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10 爱可以想

510 爱可以想

爬犁的速度越來越快,仿佛已经失控了,孟耀辉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恐惧,吓得啊啊大叫不停,听起來很是惨烈,王宝玉自然不想他出事,连忙高声喊道:“孟专员,快按住闸,按住闸。”

孟耀辉在慌乱之中,好半天才找到了闸,使劲一按,爬犁咯吱一下停了下來,却打了一个横,强大的惯性,硬是将孟耀辉在半山坡上从爬犁上甩了出來,

孟耀辉沿着山坡滚了下來,吓得他差点尿裤子,一直滚到了坡下,孟耀辉才停止了下滑,趴在那里半天动弹不了,

王宝玉跟吴丽婉连忙跑了过去,生怕孟耀辉摔出毛病,要是摔成智障以后倒是少了个小人,可万一摔成了疯子可就够闹心的了,肯定到处乱咬人,

可就在此时,孟耀辉挣扎着站了起來,看样子问題不是太大,王宝玉一看孟耀辉的样子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,吴丽婉一旁也是偷笑不止,

此时的孟耀辉,样子滑稽至极,不光是白衬衫上沾满了绿色的斑点,双手之中,由于极度紧张,连泥带草的握了一大把,双腿也哆嗦成了一团,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,嘴里竟然还有几片草叶,随着抖动的嘴唇不断忽闪着,很是搞笑,这也难怪,孟耀辉刚才摔倒的样子,就是狗吃屎的姿势,

那些打爬犁的孩子们,一看孟耀辉的这个样子,也不由拍着手,跟着哈哈笑了起來,起着哄,“大笨蛋,嘴啃泥,大笨蛋,嘴啃泥。”

孟耀辉被摔得浑身关节疼痛难忍,原本就很尴尬,再被王宝玉一群人笑,更是沒了面子,他使劲吐出了嘴里的青草,扔掉手里的草在身上胡乱抹了两把,无比愤怒的骂道:“都他娘的笑个屁。”

“佑赫,文化人也会说脏话啊,我以为只我这种村里來的文盲才这样呢。”王宝玉见他沒事儿,满不在乎的嘲笑道,

“王宝玉,老子一遇到你就事事不顺,你可真是一个丧门星。”孟耀辉羞恼无比,揉着胳膊,拾起相机,边走边骂的下山去了,

“孟专员他沒事儿吧。”吴丽婉谨慎的问道,

“你看他还会骂人呢,还能有啥事儿。”王宝玉一幅无所谓的样子,脸上的笑意依旧,

捉弄了孟耀辉,王宝玉一时心情大好,对吴丽婉说道:“吴助理,他走他的,咱们再继续玩。”

“我可不敢。”吴丽婉犹豫的说道,虽然心里早就痒痒的,可要是像孟耀辉那样摔一下,可真够自己受的,

“沒事儿,有我呢,咱们俩坐一起,在这方面,我可是老司机了。”王宝玉说着,拉起爬犁就走,示意吴丽婉只要坐在他的后面,就会万无一失,

吴丽婉还是有些不放心,说道:“这么小的爬犁坐两个人能行吗。”

王宝玉笑着说道:“这你就是外行了,小的时候,我们最多七个半大小伙子站着挤一个爬犁打,那才叫刺激呢。”

吴丽婉听王宝玉这么一说,也鼓起了勇气,高高兴兴的跟着王宝玉上了山坡,到了坡顶,王宝玉停住了爬犁,稳稳坐好,招招手,示意吴丽婉坐在他的后面,吴丽婉有些羞涩的坐到了他的后面,似乎感觉不是太安全,伸出双手轻轻扶住了王宝玉的肩头,

“这样不行,你会掉出去的,搂住我。”王宝玉叮嘱道,见吴丽婉沒有反应,于是回头嘿嘿笑道:“你要是怕我占你便宜,你坐前边我搂着你也行。”

吴丽婉登时羞红了脸,伸手打了王宝玉一记粉拳,还是伸手松松的环搂住了他的腰,王宝玉说了一声“坐好了啊。”然后松开闸,爬犁立刻飞驰而下,

吴丽婉还是胆子小,看着身边的风景飞速的向后退去,身上更是充满了一种失重的感觉,吓得失声叫了出來,不由紧紧搂住了王宝玉的腰,

王宝玉觉得有两团软软的肉肉紧紧贴在后背上,脖颈上是吴丽婉吐气如兰的气息,这种被异性贴着的感觉让王宝玉心情舒畅,更是加快了爬犁的速度,

吴丽婉闭着眼睛,感受着这种带着害怕的快感,更在感受着王宝玉男性驾驭一切的气息,一时间,也是心醉神迷,将王宝玉搂得更紧了,

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,还沒感觉怎样,就很快就到了坡下,王宝玉停住了爬犁,吴丽婉陶醉其中,半天才松开了王宝玉,满脸潮红的站了起來,

吴丽婉刚刚站起來,有些眩晕,身体摇摇晃晃,王宝玉连忙起身扶住了她,关切的问道:“吴助理,你沒事儿吧。”

“沒事儿,很刺激,很好玩。”吴丽婉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,微笑着说道,

王宝玉意犹未尽的问道:“要不再來一次。”吴丽婉毫不犹豫的笑着点头答应了,王宝玉边走边警告道:“可别像上次那样搂的这么紧了,差点沒憋死我。”吴丽婉羞得抬不起头,直骂王宝玉坏小子,

两人再次上到了山顶,这次是轻车熟路,吴丽婉也感觉放松了好多,大大的睁开双眼欣赏着四周的美景,感觉自己就像只自由的小鸟,飞翔在山林之中,心情好的不得了,

來到山下,王宝玉扶起吴丽婉,将爬犁还给了那两个小男孩,正要离开,却听到,“搞对象,拜花堂,生个孩子会叫娘;搞对象,做新娘,生个孩子走四方。”这群孩子似乎看出了两个人的端倪,拍着巴掌唱起了童谣,

吴丽婉的脸立刻羞成了大红布,挣开了王宝玉,瞪着孩子们,训斥道:“不听话的小孩,瞎说啥,快回家去。”

“搞对象,拜花堂……”孩子们童真无邪,依旧嬉皮笑脸的唱着童谣,拉着各自的爬犁,又上山去玩耍了,

“童言无忌,吴助理不要多想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我就爱多想,咋了。”吴丽婉轻轻捶了王宝玉一拳,娇嗔的说道,

“这个嘛,爱,可以想,但不可以做。”王宝玉嘿嘿一阵坏笑,向山下疾步走去,

“真是坏透了。”吴丽婉半天终于明白了王宝玉话里的含义,嗔骂着向着王宝玉追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