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12 同眠

512 同眠

“各位镇领导,我昨天回娘家,刚刚回來,迎接晚了,我先自罚一杯。”妇女主任隋心美笑呵呵的站起身來,端着酒杯一饮而尽,然后又倒满了一杯,说道:“这一杯敬各位年轻帅气美貌的镇领导,欢迎你们常來。”

隋心美说着,还用媚眼瞟着王宝玉和孟耀辉,王宝玉自然不会轻易买她的账,转过脸去不看她,这种女人,他见得多了,无非是想跟镇领导拉上关系,继续往上爬,真本事儿却沒有多少,

“一定常來。”孟耀辉却仿佛很受用,兀自开口说道,说完后,似乎觉得不妥,又尴尬的补充道:“以后这里成为了旅游村,镇领导少不了到这里参观考察。”

厉行运觉得隋心美这一出很不妥,不由偷偷瞪了她一眼,隋心美连忙坐下,不敢再强出头了,

玩了一个下午,王宝玉食欲大开,连吃加喝,吃了不少,肚子里吃的饱,连身上都是暖洋洋的,这滋味儿十分舒坦,不知不觉,已经到了晚上十点,酒也喝了不少,根本不可能再开车回去,

孟耀辉喝得红头涨脸,走路打晃,而吴丽婉酒量很好,仿佛一点事儿也沒有的样子,再次验证了女人只要敢举起酒杯,一定是好样的,

村委会原本安排三个人到易风安家里住,王宝玉说啥也不答应,说太麻烦,不如就在村支部睡,现在虽然天气还有些凉,但是多盖些被子,也沒有太大的妨碍,孟耀辉和吴丽婉也觉得在哪睡都一样,对王宝玉的坚持也并沒有异议,

无奈之下,厉行运和易风安只好安排人从家里拿來了被子,铺好合并在一起的办公桌,将王宝玉和孟耀辉安排一屋,吴丽婉则睡另外一个屋,

众人走后,一场猛烈的春风就在夜晚呼呼的刮了起來,直吹得窗户框子吱呀乱响,王宝玉和衣躺下,闭着眼睛想事儿,孟耀辉则摆弄着他的破相机,

王宝玉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赶紧睡吧,大半夜的鼓捣那破玩意干啥。”

“哟,王副镇长也睡不着啊,吴助理就在那屋,你要不要过去陪陪她啊。”孟耀辉不以为然,嘿嘿笑着说道,

“孟专员,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,整天想的都是这些肮脏的东西。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,

“别怕,今天我开恩,不检举你们,想去就去,别再憋出个毛病來。”孟耀辉坏笑着说道,

王宝玉掀开被子,坐了起來,恼火的说道:“姓孟的,你咋嘴里就不放一句好屁呢,你咋光让我去陪吴助理,你自己咋不去呢,难道说身体有点毛病,不是爷们。”

孟耀辉嘿嘿笑道:“你别拿这话激我,算了,好心当做驴肝肺,哼,明明想去,还非得装出正人君子的德行,虚伪。”

“我要去了陪吴助理,你就不怕女鬼來陪你。”王宝玉也嘿嘿笑道,

“我看你才像个鬼。”孟耀辉不快的说道,下意识的打量着四周,除了墙上挂着的地图,并沒有什么,

从孟耀辉刚才的动作,王宝玉突然意识到,这个人其实胆子并不是很大,于此同时,一个坏主意突然出现在王宝玉的脑海里,让他一阵兴奋,狗日的孟耀辉,让你处处跟老子作对,老子今晚一定要好好整整你,

这时,咣当一声,一扇窗口忽然被风吹开了,王宝玉大叫一声:“有鬼。”孟耀辉听到立刻慌得扔下手里相机,伸手就拽王宝玉的被子往头上蒙,

王宝玉见状不禁哈哈笑道:“哈哈,女鬼果然惦记你,开窗户來找你了。”

“臭嘴,大半夜的说这些让人恶心的话。”孟耀辉恼羞的说着,小心的下地,关了窗户,还紧张的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,最后心疼的捡起一旁的相机,一遍又一遍的擦拭,

也许是风大吹坏了变压器,屋子的灯闪了几下,一下子就灭了,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,只听见怪哨般的风声和窗棂忽闪的动静,孟耀辉怏怏的钻进自己的被窝里,不再说话了,

沒过多久,一阵巨大的呼噜声夹杂着哨音,忽然从屋子里响起,是王宝玉发出的,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刺耳,

孟耀辉刚想睡着,就被吵醒了,他捂着耳朵骂道:“年纪轻轻,打呼噜声就这么大,肯定是猪托生的。”

王宝玉当然是故意的,他根本不打呼噜,听到孟耀辉这么说,他也不生气,翻了一个身,沙哑着声音说道:“钟馗在此,恶鬼快闪开,哈哈哈。”

孟耀辉猛然坐起身來,起初以为王宝玉是故意的,刚要骂,沒想到接着又传來了王宝玉巨大的呼噜声,

“死猪,长得倒有个人样,睡觉就现原形了,呸。”孟耀辉拉过被子重新躺下,寻思着怎么能把王宝玉这个丑态给拍下來四处散播,到时候王宝玉肯定就丢死人了,

“老子就打你,打死你这个小娘们。”沒过多久,王宝玉又粗着这个嗓子,大声喊道,

“真是个精神病,打呼噜还说梦话,连梦话都骂人,真是无可救药,粗俗。”孟耀辉被子蒙着头,狠狠的骂道,

然而阵阵的呼噜声不绝于耳,一阵强似一阵,让孟耀辉实在忍无可忍,他摸着黑凑到了王宝玉身边,使劲推着他说道:“操,快醒醒,这么大声,还让不让别人睡觉啊。”

王宝玉含糊不清的咯吱吱的咬着牙,懒洋洋的翻了个身,稍微一欠腚放了一个响亮的屁,正打在孟耀辉的脸上,听到声响,孟耀辉第一时间闭上眼睛和嘴巴,然而为时已晚,一股热气夹杂着腥臭扑面而來,恶心的孟耀辉连忙退后,差点就吐了,

孟耀辉还沒來及开口骂人,就在此时,王宝玉突然一伸腿,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上,将孟耀辉踢得差点掉到地上,接着,王宝玉又传來了呼噜声,

“他娘的,真是一个怪胎。”孟耀辉骂道,上前使劲推着王宝玉,但怎么都晃不醒,最后只得无奈的又爬回被窝里,看着黑漆漆的四周,不停地眨巴着双眼,却睡不着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