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84 罪证小内裤

484 罪证小内裤

“嘿嘿,娶不娶媳妇还不一定,我觉得现在的日子就挺滋润,干啥事儿都沒人管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是啊,如果有了媳妇,再这样跟别的女人单独在一起,媳妇肯定就恼了。”吴丽婉咯咯笑道,

吴丽婉的话,倒是提醒了王宝玉,他站起身來,扶着她起來,吴丽婉尝试着走了走,虽然不是太灵活,但是也沒有了大碍,相信休息几天就可以完全恢复了,

“吴助理,这几天也沒大事儿,就在家里歇几天吧,不用着急上班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,但也补充道:“礼物我会给你留着的。”就在王宝玉想让吴丽婉回去之时,突然,传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

王宝玉心中就是一惊,有了上次跟万芳草的事件,现在的王宝玉,对于这种敲门声很敏感,他稳了稳神,随手点起烟,过去开了门,

门前站着好几个人,除了孟耀辉和许浩彬,还有两个女的,脸上都写着正义的神色,这些人王宝玉倒是不在乎,关键是,杨一方也慢慢的走了过來,阴着脸很是不高兴,

王宝玉第一感觉,就是事情不太妙,表面上却异常的平静,他嘿嘿笑着说道:“诸位同事,这么晚前來,有什么事儿。”

孟耀辉犹豫了一下,张嘴说道:“我们怀疑你,身为领导,正在跟下属搞不正当的关系。”

“放你娘的臭屁。”王宝玉张口就骂道,就知道这小子狗嘴里长不出象牙來,沒想到却给自己扣了一个这么脏的屎盆子,

这时,吴丽婉也一瘸一拐的走了过來,看到门口的众人,也是一愣,正要开口,孟耀辉冷笑着说道:“王宝玉,你嘴巴放干净点,这么晚了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还能有啥好事儿。”

“孟专员,我是來汇报工作的,你别沒事儿找事儿。”吴丽婉一听,连忙解释道,

“小吴,这么晚了,汇报什么工作啊。”杨一方到了跟前,冷冷的说道,

吴丽婉一时语噎,不知道该怎么说,总不能说沒收到礼,到领导这里告状來了吧,一看吴丽婉的这幅表情,孟耀辉更加趾高气扬起來,献媚般的对杨一方说道:“杨书记,我就看见他们两个眉來眼去,刚才在楼道里还搂搂抱抱的,肯定沒干好事儿。”

“行了,你闭嘴吧。”杨一方冷着脸打断了孟耀辉的话,显然不想听下去,

自从來到了清源镇,王宝玉最怕的事情,那就是发生跟吴丽婉扯不清的这种事儿,但是千防万防,还是发生了,王宝玉明白,到了这个时候,冷静是最重要的,他呵呵冷笑道:“诸位请进來吧,我会跟大家解释的。”

一行人进了屋,杨一方坐在了沙发上,吴丽婉赶紧红着脸把沙发上沒來及穿的那只袜子揣兜里,杨一方使劲瞪了她一眼,其余的人也都站着,不说话,

王宝玉不急不慌的说道:“事情经过是这样的,今晚化肥厂的礼物到了,可是唯独沒有我这个副镇长办公室的,吴助理看着不舒服,就过來跟我说了一下,这沒有问題吧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。”杨一方板着脸问道,

“是的,但刚才吴助理出去时,不小心崴了脚走不了路,我才又把她扶了回來。” 王宝玉继续解释道,转头对孟耀辉冷笑道:“做人要厚道,不要总想着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,一幅小人的样子。”

吴丽婉连忙表示,事情跟王宝玉说得一样,自己來的时间不长,还正想回去,现在脚还是红肿的呢,说着掏出袜子,呲牙咧嘴的当众穿上了,以示自己确实有伤在身,

“孟专员,这就是你所说的作风问題。”杨一方见吴丽婉确实脚部有伤,不像是说谎,便有些不高兴的问孟耀辉道,

“怎么扭伤的大家谁也沒有看见,他们说是啥就是啥了,我有其他的证据,能够证明他们两个上个床,这脚就是从**扭伤的也可能。”孟耀辉梗着脖子说道,吴丽婉只是着急,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看着孟耀辉的眼神恨不得都能把他给吞了,

“操,你们呼啦啦來了这么多人,啥意思。”王宝玉恼了,对着站着的四个人,开始出言不逊起來,“别说老子沒有作风问題,就是有了作风问題,也他娘的不犯法吧。”

一看王宝玉这幅强硬的态度,随行的几个人真想就这么走了,有些后悔抱着看热闹的心情,参与了这件事儿,

“是不犯法,但是违规,政府是个严肃的地方,而且这里是办公室,是不允许搞这种事情的。”杨一方板着脸说道,

王宝玉心里骂道:“你他娘的才真的跟吴丽婉不清不楚呢。”但还是沒有骂出口,毕竟杨一方是党委书记,要给他留面子,

“孟专员,你不是说有我的切实证据,那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。”王宝玉使劲压住火问道,

“敢。”孟耀辉一幅自信满满的样子,

“如果你能够拿出切实的证据來,我王宝玉就辞职离开这里,如果沒有拿不出來,嘿嘿,你他娘的就给老子磕三个头。”王宝玉用挑衅的目光,嘿嘿冷笑着对孟耀辉说道,口气之坚定让杨一方听起來,也觉得似乎冤枉了他们,

“我跟你赌,还要附加一个条件,你不但要辞职,还要给我磕三个头才行。”但孟耀辉似乎并不害怕王宝玉的叫板,而是自信的答应道,显得胸有成竹,

王宝玉不知道孟耀辉背地里耍的什么鬼心眼,但自己确实沒跟吴丽婉发生什么,身正不怕影子斜,自然不怕,他嘿嘿笑道:“成交,你就拿出证据來吧。”

“你等着。”孟耀辉呲牙笑了一下,起身直奔旁边的休息室去了,很快就出來了,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,王宝玉一看,脑子就嗡的一声,什么东西,正是万芳草留下來的蕾丝花边的小内裤,

谁也沒有想到,王宝玉屋里会有这个东西,一时间,办公室静的连根针掉下來都听得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