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61 原始人

461 原始人

但王宝玉转念一想,如果自己不帮着侯四办些事儿,拿着侯四的钱也不会心安理得,再者说,木耳厂能否落实,可是关系到柳河镇老百姓的大事儿,那里毕竟是自己的老家,所以还是要尽全力攻下这个难关,

“赖主任,假如搞定了焦炳,木耳厂不会再遇到其他的障碍了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赖兴安嘿嘿笑了,似乎有些不信的说道:“那人可是个刺头,以前啥法子都用过,他可是软硬不吃的货。”

王宝玉不高兴的问道:“赖主任,先别说以前,我问的是假如。”

“这是当然,镇政府也需要像木耳厂这样的好项目,王副镇长尽管放心,肯定会一路绿灯,畅通无阻的。”赖兴安连忙打起了保票,

“那好吧,我试着想想办法,你先去忙吧。”王宝玉打发赖兴安道,心里直埋怨这人太沒魄力,做事消极,不论干啥都得有充足的精力和希望才能干好,啥事儿沒干呢就说不行,啥成绩也出不來,

赖兴安走了之后,王宝玉一时间陷入了沉思,对于焦炳这样的人物,他也感觉很头疼,很明显,这是一种偏执型人格,凡事认死理,老百姓叫做死脑筋,想转变这种人,简直是难于上青天,

不过,柳河镇那边工厂正在准备迁移,事情刻不容缓,再难也必须要试一试,王宝玉打电话叫來吴丽婉,将昨天下午写的报告交给她,让她打字排版之后,先交给镇长韩平北,之后王宝玉一个人,也沒开车,走着去往浆果厂,

在清源休闲公园五百米开外的地方,王宝玉找到了清源浆果厂,围墙残缺不全,连个大门也沒有,里面的厂房更是墙壁斑驳,处处显示着岁月的沧桑,不过,这些都不重要,只要是木耳厂搬过來,全体工人一起努力,很快就会旧貌换新颜,

远远就望见厂子内升起的烟雾,看样子应该是有人正在做饭,王宝玉费力的爬过门口高高的瓦砾堆,这才进到了院子里,

院子中央支着一口大铁锅,传來阵阵炖烂白菜那种难闻的味道,一个身材不高的中年汉子,穿着四处露出棉絮的黑色破棉袄,腰间系着草绳子,胡子拉碴,蓬头垢面,正在往锅底下填树枝,不用说,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敌大侠,焦炳焦厂长,

王宝玉想起赖兴安的一句话,说是这焦炳就像是个原始人似的,现在看起來这个比喻倒是恰当,只是此时此景,沒有谁会觉得这个笑话好笑,

王宝玉走路轻,快到大锅跟前,焦炳才抬头看见了他,脸上一阵慌张,猛然站起身來,伸手将身旁几个布条系在一起的塑料瓶跨在身上,摸出口袋里打火机,警告王宝玉道:“你是谁,來老子这里干啥。”

“玉皇大帝到此,尔等为何不下跪。”王宝玉心中紧张,嘴上却开起了玩笑,想要缓和一下气氛,脚步也往后退了退,除了畏惧焦炳身上的汽油瓶以外,焦炳身上传來的臭味,也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

焦炳先是一愣,再看王宝玉白白净净,身材不高,脸上带着笑,不像是坏人,稍稍放松了一些,开口不屑的说道:“苍天已死,焦炳当道,任何妖魔鬼怪能耐我何。”

“哈哈,原來焦厂长还是个有文化的人,快把那些瓶子放下,万一碰到了火星,你修行不够,见不到玉皇大帝,可能得去见阎王了。”王宝玉善意的提醒道,从焦炳的眼神、话语和举动当中,王宝玉已经判断出,这个焦炳就是装疯,精神上还是蛮正常的,

焦炳沒动弹,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,只是盯着王宝玉不说话,王宝玉搬了一块石头,坐在焦炳的对面,从兜里摸出烟來,抽出一支,自己点着了,吸了一口,又伸手递给焦炳,表示这颗烟是安全的,

焦炳稍微迟疑了一下,也许是烟瘾此时又被唤醒了,焦炳舔了下嘴唇,上前一步,缓缓伸手接过了王宝玉的烟,

焦炳放下了肩上的汽油瓶,猛吸了一口烟后说道:“不错,好烟啊,你要是当官的肯定是个贪官。”

王宝玉哈哈笑了,说道:“你要是再当厂长,一定是个好厂长。”

焦炳脸上的肉突然**了一下,紧接着又是一阵猛吸,很快一支烟就吸完了,王宝玉干脆掏出剩下的多半盒扔了过去,焦炳也沒有客气,捡起來又点上一支,说道:“你要是來劝我离开这里的,还是别费心了,人在厂在,人亡厂亡。”

“你想多了,我就是好奇,看到这里冒烟,想过來看看,是不是有人在烧纸。”王宝玉装作不在意的说道,

“老子一时半会还死不了,就是死了,也不要别人烧纸。”焦炳说道,言语中显得很顽固,

“你要是长期呆在这里,就这条件,早晚会死的,而且,你沒家沒业的,也不会有人给你烧纸的。”王宝玉说话不客气,

“死不死是我的事儿,你说你是好奇,那你咋知道我是焦厂长。”焦炳问道,显然脑子一点毛病也沒有,懂得逻辑思维,

“哈哈,焦厂长的大名在清源镇谁人不知啊。”王宝玉哈哈笑道,

“你说得对,当年老子可是个风云人物,谁见了我不给个笑脸,就算镇长请我吃饭,我还要考虑有沒有时间呢。”焦炳有些自豪的说道,

“好汉不提当年勇,如今你沦落到今天的地步,较之常人而不如,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

“那是奸人陷害老子,老子沒有错,老子一身本事儿,还愁吃不上饭,我之所以死守着这里,就是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,就算是饿死,冻死在这里,我也得让他们良心受到谴责。”焦炳恼羞成怒的喊道,胡子都撅了起來,眼睛中满是怒火,

“焦厂长,不要激动,那你说说,你把一个好好的厂子搞成这个德行,怎么还说沒错。”王宝玉冲他摆了摆手,示意他别急眼,有话好好说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