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54 艮为山

454 艮为山

“想肯定是想过,只是沒有适合的项目,再说老百姓都是看眼前利,一旦搞不好,还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”孔超解释道,

“咱们作为领导干部,不能瞻前顾后,畏手畏脚,一定要想法让农民也富起來,如果对广大农民朋友耐心的分析,晓以利害,他们肯定也会支持的。”王宝玉说道,话语带着领导的气势,

孔超呵呵笑了笑,用恭维的语气说道:“王副镇长既然來了,我们就有信心了。”

“那旅游方面开展的如何。”王宝玉又问道,希望从这些基层干部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,

“受柳河镇大搞神石村建设的影响,清源镇夏天的时候才决定尝试开展旅游业,暂时划在工业办管理,进展还是有的,主要是建设了镇东休闲广场,其它的项目也正在筹建之中。”闫亮开口说道,

这么说來,自己还间接管着工业办,想到这里,王宝玉不客气的问道:“投资多少,效益如何。”

“镇里投资了二百万,收益还沒统计出來。”闫亮似有躲闪的说道,

王宝玉皱着眉头问道:“这都过去快半年了,收益为什么还沒统计出來。”

闫亮似乎有些紧张,连饭都顾不上吃了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我,我不是负责这块的,所以也不大清楚。”

王宝玉当然看出了闫亮神情有异,但此时也不方便问个究竟,不过这都是摆在桌面上的事儿,有的是机会查个一清二楚,沒必要在这里难为闫亮,因此也沒有再深究,

王宝玉又露出了笑脸,说道:“咱们还是先吃饭,吃饱了饭才能有力气工作和生活嘛,别愣着,接着吃。”说完又自顾自的往嘴里夹了块红烧肉,有滋有味的嚼了起來,

王宝玉吃饭快,沒多大会儿,已经吃干净了东西,扯过桌子上的卫生纸,一边擦嘴一般吩咐道: “麻烦二位,替我通知一下你们的主任,明天早上到我办公室來一趟,讨论一下进一步的工作,你们二位有时间的话,也一起过來听听,那我先回去了,二位慢慢吃啊。”两位副主任自然满口答应,恭送王宝玉离开了食堂,

上楼回到办公室里,王宝玉看了半天的电视,又看了一会儿《三国演义》,这才渐渐睡去,

王宝玉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梦中的他在翻山越岭,形单影只,一重重的山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到哪里去,

在一个开满鲜花的山谷中,王宝玉停了下來,看见程雪曼正在远处的花丛中笑着对他遥遥招手,王宝玉很激动的奔了过去,刚进入花丛中,忽然觉得身边的花朵有些奇怪,仔细一看,花瓣上居然布满了鲜血,王宝玉心中大惊,口中喊道“雪曼,快走。”可是已经來不及了,花朵顷刻之间变成了一个个血淋淋的恶魔,张牙舞爪的向他扑了过來,

王宝玉被吓醒了,出了一脑门子汗,不明白自己为何做了这样的噩梦,想一想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,沒有压力是不可能的,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梦中出现程雪曼,正是说明自己对于能否真的跟她在一起,心存忧虑,还是沒有绝对的把握,

这样一想,王宝玉觉得释然了不少,躺在**,点起一支烟,沒了睡意,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,有节目的电视台不多,都是些啰啰嗦嗦,哭哭啼啼的电视剧,王宝玉越看越沒意思,干脆关上电视,下床穿衣,打开灯,摸出铜钱,给自己摇了一卦,

王宝玉想知道自己在清源镇的境遇如何,该注意哪些事项,去年离开家乡去柳河镇的时候,路上测的那一卦便得到了暗示,只是自己不注意罢了,

卦象很快就出來了,是《艮为山》之六冲卦,上面是山,下面还是山,倒是跟刚才梦中走不出的重重山岭相呼应,“艮其背,不获其身,行其庭,不见其人。”艮卦的卦辞还是让王宝玉皱起了眉头,感觉不太妙,这说明自己干工作,缺少帮手,困难重重,

艮为少男,上下两个少男对立,也是不好的象征,纵观整个清源镇政府,可以称作“少男”的,无非就是自己跟孟耀辉两个年轻人,看样子孟耀辉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巨大障碍,

如果给别人测卦,王宝玉也许会牵强附会的讲出很多,可是这是自己算卦,绝不能自己糊弄自己,王宝玉又琢磨了半天,暂时还沒有琢磨出更多的东西,这个世上,沒有谁真的可以做到未卜先知,最多也就是通过各种方式,对于不好的事情起到些预防的作用罢了,

王宝玉叹了口气,只好先把这一卦记在心里,留到以后去检验,王宝玉沒脱衣服,上床又迷糊了半天,天渐渐的亮了,

横竖也是睡不着了,王宝玉起身出了政府大院,随意找了个早餐摊,吃了两根油条,又喝了碗豆浆,看时间还早,于是甩着胳膊向清源镇的东边溜达着走去,

走了半个小时,打听了好几个路人,才终于在镇子最东边,找到了昨晚闫亮说的休闲公园,公园占地足有七八公顷,四周用铁网高高拦了起來,看上去冷冷清清的,“清源休闲公园”这几个铁皮剪出的红色大字,倒是显得格外清晰,

到了公园门口,大门紧闭,只见大门上挂着的一块铁牌子上写道:“清源休闲公园,每次收费五元。”旁边小亭子里的窗口,显然就是收费的地方,

王宝玉只好透过铁网向里面看,隐隐能够看到树丛间建设了一些小亭子,好像还有假山,滑梯,转马等娱乐设施,总体看來,公园档次很低,沒有什么特色,只适合孩子们过來玩耍和老百姓晨练散步之类,

王宝玉沒进去,就基本上看明白了,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拍脑门的项目,只是不知道是谁头脑发热,主持建设了这个根本不可能赚钱的地方,难怪问到收益,闫亮就吭吭哧哧,放不出什么痛快屁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