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92 请吃奶

492 请吃奶

王宝玉一愣,自己确实没有想到,但是这个年代,生孩子给一万块的红包,几乎都够她上完中学了,多少才是当舅舅的心意呢?而且这次提了这么多年货回来,还不是大家一块吃啊,于是笑着说道:“多多还小,不懂玩玩具呢,下次我一定记得。”

“宝玉,咱可丑话说在前面,家里的钱都是我和多多的,你可不许打主意。”钱美凤显然不赞同,强调王宝玉修路自己想办法,家里的钱别想动一分。贾正道和林昭娣都没有说话,看样子也是默许了。

王宝玉不由苦笑了一下,自己原本就没有这个打算,美凤这是咋了,好像是钻进了钱眼里,小气的很。

“美凤姐,你就不用说了,钱的问题我自己会解决的,孩子的钱不够,你跟我说就是了,要是找不到我,先从钢蛋那里拿,我回头再给他。”王宝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不够,再拿一百万来。”钱美凤嬉笑着伸出手来,那是理直气壮。

“美凤,别闹了。我支持宝玉这么做,这几天爹跟你去瞧瞧这条路,再从风水上好好替你参谋参谋。”贾正道说道。

钱美凤没有再多说,对贾正道还是尊重有加的,抱着孩子去西屋喂奶去了。王宝玉踌躇满志,十分兴奋的说道:“爹,你这样支持儿子,儿子想好了,这条路就叫正道路,用爹的名字命名。”

贾正道脸上写满了高兴,林召娣放下筷子插嘴道:“正道路,正道,正路,还不都是一个意思?要我说,不如叫多多路。”

贾正道听到捋着胡子哈哈大笑了起来,王宝玉彻底无语了,以目前的情形看来,这个只会呀呀学语的钱多多,在家中的地位,是谁也难以撼动的。

晚上自然还是跟干爹干妈在一个炕上睡,孩子晚上的哭声,不时将王宝玉从睡梦中吵醒,不过,习惯成自然,两天之后,王宝玉还是适应了。

适应的还不止是多多的哭声,跟多多一起生活了两天,王宝玉也开始觉得多多很可爱,闲暇的时候,也主动抱起来哄一哄。说起来也是奇怪,每当王宝玉抱起多多的时候,多多立刻就不哭了,还依依呀呀的跟王宝玉说起话来,显得很亲昵,一时间还真让王宝玉忘了这是杨纬的孩子。

“多多,等你长大了,舅舅一定让你过最好的生活。”王宝玉由衷的说道。

“这说的还算是一句人话。”钱美凤呵呵笑道,接过孩子,满不在乎撩起衣服,露出鼓涨涨的大奶,喂起了孩子。

“美凤姐,你也注意点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有些尴尬的说道。

“瞧你,还装正经呢!又不是没见过。”钱美凤不屑的说道,又呵呵对多多说道:“多多啊!妈咪这个粮食袋,你舅舅早就先尝过了,你算是晚了一步。”

王宝玉尴尬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都钻进去,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好在干爹干妈都出去了,没听着。

“美凤,那些事情都过去了,以后也不许再提了。”王宝玉寒着脸,不高兴的说道。

美凤一阵轻笑,捉弄了王宝玉,仿佛让她很开心,说道:“我也没说啥啊。”说着还用手轻轻按着另一个奶。

“你这是啥意思?”王宝玉不明白钱美凤这个动作的含义,不由好奇的问道。

“好容易下点奶,淌完了多浪费啊。你饿不?要不也吃点,你和多多一人一个?”钱美凤笑嘻嘻的说道。

王宝玉虽说和钱美凤熟络,但也很不满她这种表现,红着脸说道:“得了啊,还是留给多多吃吧。别仗着爹娘喜欢多多,就老让娘熬这汤那汤的费心,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。”王宝玉放下了一句话,转头气哼哼的出去了。

身后传来钱美凤不屑的声音,说道:“爹娘都没说啥,你充什么孝顺的!”

王宝玉听着生气,但也只能装听不见。自己常年不在家,多多倒是排解了老两口的晚年寂寞,只是这个钱美凤住干爹干妈家,倒是心安理得的很。钱美凤的脾性,王宝玉很清楚,傻大姐一个,说也说不明白,还不如不说。

接下来,王宝玉跟干爹和老农,一起去村北查看了地形,除了一座高高的山头需要下点儿功夫炸平之外,其他的还都很满意。不多时,王宝玉的脑海里,已经幻想出一条宽敞的通途,将封闭的东风村跟外界联系了起来。

新任村长张时趣得知了王宝玉回来的消息,自然又是一番宴请,马顺喜当仁不让,也大张旗鼓的请了王宝玉两次,只是酒桌上都少了熟悉的田富贵。通过闲聊,王宝玉得知,田富贵最近一段时间,深居简出,很少跟人来往,只是一心经营小卖店。

王宝玉并不可怜他,这种人是咎由自取,让他反思一下也好,省得满脑子都是害人的主意。

这天,王宝玉从马顺喜家喝了酒,一路哼着小曲,晃晃荡荡的往家走,突然,感觉背后一疼,竟然被人狠狠打了一拳。

谁他娘的敢动老子,王宝玉心里骂了一句,猛然转过头想要急眼,却看到一个烫着鸡窝头,长着翘鼻子的女孩,正是田富贵的女儿田英。

自从搞掉了田富贵之后,王宝玉最不想见的一个人,就是田英。从感情上来说,自己跟田英虽然算不上青梅竹马,至少也是两小无猜,要不是田富贵做的太过分,看在田英的面子上,王宝玉是绝不会对他下死手的。

“臭宝玉,看啥,不认识本小姐了。”田英掐着腰,盛气凌人的问道。

“人家冬天都捂白了,你咋还这么黑?要是掉在煤堆里,还真是找不着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伸手要去捏田英的小鼻子。

“你懂个屁,这是健康的小麦色皮肤,有钱人专门晒都晒不出来。你再敢笑话本小姐,看我不打你。”田英避开王宝玉的手,挥着小拳头又上来了。

“田英,我可提醒你啊!君子动口不动手,这光天化日之下,小心让人误解咱们。”王宝玉一边躲闪着,一边嘿嘿坏笑。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