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97 父母恩

497 父母恩

“宝玉,这几天就不要出门了,我看你印堂发暗,兴许会碰到灾星。”贾正道仔细看了王宝玉脸,郑重的提醒道,

“爹,沒事儿,田富贵他不敢把我咋样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满不在乎的说道,认为干爹在疑神疑鬼,甚至都有点走火入魔的味道,

“爹虽然不精通看相,但看些简单的,还是有些把握,听爹的,好好在家呆几天,过了这个年,也许就沒事儿了。”贾正道很认真的说道,

“嘿嘿,爹,大过年的我总不能天天窝家里吧,咱家就这点地方,转悠來转悠去的,多烦人啊。”王宝玉笑着问道,

贾正道摆摆手,说道:“宝玉,这事儿你听爹的,准沒错。”

王宝玉不愿驳了干爹的面子,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,贾正道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补充着说道:“多看看心经,佛祖保佑,也许就能化解了。”

说完之后,贾正道便背着手回了东屋,王宝玉也跟着走进去,伸手拿起镜子照了照,还真觉得自己的两眉之间的位置,显得有些灰暗,

一定是钱多多这个小破孩,晚上哭闹的自己沒睡好,才会脸色如此不好,王宝玉安慰着自己,却下定决心这几天不出去,作为一名术士,要懂得趋吉避凶,不能明知故犯,还是多呆在家里安全点,

接下來的几天里,家里开始预备过新年,少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张罗,村里唯一的一家小卖店,也就是田富贵家开的,店主田富贵,断然不卖给王宝玉家任何东西,无奈之下,钢蛋只好又去了一趟柳河镇,将家里缺的东西一次性的置办齐了,

通过这件小事儿,王宝玉意识到一个问題,那就是在这种封闭的小山村里,还真是谁也不能深得罪,毕竟自己的家在这里,得罪了谁,都有可能成为一种障碍,好在干爹干妈都沒有埋怨自己,

王宝玉琢磨着,只要把路修通了,一定会另外有人开起小卖店,实在不行,大不了缺啥少啥,自己开车送回來就是了,这点事儿,还能让田富贵给憋死,

这几天王宝玉也沒怎么跟钱美凤说话,不是王宝玉小气记仇,而是钱美凤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只要王宝玉一看她,她就立刻扭过脸去,

王宝玉也试着厚着脸皮凑过去赔不是,钱美凤更是蹬鼻子上脸,连多多都不让他碰了,一时间,让王宝玉还真有些哭笑不得,不知道钱美凤为啥跟自己这么大的火气,不就是说她年纪大点了嘛,以前怎么开玩笑都不恼,咋女人有了孩子都这么事事呢,

由于要躲灾星,给父亲王望山上坟的事情,也被贾正道给取消了,王宝玉呆在家里实在无聊,只好捧着那本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一遍遍的翻看,不出几日,倒也背的滚瓜烂熟,这让贾正道十分的满意,觉得自己这个儿子,悟性非凡,早晚能跳出三界之苦,

又是一年的除夕夜,小村里弥漫着浓浓的过年气氛,家家张灯结彩,贴春联,炸丸子,包饺子,炖猪肉,还有孩子们的燃放鞭炮的声音,这些都提醒着人们,新的一年又來到,天增年月人增岁,

跟往年一样,在夜色降临之时,干妈林召娣已经做好了满满一桌子的好菜,东西屋和中间的灶屋都亮起了灯,大锅里热气腾腾的煮着饺子,三个男人和美凤母女,已经换上了整洁的衣服,一脸兴奋的围坐在炕桌旁,

饺子上桌后,林召娣也坐了下來,贾正道端起酒杯,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说起來,我跟你们娘本是孤寡之人,老了也只能相依为命,可是,上天照顾我们,先是送给我一个好儿子宝玉,又给了个好女儿美凤,现在又有了外孙女多多承欢膝下,爹觉得死而无憾,啥也不图了。”

贾正道说完,一口将杯中的就干了,眼睛有些潮湿,林召娣听了后,也非常感动,擦了擦眼泪,不知道说啥,只是忙着给王宝玉、美凤和钢蛋的小碟子里,挨个夹去了饺子,

“爹,大过年的,别说这些让人难受的话,小猫小狗养这么多年也有感情,何况是人,儿子永远都是你的儿子。”王宝玉举起酒杯,一口干了,不明白干爹好好的,说这些干啥,

“爹,我虽然來这个家里晚,可是我认为你们二老,就是我的亲爹娘,不管啥时候,我都孝顺您们二老。”钱美凤带孩子不能喝酒,抿了一口树莓果汁,说道,

钢蛋虽然沒有正式认亲,却也站起身來,大口喝了一杯,拍着胸脯说道:“贾师傅,我钢蛋也觉得你们二老就是亲人,有啥事儿吩咐一声,一定义不容辞。”

“好,好,钢蛋快坐下,你们都是好孩子。” 贾正道满脸带笑的点着头,十分满意的说道,又转头看着王宝玉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宝玉,你现在长大了,还做了不小的官,有些话你不想听,爹还是要说。”

“爹,你想说啥就说吧。”王宝玉刚夹了一块红烧肉,听到这话又放回了盘子里,恭敬的坐直了身子,

“爹最近看佛经,佛祖说过,父母之恩最难报,一个人即使背着父母围着须弥山跑几百圈,血沒过脚踝,也不能完全报答。”贾正道说道,

钱美凤沒听明白,问道:“啥山,为啥还流血。”

贾正道严肃的说道:“就是说一个人一个肩头背着父亲,另一个肩头背着母亲,围着须弥山跑几百圈,直到脚都磨破流血,也报答不了父母的恩情,说明父母恩情如山啊。”

钱美凤还是不明白,接着问道:“报答父母恩情,非得背着他们跑山路干嘛,再说得多壮的人,一下背两个。”

王宝玉觉得有些好笑,低头揉揉鼻子掩饰住了,贾正道一时无语,半天才说道:“这不就是个比方吗。”

钱美凤似有所悟,林召娣接过话茬说道:“父母照顾孩子天经地义,老了就照顾好自己,非得给孩子添负担干啥,孩子们过的好就是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