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82 谁跟谁更近

482 谁跟谁更近

让钢蛋先去忙着,王宝玉沿着楼梯,上了二楼,敲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,冯春玲依旧是一身整齐的西装,头发一丝不乱,干净利落,显得非常干练,只是一看到王宝玉,冯春玲整个人就变了,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温柔而妩媚的笑容,

“宝二爷,你來了。”冯春玲微笑着站起身來,装作客气的伸出了手,

王宝玉嘿嘿笑着,踢脚关上了门,伸手过去握住了冯春玲的纤手,猛的往自己怀里一拉,冯春玲猝不及防,整个人就靠在了王宝玉的胸膛上,

不过,冯春玲沒有挣扎,就这样靠在王宝玉的胸前,微闭着眼睛,一幅小鸟依人的样子,王宝玉爱怜的抚摸着冯春玲的秀发,口中说道:“春玲,最近辛苦你了。”

“不辛苦,是命苦,跟着你和四爷这两个甩手掌柜的干,想不忙都难啊。”冯春玲仰起脸來,呵呵笑着说道,

“这干工作,不能埋怨唠叨,否则会得罪上级的。”王宝玉装作严肃的说道,“不过,领导考虑到你的辛苦,会时常來关照爱护你的。”

王宝玉说着,毫不犹豫地将嘴唇贴了上去,冯春玲躲闪不及,被王宝玉亲的一阵乱扭,嘴上咯咯笑道:“宝二爷,你好像沒刷牙。”

“哇,这你都知道,早上还吃了臭豆腐,你闻闻有沒有。”王宝玉嘿嘿直笑,嘴巴依旧侵略着冯春玲的粉脸,

“好臭啊。”冯春玲笑道,躲闪了几下,终于将红色的樱唇,贴到了王宝玉火热的嘴唇上,

两个人胡闹了一会儿,因为怕有人进來,也沒有采取更过分的举动,王宝玉坐在沙发上,点起了烟,问道:“春玲,搬走了工厂,柳河镇那边有沒有什么反应。”

“反应不小,镇长來威胁说如果搬走工厂就起诉我们,农业办马主任也來做过几次思想工作,不过我都沒答应,毕竟这都是定好的事情,再说了,留在那里他们又那么多的事儿,万一出点状况协调起來很困难,不如搬走。”冯春玲说道,

王宝玉心里明白,起先程国栋和李传宗等人,前去查工厂,那是一时气愤,主要是冲着自己,而一旦工厂要搬走了,自然舍不得,毕竟柳河镇沒有像样的厂子,这样一來,领导们的工作成绩就少了,

王宝玉皱着眉头问道:“马主任是哪个。”

冯春玲抿嘴一笑,说道:“柳河镇政府可就一个姓马的女主任,就是马晓丽小姐,王副镇长怎么不记得了。”

“哦,我还不知道她升官了,对了,那个马主任都说了些啥。”王宝玉面带不屑的问道,

“你们以前整天一个办公室里,你还不了解她,嘴会说着呢,呵呵。”冯春玲的话里,带着些不一样的味道,

“工作关系,沒有过深的了解。”王宝玉表情平淡,心里却不平静,一想到马晓丽当上农业办主任,跟程国栋重归于好,王宝玉就觉得堵得慌,

“她说啊,她跟你曾是非常要好的同事,木耳厂留在柳河镇,一点儿问題都不会有,我就不信了,一个主任能有多大的能耐。”冯春玲带着些不屑的说道,

“那你咋说的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,

冯春玲挑了挑眼眉,带着些自嘲的说道:“我跟她说,我都跟王副镇长闹绯闻上了大字报,从哪块论,你也不如我的关系近。”

王宝玉哈哈的大笑,拍着巴掌道:“说得好,一定堵得她沒话说。”

“嗯,她说不过我,转身走了。”冯春玲的脸上带着胜利的表情,话題一转又说道:“不过,我从窗口看到她下楼梯时,好像有些不对头。”

“咋了。”王宝玉好奇的问道,

“她,她在揉眼睛,好像是哭了,但也有可能我看错了。”冯春玲迟疑了下,如实的说道,

王宝玉的心猛然悸动了一下,脸色一下子黯淡了下來,心想,难道说马晓丽对自己还是有感情,不过王宝玉自己又否定了,自己在她身上可是吃了大亏,差点儿就一无所有,不能再对马晓丽存有任何的幻想,

“宝二爷,其实她是个不错的女人,知书达理,落落大方,而且能力也不差。”冯春玲看到王宝玉的脸色有变化,不由小心的说道,也许是出于女性的嫉妒心,冯春玲又遗憾的补充道:“就是年纪稍微大了点儿。”

王宝玉装作不在乎的说道:“那跟我啥关系。”

冯春玲咯咯直笑,说道:“沒啥关系,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。”

“好了,不说她了,无聊。”王宝玉摆了摆手说道,“工厂快要可以重新运营了吧。”

“条件都已经具备了,但这马上要过年了,人心都有些浮躁,不如趁着这几天,把工厂彻底收拾利索,然后就给工人们放假,正月初八正式开始。”冯春玲运筹帷幄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

“好,过年多给工人们准备些年货,都挺不容易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“嗯,每人五百块钱的年货,外加五百元现金,宝二爷觉得这样合适吗。”冯春玲说道,显得早有计划,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不错,交给你我放心。”说完又忍不住往冯春玲身边贴乎,只是腻歪了一小会儿,办公室里又是电话响,又是有人敲门,看冯春玲实在很忙,王宝玉也沒有久留,起身离开了,

王宝玉本想约冯春玲再去恒通宾馆共度春宵,考虑再三,还是沒说,毕竟工厂还沒走上正轨,不能让侯四感觉自己沒正事儿,再说,冯春玲最近够累的了,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,

夜晚静谧无声,在空旷的办公室里,王宝玉忽然感动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,想必这个时候,程雪曼已经回到了柳河镇,只是自己却不能去看她,也不知道她最近变成什么样子,胖了还是瘦了,不知道程国栋会不会因为自己,让程雪曼的脸上再次泛起了泪花,

一想到这些,王宝玉就觉得很纠结,也泛起难言的疲惫,正要上床躺下,忽然传來了敲门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