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58 一举多得

458 一举多得

首先在公园里划出一条商业活动区,收取商户租金,用來弥补公园日常维护的费用,至于回收公园投入的资金,王宝玉沒说,这件事儿毕竟不是自己主持操办的,先给老百姓们争取一些好处再说,

看时间已经不早了,王宝玉简单收拾了一下,开上车,直奔恒通宾馆而去,

恒通宾馆依旧灯火辉煌,一进侯四的办公室,就看见冯春玲正坐在沙发上,一身职业装,脸上带着微笑,显得落落大方,见到王宝玉连忙起身,恭敬的说道:“宝二爷好。”

王宝玉笑着冲她点点头,示意她坐下,心里还是很满意冯春玲的乖巧,什么时候都懂得起码的礼仪,

“兄弟,你來了正好,咱们讨论一下,怎样将分公司搬回來。”侯四坐在老板桌后面,眯缝着眼睛说道,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,

“四哥,这件事儿这么着急啊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怎么能不着急呢,人家已经找上门了。”侯四叹了口气说道,王宝玉听到一头雾水,不知所以然,

“宝二爷,你不知道,今天一早,柳河镇工商、税务、卫生和劳动监察部门就联合去了工厂,浩浩荡荡一大帮人,好一番检查,好在沒有发现实质的问題。”冯春玲插嘴说道,

“他娘的,这帮狗日的也太过分了。”王宝玉怒火中烧,忍不住当着二人的面,开口大骂道,

“兄弟,别生气,这也正常,看样子,为了四哥的事儿,你在那边也沒少得罪人。”侯四微笑着说道,手里的珠子快速的转动着,好像在思考问題,

王宝玉从侯四的话里,听出了一些其他的味道,但也沒多解释,有些事情,那都是心知肚明的,多说无益,

“搬回來倒是可以,只是苦了柳河镇的百姓,还要多走几十里路。”王宝玉不无担忧的说道,

“兄弟,你知道四哥最佩服你哪一点。”侯四问道,

“四哥抬举弟弟,沒有四哥的帮助,弟弟也混不到这一步。”王宝玉直视着侯四的眼睛,说的很真诚,

“跟四哥也不要客气,咱们患难与共,又是亲兄弟,以后再说这些生分话,我可真的要生气了。”侯四嘴里虽然这么说,心里还是感觉很高兴,又接着感慨道:“你这个弟弟,看起來有些玩世不恭,脾气不小,其实有情有义,心系百姓,顾念苍生,这个品质在当今是非常难得的。”

王宝玉哈哈大笑,说道:“四哥的话,让我很惭愧,顾念苍生,那是佛祖老爷子的事儿,要说心系百姓,你弟弟毕竟是百姓堆里出來的,说实话,跟他们还是有些原始的感情。”

“这叫不忘本,四哥相信你。”侯四也哈哈大笑着说道,

“四哥,如果搬回來,地址选好了沒有,咱们跟柳河镇可是有合同的。”王宝玉问起了一些实质性的问題,

“那合同,沒有约束性的处罚内容,就是一张废纸。”侯四不屑的说道,“地址嘛,选在镇东边,靠着那个公园,正好有一个浆果厂,早他娘的黄了。”

“那就趁早,有沒有需要弟弟帮忙的,这周就开始行不行。”王宝玉果断的说道,

听到这,冯春玲忍不住低头笑了,王宝玉不解的问道:“春玲,你笑啥。”

冯春玲说道:“刚才四爷提出要搬,您还嫌四爷着急,现在您倒比谁都急呢。”

王宝玉苦笑了下,说道:“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,如果长期留在柳河镇,而咱们又都出來了,恐怕夜长梦多啊。”王宝玉心里想的是,如果不今早出來,难保程国栋和李传宗不找茬,到时候更麻烦,

“兄弟说的对,你现在是副镇长了,我希望能跟农业办签个合同,政府提供地方入股,搞成一个半公半私的企业,名字嘛,就叫清源木耳加工厂。”侯四犹豫了一下,说出了心里的想法,

王宝玉不理解,忍不住问道:“四哥,办成私营的有什么不好。”

“兄弟,这你就不明白了,私营的,要打点的部门太多,四哥倒不是心疼那点钱,关键是搭不起这功夫,有那时间还不如多搞两个项目,而半公半私的却沒人敢管,到时候打点一下主要领导就行了,钱还是照赚,再说了,工厂成立了,也算是你上任后的一个政绩,如此一來,一举好几得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侯四解释道,显得对这方面很内行,同时也露出了商人狡诈的本性,

王宝玉点了点头,觉得侯四说得很有道理,以目前看來,农业办的赖主任应该会同意,报上去镇长韩平北也不会阻挡,可以说是水到渠成,

“春玲,那边的工人都安置好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嗯,上午开了个会,愿意跟着过來的,补助交通费,不愿意的就可以离职,咱们也相应的拿些补偿费。”冯春玲说道,

“宝玉兄弟,这方面你就放心好了,春玲现在的本事儿,让我都刮目相看了,就拿柳河镇的工厂來说吧,这次检查,愣是沒查出什么大问題來,这都是春玲的功劳啊。”侯四呵呵笑着说道,

冯春玲笑了,谦虚的说道:“四爷真会取笑人,我这都是跟着四爷还有宝二爷学的,自己哪里有什么本事了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我也沒教你啥,都是四哥的功劳。”

侯四哈哈大笑着说道:“好了,不说了,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抬举我,我还真有点晕乎,咱还是该干啥干啥去吧。”

事情商量妥当,自然就是吃晚饭,侯四说要陪另外一桌重要的客人,就顾不上王宝玉跟冯春玲了,让他俩单独吃饭,王宝玉明白,这是侯四故意的,无非还是多给自己和冯春玲相处的机会,

王宝玉和冯春玲离开侯四的办公室,并沒有找个包间吃饭,而是直接上了三楼自己每次來都住的房间,同时吩咐大厅的服务员,将酒菜送到三楼來,他要和冯春玲,也学着浪漫一把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