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63 不地道

463 不地道

“要是真那样,别说一个条件,一百个条件都行。”焦炳来了兴趣,爽快的答应道。

“这里既然办黄了浆果厂,那就说明这个地方不吉利,我要求你把这个地方倒出来,咱们另外再建一个更大的地方办浆果厂。”王宝玉绕回了正题,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。

焦炳面露犹豫,又摇着头说道:“你当老子是三岁孩子,想咋糊弄就咋糊弄,老子一旦离开这个地方,怕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王宝玉叹了口气,看样子要想做焦炳的工作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,必须拿出一些实际行动来。

“这样吧!我去拉投资,过来跟你签订法律生效的合同,到时候你再不同意,错过机会的可就是你了。”王宝玉起身说道。

“如果真是那样,老子立马就倒出这个地方。”焦炳勉强答应了,显然这种苦日子,他也不愿意过下去,只是因为心中堵着一口气而已。

“好!一言为定,反悔就是这个。”王宝玉说道,做出了一个王八的手势。

“唉!自从老子败落的那天起,就成了王八了。”焦炳叹着气,脸色无比颓唐,但还是说道:“这件事儿我答应你,如果真成了,我会感激你一辈子。”

王宝玉起身走了,焦炳也没送,自顾自的接着吃起了菜叶。一出来,王宝玉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,院里又是个脏男人又是烂白菜的,熏得王宝玉直头疼。

一路上,王宝玉才开始有些后悔,刚才在焦炳面前,确实说了大话,拉投资办厂可不比神石村旅游,而且还不能做到当年回收成本,因此事情的难度要大得多。可是,木耳厂的事情就摆在面前,刻不容缓,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试一试。

回到办公室,王宝玉又叫来了农业办主任赖兴安,详细问了关于小浆果种植和浆果厂的详细事宜,赖兴安的话跟焦炳差不多,没有多大出入。

但赖兴安同时也道出了浆果厂黄了的另一个原因,那就是小浆果不易储存,焦炳当时由于销路好,没有建设冷库。当销路出现问题时,曾经出现过成堆的小浆果倒进河里的情况,造成了不小的损失,因此浆果厂走到今天,焦炳在其中也有一定责任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王宝玉觉得脑袋嗡嗡直响,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,王宝玉给侯四打去了电话,因为侯四让他处理焦炳事情,话语中难免带着点埋怨的味道。“四哥,你真不地道,你是嫌兄弟不够忙还是咋地,竟然给我派了这么个差事!”

侯四并不在意,呵呵笑着说道:“兄弟,你的智慧四哥心知肚明,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除了你,别人办不来。”

王宝玉苦笑,问侯四:“四哥,我跟焦炳谈了半天,你有没有兴趣再搞一个浆果加工厂?”

“这个嘛!四哥不想弄,道理很简单,四哥从来都是赚现钱为主,小浆果不易储存,而且种植面积又少,耗上几年,还不知道政策上有啥变化。”侯四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
“四哥,你人气这么旺,对于这个焦炳,你当初就没想办法把他撵走?”王宝玉感觉侯四投资的事情没戏,又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韩镇长跟我打过招呼,我也找了好多弟兄去吓唬他,可是这家伙是个顽固抵抗。开始是吞玻璃,割手腕,再后来就威胁着要自焚,谁也没招,如果把他逼死了,事情就会闹大发了。”侯四言语中带着无奈。

“这个焦炳装疯卖傻,又无亲无故,确实难办。四哥,你还有没有其它的法子?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嘿嘿,兄弟,四哥要有那能耐就不麻烦你了。你能掐会算,好好算算,怎么能把这个绊脚石给搬了,厂子那边可是等着呢!四哥手头还有点事儿,咱们先聊到这里,等你的好消息啊。”侯四哈哈笑道,没等王宝玉回话,便放了电话。

王宝玉一时无语,面对这样棘手的问题,不是算卦可以解决的,必须有行之有效的方法。硬撵焦炳,很有可能会让他做出一些过激行为,即使自己能逃避法律责任,从道义上也说不过去,毕竟焦炳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,从某方面讲,也是个受害者。

因此,从目前来看,只有办起浆果厂,才能够一举两得,既除去了焦炳这个障碍,自己又有了上任后的政绩。

可转来转去还是那个问题,就是浆果厂并不能当年见效益,谁会把钱投给这样的项目呢?一个下午,王宝玉苦巴着脸闷在办公室里苦思冥想,还是没有办法。正在一筹莫展之际,传来了敲门声。

王宝玉以为是吴丽婉,不高兴的起身开了门,但他猜错了,站在门口的是一名一身白衣,五十多岁的男人,正是兴北集团的老总沈文成。

“沈大哥,啥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王宝玉收敛起不快,笑着问道。

“哈哈,反正不是西北风。”沈文成哈哈大笑,进屋坐下后,又装作埋怨道:“兄弟,这就是你的不对,到这里上班,应该跟大哥打声招呼,看不起大哥是不是?”

“组织上的临时安排,事情突然,刚来三天,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哥,切勿怪罪。”王宝玉笑道,冲着沈文成拱了拱手。

“我先去柳河镇找你,才听说你调到了这里,也听说你还负责神石村旅游的事情。”沈文成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
“目前还负责那边的事儿,一旦全部建设完成,估计就没有我的事儿了。”王宝玉不无遗憾的说道。

“大哥我不在乎这些,无论谁领导,我该干啥就干啥。”沈文成不在意,又补充道:“无论啥时候,都不会影响你我兄弟的交情。”

来而不往非礼也,既然沈文成这么说,王宝玉也呵呵笑着说道:“大哥看得起我,那就到啥时候都是我的大哥。”

“大哥这次找你,是有件事儿想求你帮忙?”沈文成喝了口茶水,道出了此行的目的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