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48 我不识字

混世小术士 448 我不识字

到了镇政府的门前,清源镇镇政府的派头,更是让人刮目相看.两个巨大的石头狮子立在了政府门前,张牙舞爪的很有气势,长长的红色围墙中间,是一个四层楼房,政府大院里都是水泥地面,停着六七辆价格不菲的好车。进进出出的人脸上都带着一丝严谨,少有散漫之人。

“老大爷,我是来报到上班的。”王宝玉来到门岗处,非常客气的对里面正在喝茶水看报纸的老头说道,初来乍到,还是夹着尾巴点好。

老头看起来能有接近八十岁了,一头白发,穿着规矩的中山装,戴着金丝的老花镜,真不明白,这般岁数不在家养老,还来干这份工作,图的是啥,不过看起来精神倒是蛮不错的。

老头抬头看了一眼王宝玉,没有起身,翻了翻眼皮,从鼻子中发出声音道:“哪个部门啊?”看这架势,倒是耳不聋眼不花,身体好的很。

“副镇长办公室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,从柳河镇的经验中,王宝玉知道,在镇政府这种地方,即使是看大门的,最好也不要得罪,说不准就是哪个当官的亲属,老吴头不就是董平川的关系吗?

“办事员吗?”老头放下了报纸,扶了扶老花镜又问道。

王宝玉觉得这个老头挺多事儿,鼻子里嗯了一声,脸上明显的露出了一丝不快。

“小伙子,这是镇政府大院。去哪个部门,这里有电话,你先打个电话确认一下。”老头不客气的把桌子上的电话推了过来,又拿起了报纸。

“我这里有调令,就不需要打电话了吧?”王宝玉从包里拿出了组织部的调令,从窗口递了进去。

“我不认识字,还是打个电话吧!”老头连头也没抬,更别说是接王宝玉的调令了,口气中带着些不耐烦。

王宝玉想要压住火,憋了半天没压住,冷着脸对老头说道:“老大爷,您老会看报纸,还说不认识字,做人不厚道。我叫王宝玉,今天来报到的,上午已经和杨书记还有韩镇长碰面了。”

王宝玉原以为,报上自己的大名,老头就会立刻客气起来,或者搬出来一把手也得吓他一跳。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老头很恼怒的说道:“照章办事,你就是贾宝玉也不行。还说我不厚道,我看报纸咋了?我只看上面的图!”

“他娘的,老子今天还进不了这个大院了!”王宝玉恼怒的骂道,收起调令,就往里面走,老头立刻从里面走了出来,拦住了他的去路,说道:“你这个人真是不懂道理,还敢骂骂咧咧的,你要是再硬闯,我就喊人了!”

“喊啊!什么玩意,政府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,难道还是鬼门关?”王宝玉恼怒的骂道。

“你说啥?作为一名公职人员竟然敢污蔑政府,谁给你的胆子!”老头似乎很激动,振振有词的质问道。

我操,王宝玉一阵苦笑,他娘的看大门的怎么都是祖宗?柳河镇的老吴头就是个势利眼,当初拦着自己不让进去。现在的更厉害,有了调令都不让进去,还不如人家老吴头会见风使舵呢!

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:“老大爷,我以后就在这里工作,这么大的事儿还能骗你?你也别拿污蔑政府这帽子给我扣,你还耽误公职人员办公呢,罪过也不小!”王宝玉说着伸手就想推开看门老头。

“咋?还想打人啊!我看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!”老头误解了王宝玉的动作,以为他要动手,立刻也火了,气的全身都哆嗦,走过来就要拉王宝玉的衣服领子,王宝玉一闪身,没抓着,口中不饶的说道:“你也别倚老卖老,再碰我老子真的动手了!看到时候谁难堪!”

正在吵闹的时候,一个有些熟悉的女人声音从王宝玉的身后传来:“杨大爷,这是谁敢惹您老人家啊?”

王宝玉回头一看,却是吴丽婉,那个后背长痦子,被自己气走的女人。吴丽婉一看是王宝玉,脸上马上露出了媚笑,咯咯笑着说道:“我当是谁呢!声音这么有气势,原来是王副镇长来上任了。”

吴丽婉笑容灿烂,表现的很客气,仿佛跟王宝玉从来没有过不愉快一般。门卫老头一下子愣住了,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就是这几天议论焦点的王副镇长,不过也并没有表现出畏惧,却带着些埋怨的嘟囔道:“既然是走马上任的,怎么不早说一声。”

“老大爷,你别不讲理,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你就是抱着个报纸不听!”王宝玉犟嘴道。

“杨大爷,王副镇长刚来,不懂这里的规矩,您老也别生气。您这么大岁数了,可不能着急上火的,要不我给您整点菊花茶喝喝?”吴丽婉拦住又想要发作的老头,对他颇为客气的说道,语气中竟然有几分谄媚,倒仿佛是王宝玉犯了错。

“进去吧!打个电话多简单,非得整这一出!”老杨头摆了摆手,自顾自的回到了门卫的屋里,又拿起报纸看了起来,好像这一切根本没有发生。

王宝玉生了一肚子的气,没理吴丽婉,转身就往里走,吴丽婉连忙追了上来,咯咯笑着说道:“王副镇长,一别两年,没想到您就当上了镇里的领导,真是年轻有为,让人刮目相看啊!”

“有为?我看是啥也不是,连个看门的老头都敢给我脸色!操!”王宝玉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呵呵,别生气,你不了解情况,这个杨大爷,是杨书记的叔叔,在家闲着没事儿,杨书记就让他过来当门卫。老杨头吃喝不愁,儿女也都孝顺,之所以来这里,其实就是让他晚年生活不寂寞。”吴丽婉解释道。

王宝玉很惊讶,不由停住了脚步,曾经想过这个老头是领导的亲戚,只是没想到却是一把手的叔叔,难怪对自己如此的不客气,不把自己这个副镇长放在眼里。看样子以后在清源镇政府,也要小心才是,说不准就会得罪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