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499 跌落

混世小术士 499 跌落 无忧中文网

“姐,让人看到了,影响不好。”王宝玉沉着脸提醒道,既然已经跟钱美凤分手了,他觉得这样的举动很不适合。从某种程度上,王宝玉也不喜欢钱美凤这样的举动,一个大男人都没一个女人有力气,总让人觉得不够纯爷们,这也是他最终放弃钱美凤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“怕啥!你是我弟弟,我是你姐。再说这么晚了,根本就没有人。”钱美凤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王宝玉四下张望着,除了夜空中偶尔泛起的烟花和清脆的爆竹声,看不见一个人影,也就由着钱美凤,跟钱美凤贴着身子,沿着河堤走去。

“宝玉,你真的喜欢田英吗?”钱美凤看着王宝玉,笑嘻嘻的问道。

“美凤,你听我解释,我跟田英从小一起长大,彼此不见外……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不听不听!”钱美凤顽皮的伸出一只手,捂住了耳朵,又嘿嘿的说道:“我感觉她可比程雪曼强。田英性子开朗,跟她过日子应该比较开心。那个程雪曼文绉绉的,一点不实在。”

王宝玉不悦的说道:“我干脆明天就张罗着把幼儿园给你开张得了,这么快就学会嚼舌头了。”

钱美凤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这哪是嚼舌头,我是你姐,当然得关系你的终身大事。对了你那天究竟跟田英干啥了?让她爸撵着打你。”

“真的没干啥,我们俩就在冰上玩了一会儿。他爸打我,那是因为别的事儿。”王宝玉指了指下方冰冻的东清河,无奈的解释道。

“哼!又不是孩子,俩大人去冰上玩啥!要不咱俩也到下面去走走?”钱美凤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句,王宝玉还没答应,就被钱美凤拉着下了河堤,到了结冰的河面上。

“美凤姐,河里风大,多冷啊!”王宝玉不想在河里走,黑灯瞎火的不安全,找借口提醒着钱美凤。

“你就把我想成田英,就不冷了。”钱美凤没好气的说道。

下午刚刚下了一场小雪,河面上一眼望去,白茫茫的延伸至远方,像是一条永远也走不完的路,王宝玉耐着性子,陪着钱美凤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,只盼着快点到钱美凤家。

钱美凤倒是很有兴致,不时小跑两步在冰面上打着滑,拽的王宝玉一栽楞一栽楞的。

“嘻嘻!我咋就不知道这冰上这么好玩,都怪我哥,要不小时候咱俩也能一起玩了。”钱美凤兴奋的说道,不是踢着脚下的雪。

“你都是当妈妈的人了,要学着稳重点儿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当妈妈咋了?当妈就不能尽情享受快乐?王宝玉我告诉你,不许歧视妇女,尤其是伟大的母亲。”钱美凤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“好了,上面就应该是你家了,咱们快点上去吧!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“我听人说,你把田英推倒在这冰面上,我也要试试。”钱美凤呵呵笑道,冷不防的使劲推了王宝玉一把。

王宝玉冷不防,脚下一阵踉跄,猛跑了几步,险些跌倒。正要急眼之际,突然,脚下传来了冰面碎裂的声音,不好,王宝玉暗吸了口凉气,但是为时已晚,只听噗通一下,王宝玉就这样掉进了冰窟窿里。

北方的冰面在冬天都是很厚的,按常理这个时候冰层最结实,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。然而冬天的孩子们喜欢砸开冰窟窿捕鱼,由于天气寒冷,水面会很快再次结了一层薄薄的冰,下午的小雪却又迅速的将这份危险掩盖的严严实实,加之现在又是夜里,视线模糊,只能说王宝玉该遭此难了。

冰冷的河水很快没过了王宝玉的前胸,冰寒刺骨,好在东清河原本就不深,王宝玉也略懂些水性,才让他不至于有没顶之灾。

王宝玉伸手抓着浮冰,奋力挣扎着,然而冰面很滑,根本攀沿不住冰沿。几次露出头来,又掉了下去,嘴里呛了水,想要大声呼喊也发不出声音。

再说钱美凤一推王宝玉,却发现王宝玉突然不见了,立刻慌了神,一边大声喊着“宝玉”,一边打开手电筒找了过来。

“美凤,我在这里,快拉我上去。”王宝玉将冰水咽进肚子里,稳稳神,使出吃奶的劲大声喊道。钱美凤连忙循着声音,才发现王宝玉已经掉进了冰窟窿里,正死命的乱扑腾着,钱美凤连忙不顾寒冷的脱下了羽绒服,将衣服甩了过来。

王宝玉的手已经冻得不太好使,几次抓住羽绒服又松开,钱美凤焦急的带着哭腔喊道:“宝玉,你可要抓住了!千万别松手啊!”

王宝玉看着钱美凤往自己这边越爬越近,知道她会为了自己奋不顾身,生怕她再一个不小心也掉进来,那就不值得了。想到此,王宝玉一咬牙,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羽绒服,钱美凤连忙往自己的方向拉,王宝玉也使出最后的力气往上使劲蹿,终于在两人的奋力拉扯之下,王宝玉上了岸,僵直的趴在了冰面上。

“宝玉,我不是故意的,快起来啊!”钱美凤带着哭腔喊道,俯下身子去拉王宝玉,王宝玉当然不能停在这里,要知道,在这样的季节里,不出二十分钟,自己肯定要连人带衣服被冻在冰面上。

在钱美凤的搀扶下,王宝玉终于湿漉漉的站起身来,冷风一吹,刺骨的寒冷。王宝玉哆嗦着嘴唇说道:“美,美凤,快,快拉我去你家,冻死我了。”

钱美凤一听,连忙用尽全身的力气,架起王宝玉,一刻不敢停的向自己的家里奔去。

屋里没有烧火炕,同样没有一丝暖意,这也正常,钱美凤常年不在家里住,一直住在干爹干妈那里,家里很少收拾。

在钱美凤的协助下,王宝玉费力的脱下已经冻硬了的衣服,上下牙齿打颤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在脱下内衣裤的时候,他还是犹豫了一下,钱美凤焦急的说道:“宝玉,快把湿衣服全脱了,有啥不好意思的!”

王宝玉终于脱光了衣服,钱美凤已经在炕上铺好了被褥,扶着王宝玉钻了进去,又在他的身上,又盖上了两层厚厚的棉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