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52 聚财卷毛

452 聚财卷毛

眼看孟耀辉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,王宝玉眼珠一转,立刻一个坏点子就冒了出來,他停下脚步,转过身來,问道:“孟专员真的想知道。”

“说吧。”孟耀辉以为王宝玉怕了他,语气很像是一名法官在审犯人,

“我就老实跟你说吧,刚才我跟吴助理,确实唠了一些闲磕,她问头发跟财运的关系,我就告诉她家乡的一位会看相的老先生说过,头发跟财运关系很大,剪头发是有讲究的,就像孟专员这样偏瘦型的,前面就应该留一撮头发,这叫做聚财。”王宝玉看似诚实的说道,

孟耀辉一愣,下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处的头发,随口说道:“我以前这里是有头发的,只是后來剪了。”

“我这个人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你说的也对,我在思想上还是有些小农意识,家乡的老先生说我不应该理中分头,我就听他的理了现在偏分的头型,结果这几年运气就是不错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。”王宝玉颇为认真的说道,

“算卦、看相这些东西,都是传统文化中的糟粕,不可信。”孟耀辉说道,显示自己对这些有理性的判断标准,

“孟专员说得有道理,对待文化现象,我们就应该做到不偏听偏信,吴助理不过是个女流之辈,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也是情理之中的,咱们可千万别因为这些小事儿闹不愉快,是不是。”王宝玉笑嘻嘻的附和着说道,

“女人嘛,和男人看问題的角度不一样,对了,王副镇长,你说我前面如果留起來一撮头发,是不是显得更精神一些。”孟耀辉看似无心的问道,第一次对王宝玉看似友好的呲牙笑了笑,

“那是当然,到时候孟专员就堪称貌若潘安,颜比宋玉了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知道孟耀辉虽然嘴上说不信,心里还是半信半疑,

“那我就听你一次,把前面的头发留起來。”孟耀辉显得很高兴,转身刚要走,只听王宝玉又说道:“孟专员,最好再把前面的头发烫成几道弯,那样显得更好。”

“为什么。”孟耀辉不解的问道,向來都是女人烫头发,一个大男人费这么大劲干嘛,

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孟专员额头天生的高,如果只留一撮头发,财源还是不容易巩固,如果烫成了卷,就万无一失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不过,今后工作上多注意跟下属保持好距离。”孟耀辉语气又冷了下來,大概又想起了跟王宝玉的不快之事,说完径直就要离去,

王宝玉干脆追了几步,四下看了看,小声问道:“那刚才我和吴助理聊天的來龙去脉你都清楚了,这里面沒有犯什么原则错误吧。”

孟耀辉看到王宝玉这种谨小慎微的谦卑相,不由得意的背起了双手,装模作样的说道:“基本沒有,但毕竟这种内容等不了大雅之堂,还是不要轻易在单位肆意讨论,下不为例。”说完,踱着方步走了,

一个月后,孟耀辉果然留起了前面的头发,还烫了几道弯,整天美滋滋的,真的以为自己就成了潘安、宋玉了,

可后來总有人看着他的新发型偷笑,孟耀辉百思不得其解,照了无数遍镜子也沒有发现什么异常,直到有人说他前面的头发很像是女人下面的毛毛,他这才意识到上了王宝玉的当,当即臭骂着剪了头发,发誓这辈子跟王宝玉沒完,

却说王宝玉回到屋里关好门,不由一阵大笑,戏耍了孟耀辉,让他心情很畅快,笑过之后,又想起了吴丽婉,刚才吴丽婉问自己如此隐私的问題,究竟是什么意思,不是挑逗自己,那就一定是个精神病,

想了半天,沒想明白,王宝玉就暂时放下了这个问題,反正不管怎样,自己以后一定要跟吴丽婉保持好距离,再不能犯作风上的错误,而且绝不能碰老大的女人,

这时,屋子里已经彻底暗了下來,夜色已经來临,王宝玉站在窗口向下望去,镇政府附近安了路灯,将长长的马路照的很清晰,加上各家各户窗户内的温馨的灯火,倒是有几分小城市灯火阑珊的味道,

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王宝玉轻声念道,还是不由想起了那个女孩,程雪曼,在城市的灯火中,她生活的还好吗,会不会也像自己这般孤单,

自从跟程国栋发生了马晓丽这档子事儿,结了仇,王宝玉就感觉跟程雪曼变得遥远起來,不知道自己跟她的千日之约,是否还能进行下去,程雪曼知道了自己跟她父亲发生了冲突,会不会再也不理他,从此形同陌路,

在程雪曼的心里,自己到底占有怎样的位置,但是无论怎样,都不会超越她的父亲程国栋吧,这些问題,常常困扰着王宝玉,一想起來,就感觉心中升起一团郁闷,

也正因为如此,一整天,王宝玉都不敢和程雪曼联系,他怕一个电话过去,程雪曼就无情的宣判了他们爱情的死刑,窗口站了半天,一阵寒风吹來,让王宝玉打了一个寒噤,人倒是清醒了不少,

不管怎样,王宝玉还是下决心给程雪曼打个电话,即使是判了死刑,也必须要看到判决书,这样自己虽然会痛苦一阵,但总比如此拖着强,

电话是程雪曼接的,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王宝玉不由就心疼起來,程雪曼的嗓子哑了,说话都很费劲,看样子是上了不小的火,

“雪曼,怎么搞的,最近上火了吧,是不是辣椒吃多了,有沒有去医院看看。”王宝玉关切的问道,

“还说呢,中午我爸打电话來,把我一顿骂,他还从來沒有对我这么凶过,我都被他骂愣了。”程雪曼沙哑着嗓子,带着哭腔说道,

王宝玉很后悔自己上午对程国栋的冲动,还说了如此刺激他的话,然而说出的话就像是泼出的水,肯定是收不回來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