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94 算账

494 算账

田富贵一听直打自己的脑袋,气哼哼的奔着河堤而來,王宝玉不知道这一切,跟田英你上我下的在东清河的冰面上滚得一身雪,倒是觉得无比开心,释放了长久以來压抑的身心,仿佛又回到了恣意玩耍的童年,

田英跟王宝玉算是从小玩到大,也沒有想太多,小拳头不停捶打着王宝玉,口中娇骂连连,但也觉得很开心,一直咯咯笑个不停,

两个人站起來,又倒下,在冰雪之中忘我的玩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來,正在相互拍打身上雪的时候,河堤上方突然传來了一声怒吼,

“王宝玉,小兔崽子,你搞掉了老子,还想打我女儿的主意,真是坏透腔了。”田富贵一边气哼哼的走下河堤,一边破口大骂道,

王宝玉这才意识到光天化日之下跟田英这般嬉闹有所不妥,可是事情既然发生了,也就不能在乎,口中连忙解释道:“田叔,你别误会,我跟田英在闹着玩呢。”

“爸,你咋來了,我跟王宝玉真的沒啥。”田英也意识到惹了事儿,跟着王宝玉解释道,

“不争气的丫头,滚回家去,今天我要跟王宝玉这个小兔崽子,新账旧账一起算。”田富贵狠狠瞪了田英一眼,满脸怒气的说道,

“爸,你说啥呢,天怪冷的,赶快回去吧。”田英脸面也有些挂不住,于是上前一步,试图拉着田富贵离开,

田富贵一把推开田英,骂道:“一边去,老子养你这么大,就是让你气我的,你走开,我跟王宝玉沒完。”

“你跟老子算啥帐,老子又不欠你的。”王宝玉被田富贵骂得很不高兴,也开口不让的骂道,

“你他娘的搞掉了老子的村长职务,还想勾引我女儿,老子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。”田富贵一边骂着,一边挥着拳头打了过來,

王宝玉一闪身躲开了,却沒有还手,一是田富贵比他大那么多岁数,是叔叔辈分的人,二是田英还在当场,总不能当着田英打她的父亲,

“爸,你干啥啊,多大岁数的人还打架,丢不丢人啊。”田英显得无比慌乱,完全沒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,她一边拉着田富贵,一边带着哭腔劝说道,

无奈此时的田富贵眼珠子都红了,更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,他使劲挣开田英的阻拦,再次冲着王宝玉打了过來,

王宝玉又一躬身,拳头擦着头发而过,还是沒打着,不过,心中的怒火却起來了,他一闪身跳出去很远,口中骂道:“田富贵,老子不还手,是看在田英的面子上,你别逼我。”

“逼你咋的啦,王宝玉,有胆量你就别躲,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。”田富贵吼道,

王宝玉使劲压制怒火,说道:“田叔,你要对我有误会,咱们就慢慢谈,英子好容易回來一趟,你这样让她咋安心学习。”

田英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泪珠哗哗的就流了出來,说道:“爸,我就希望你跟我妈好好的,啥村长不村长的,咱回家去吧。”

“你少他娘的提我女儿,你不配,我是她老子,我就是打死她,也不会让她跟你这个黑心肠的小兔崽子。”田富贵一把将上來阻拦的田英推到一边,口中依旧不停的骂道,

田英被父亲推的一个趔趄,一屁股坐在了冰面上,不由委屈的呜呜哭了起來,口中埋怨道:“爸,你疯了,你从小到大也沒对我这样过。”

“就是我跟你妈把你惯坏了,才会着了这小子的道。”田富贵狠狠的说道,

“田富贵,你先别激动,你说我把你搞下去的,你有什么证据。”王宝玉问道,同时摆了摆手,示意田富贵不要过來,

“别装迷糊了,现在柳河镇谁不知道,你模仿我的笔迹,举报了李传宗,一箭双雕的害了我们两个。”田富贵脸上泛起了一丝嘲笑,似乎对事情的前后一清二楚,

田英惊讶的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问道:“宝玉,真是你干的。”

王宝玉突然明白,自己虽然已经离开了柳河镇,可是程国栋并沒有就此停手,不用说也能猜到,这个消息就是程国栋安排人散布出去的,目的只有一个,让自己四处树敌,永无安生之日,

王宝玉嘿嘿一阵冷笑,说道:“田富贵,道听途说的事情你也信,既然你相信是我搞的鬼,你为什么不找李传宗给你官复原职。”

“他娘的,撤都撤了,还复个屁,老子真是沒想到,小心谨慎这么多年,到头來会栽在你的手上。”田富贵不甘心的说道,

田英见田富贵怒气更盛,哭着对王宝玉说道:“宝玉,你快跟我爸说不是你干的,你是被人诬陷的。”

王宝玉最见不得女孩子这种梨花带雨的模样,心头一软,冷声说道:“英子,当时我在柳河镇,你爸在东风村,而且我又是你爸的领导,说起來我俩井水不犯河水,只有他害我份,我沒必要整他,事实就是这样的,你们爱信不信。”

田英擦了把眼泪,站起身來,再次拦在田富贵的面前,哭着说道:“爸,你冷静下,宝玉不是那样的人,快回去吧。”

“英子,你这脑子就是不开窍,谁做了亏心事敢承认,我活了大半辈子了,看人是不会错的,这小子一肚子的坏水,你给我离他远点,老子咽不下这口气,今天就是拼了老命,也要让这小子知道些教训。”田富贵不依不饶的说道,又举起拳头,冲着王宝玉扑了过來,

打架这类事情,在农村总是会被第一时间传播开來,此时,听到消息的人已经开始向河边围拢过來,多半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姿态,一个是曾经的村长,另一个是堂堂的副镇长,俩个人要是掐了起來,这事儿想想都让人心里很激动,自然格外受到关注,

刘秀枝恰好领着孩子也路过这里,一看是王宝玉跟田富贵打了起來,连忙弯腰一把抱起孩子,慌慌张张的跑着去告诉贾正道和林召娣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