可是来晚了,让我们这么一大帮人等了你半天,待会可得多喝几杯啊!”

说完大家都笑了,王宝玉也连忙笑着点头答应。介绍完党委书记杨一方,韩平北又给王宝玉介绍了在座的几位党委副书记和副镇长,还有重点部门的领导。

王宝玉自然是恭恭敬敬的逐一和他们握手,而大家对王宝玉的态度也都很客气,纷纷夸奖王宝玉年轻有为,有闯劲,给清源镇带来新的活力和朝气。

一圈下来,王宝玉感到很满足,他觉得清源镇的领导班子素质就是高,充满了和谐的氛围,在这种氛围下工作,让人全身都充满了干劲,真是他娘的累死了都心甘。

王宝玉暗自发誓一定要做出几件像模像样的大事儿来,否则就辜负了韩平北的厚望,也辜负了侯四的一片真情。

这种饭局和普通老百姓的会餐是不一样的,少不了发言讲话之类的。首先,韩平北先是请杨一方讲话,作为当下最高职务的领导,杨一方没有客气的必要,对于清源镇的远景规划,滔滔不绝的讲了半天,然后便是众人共饮一杯,算是酒局正式开始。

接下来韩平北也做了简单的发言,除了对王宝玉的赞誉之外,再就是强调大家要紧密团结在杨一方书记的周围,共同为清源镇的发展贡献自己的热情和力量。王宝玉暗叹,清源镇领导口才都是个顶个的好,讲话不仅不枯燥,让人听了反而感觉热血沸腾,充满干劲。

热情的鼓掌过后,韩平北让王宝玉也讲几句,起初王宝玉还有些推辞,觉得自己毕竟初来咋到,不知道水深水浅,再说自己也不像人家那样,张口就能说出那么好听的理论来。

无奈在韩平北和侯四的一再劝说下,王宝玉觉得再推辞就显得不和睦了,只好站起身来大声说道:“诸位领导,我王宝玉无才无德,有幸得到镇领导的赏识,自感心中惭愧和不安。古人说,士为知己者死,能够跟诸位在一起并得到大家的认可,我本人就算是抛头颅,洒热血,也一定要干出成绩来!”

话音刚落,一阵热烈的掌声立刻响了起来,王宝玉顿时有些心潮澎,压抑那么久,终于在这里得到了广泛认同。王宝玉舔舔微微发干的嘴唇,抖擞了下精神,**昂扬的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这时,一个瘦瘦高高,年龄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。

年轻人身后跟着位神情紧张的服务员,她不安的看了侯四一眼,似乎在解释自己实在不知道有这么位唐突的客人到访。

就在大家倍感意外的时候,年轻人嘿嘿笑道:“这是抗日战争的动员会吗?还抛头颅洒热血,呵呵,也太夸张了吧!”

这个不和谐的声音,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还是韩平北认出了这个人,连忙起身迎了过去,一边握手,一边非常客气的说道:“原来是孟专员到了,县领导说你明天过来,没想到来得这么早,快请坐。”

一看这个架势王宝玉就明白了,这个人显然是来头不小,否则堂堂一镇之长,不会表现的如此客气和谦卑。侯四也看出些门道来,连忙给服务员递了个颜色,示意这里没她的事儿了,让她赶紧出去。

“呵呵,在家也是闷着,就早点过来吧!韩镇长不用这么客气,以后在工作上还是听您的吩咐。”这个孟专员对韩平北倒是挺客气,韩平北将他引到杨一方的身边坐下,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王宝玉知道自己的讲话无法进行下去了,有些郁闷的坐了下来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