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04 一字千金

混世小术士 504 一字千金

不过,杨红军还是有意无意的说了关于杨一方的事情.原来,杨一方并不是他的亲侄子,只是一个姓氏而已,杨一方的父母是杨红军的亲密战友,只可惜都是英年早逝,临终前托付给杨红军,所以是杨红军一直将他拉扯大。

杨一方感恩,就认定了这个叔叔,倒也十分孝顺,只是杨红军一直保持本色,说啥不肯搬到小楼里去住,坚持住在这个幽静的小院里。

又闲聊了一会儿,王宝玉觉得自己不便打扰,便起身告辞,杨红军一直将王宝玉送到大门外,并一再邀请王宝玉再来。看的出来,老爷子已经从心里已经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,虽然看似毛毛躁躁,但是有闯劲,有责任心,最重要的是能想着为老百姓做事儿。

王宝玉回去之后,找了一个会装裱的师傅,将杨红军的字装裱一新,美滋滋的挂在了屋子里,觉得自己多少也沾上了一点文气。可是他没有想到,这两幅字还是起了一些波澜。

王宝玉初来咋到,根本不知道真实的情况,杨红军竟然是国家书法家协会的会员,他的字,那可是一幅难求。多少人拿着礼品现金,好说歹说,都被杨红军拒之门外,只是自娱自乐,概不送人。

因此至今,除了党委书记杨一方的屋里挂了一幅“淡泊明志”之外,其他的人,那是一个字都没有。而杨一方只是四个字,王宝玉却有八个字,一时间,政府大院里的干部们不由偷偷议论了起来,说是王宝玉跟杨一方的关系不一般。

杨一方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皱起了眉头,不知道这小子用了什么魔法,跟自己的叔叔竟然处好了关系。但叔叔对自己有养育之恩,又年过八旬,不好惹他老人家生气,只好暂时放下了撵走王宝玉的念头。

王宝玉这些事儿也是后来才知道的,因为不断有人正面或侧面的想通过他求字,甚至是想出高价买走他这幅字。

王宝玉一方面很感动老人家对自己的信任,另一方面也很惊讶,只是简单的划拉两下,竟然就能卖出钱来,而且还是一个字就能赶自己一个月工资!看来艺术市场也是非常有前景的。

不知不觉,又到春暖花开时,王宝玉没有忘记给家乡修路的事情,对于筹集资金的问题,还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侯四是个商人,拿几十万肯定不成问题,但王宝玉是这么想的,侯四即便答应这件事儿,没有利益,肯定也是不情不愿,将来还有可能影响兄弟感情,便没有跟他开这个口。

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正当王宝玉一筹莫展之际,一个熟人登门拜访,一下子解决了王宝玉在资金上的困扰。

柳河镇种子站的老张来了,王宝玉很不得意他,便拉着脸问道:“张大哥,你来有什么事儿吗?”

老张局促的说道:“宝玉兄弟,大哥这半年,是寝食难安,你嫂子也整天说我不仁义。要是知道有今天,当初我咋的也得跟你交代清楚,现在我是悔的肠子都青了。”

王宝玉勉强挤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张大哥,过去的事儿咱就不提了。以后有啥事儿,只要兄弟帮得上的,你尽管开口。”

老张感动的点点头,说道:“兄弟,你要这样想,我心里就踏实了。不管咋样,该是兄弟的,大哥一分也少不了你的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随身带着的皮包,哗啦一声,一堆钱就滚落在王宝玉的桌子上。

“张大哥,快收起来,一旦有人进来,我可是说不清了。”王宝玉谨慎的说道,不想收这个钱,虽然某种程度上这是自己该得的,但他却怕这背后隐藏着阴谋,自己真是被程国栋算计怕了。

“宝玉兄弟,我可是真心的,这三十万不算是股份,算是大哥赠与给你的,总该行了吧?”老张急切的说道,看样子,到真像是良心受到了莫大的谴责。

家乡要修路,王宝玉正需要钱,心里也是痒痒的。忽然,他脑海中灵光一现,说道:“张大哥,如果你执意要给兄弟钱,兄弟感谢,也记着大哥这份好好,咱们今后就还是兄弟。”

老张满脸喜色,连忙拍着胸脯说道:“大哥绝对是真心的,咱们以后还是好兄弟,一生一世。”

“但是,钱我不能收。”王宝玉正色说道,老张一听就急了,连忙哀求道:“兄弟,你就收了吧!大哥当初不懂事儿,泄露了秘密,这回可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“唉!张大哥,你总是让兄弟为难。”王宝玉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我提个建议,你看行不行,如果你答应,就算是我收了这笔钱。”

“行!你咋说大哥都答应。”老张满口答应。

“大哥,你把这笔钱送到恒通公司去,以后柳河镇的农副产品收购站,就算是恒通公司的下属企业,这些钱就当做管理费吧!”王宝玉说道。

老张犹豫了片刻,显然不是特别情愿。毕竟自己单门单户的干,赚多少都是自己的。要是归了人家,凡事都不好做主了。

王宝玉见他不吱声,解释道:“张大哥,我现在不缺钱。你要是不同意,大可原路回去。不过,归属到恒通公司也不是什么坏事,可以扩大收购规模。只管比你现在赚的多,还少操许多闲心,兄弟我也不能害你是吧。”

老张又想了半天,还是点头答应了,傍个大款总比得罪大款强的多,于是随意和王宝玉又聊了几句,便起身抱着钱奔着恒通宾馆去了。

王宝玉给侯四打去了电话,简单说了说情况,说这笔钱让侯四帮着收下,侯四乐呵呵的答应了,心中佩服王宝玉,竟然还私自有第三产业。

老张的这笔钱,如此这般的一颠一倒,王宝玉就放下心来,起码摆脱了受贿的嫌疑。夜色降临,王宝玉驱车赶往恒通宾馆,他要正式跟侯四商量关于东风村修路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