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15 再访诸葛春

515 再访诸葛春

初春的季节,天气微寒,一个人睡有些冷,但两个人睡则显得很热,这种热,不是身体上的,而是心理上的。

王宝玉紧紧搂着吴丽婉,男人安全的气息让折腾了半宿的吴丽婉,很快就带着笑意,沉沉的睡去了。

馋猫搂着鲜鱼,要想睡着是很难的,见吴丽婉睡的很香,王宝玉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,他伸进了吴丽婉的衣服内,先是轻轻爱抚着吴丽婉光洁柔然的肌肤,见吴丽婉一动不动,便大着胆子又攀上了吴丽婉的两座雪峰。不知道摸索到什么时候,自己也睡着了。

天终于亮了,王宝玉早早的叫醒了吴丽婉,不愿意让人发现异样,传言出去对谁都不利。继而,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屋,四处寻找着孟耀辉,最终,终于在院子里,看见孟耀辉正在车上睡着。

王宝玉看到孟耀辉的衰样,先是一乐,一个坏点子接着又冒了出来。王宝玉小声让吴丽婉回到自己的屋里躺下,就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,吴丽婉心领神会,一路笑着回去了。

“孟专员!孟专员!”王宝玉使劲砸着车窗,将睡梦中的孟耀辉给砸醒了。

孟耀辉正在睡梦中,以为是地震了,猛然一下子爬了起来,推开车门跳了出来,四处慌张的打量着,半晌才缓过劲来。

“王副镇长,你发什么神经!”也许是起得太猛,孟耀辉只觉得头昏眼花,脑袋嗡嗡的疼,于是自己使劲揉着太阳穴。

“你才发神经呢!大半夜嗷嗷叫着跑了!想吓死人啊!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。

“唉!你小声点,告诉你吧,吴丽婉其实是个精神病,还梦游,她才想吓死人呢!我要是不跑出来,今天脑袋就搬家了!”孟耀辉似乎心有余悸,下意思的摸了摸胸口。

“吴助理?她根本就没来啊?别是你梦游吧?”王宝玉瞪大眼睛,装作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“怎么可能?我明明给她开了门,还亲眼看见她梦游。她就在咱那屋睡着呢!”孟耀辉不敢相信的说道。

“你跑出去的时候,叫唤的那么大声,我当然给吵醒了。但是我根本没看见吴助理啊,你一定是做梦。”王宝玉十分肯定的说道。

孟耀辉一下子懵了,说道:“不可能!她还说自己不敢一个人睡,我听得真真的。”

“唉!你是昨天下午摔坏了脑子,真可怜!”王宝玉装作可怜的拍了拍孟耀辉的肩膀,又分析着说道:“你不想想,人家是个没嫁人的大姑娘,怎么可能跟咱们俩个大男人一起睡,传出去影响多坏啊!”

“我就是看见她进来了,我开始不让她进,后来她求我,我才让她进来的。”孟耀辉犟嘴道,语气却不自信起来。

王宝玉哈哈笑道:“孟专员,啥时候看上吴助理了?隐藏的真深,平日我都没看出来!”

“放屁!我才看不上她呢!”孟耀辉呸了一声,似乎想起了什么,快步进了村支部,一头就冲进了昨晚居住的房间。可是屋里一如既往,墙角的桌子也是干干净净,摸上去冰冰凉的,不像有人睡过,更没有吴丽婉。

“咦,真是见鬼了!”孟耀辉摸着脑袋,不解的嘟囔道。

“要不咱们就叫醒吴助理问问。”王宝玉说着,拉起孟耀辉就走,到了吴丽婉的房间门口,王宝玉敲门道:“吴助理,快起床,太阳都照屁股了。”

“你这个说话太粗俗!”孟耀辉皱着眉头说道。

“那就文明点儿!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又冲着屋里喊道:“吴助理,太阳都照腚蛋了,快起来吧!”

门呼喇一下就开了,吴丽婉衣着不整的站起门口,很恼怒的说道:“吵什么,吵什么,这才几点啊!”

孟耀辉看见里面有些凌乱的被子,十分不解的问道:“吴助理,你昨晚没去我们的屋?”

“臭不要脸的!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?我为什么要去你们的屋?”吴丽婉恼怒的说道,咣当一声关上了门,又转身打开门,骂道:“你们两个,真是龌龊。”

门再次关上了,留下孟耀辉呆呆的站在那里,王宝玉也装作不高兴的说道:“孟专员,你就得瑟吧!害的我也跟你一起挨骂,真倒霉。”

“我明明就看见她进屋了!”孟耀辉再次强调道。

“你是看见鬼了吧!”王宝玉不满的嘟囔着,去村支部的水房洗脸去了。孟耀辉在原地呆呆发愣,不停挠着脑袋,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这个地方还真他娘的邪门,难道是真见到鬼了。”

等王宝玉洗完脸,孟耀辉还呆呆的站在那里,努力回忆昨晚的细节,但好像又整理不出什么来。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:“孟专员,别想多了。你就是白天受点轻伤,昨晚又没休息好,偶尔做个噩梦,梦游啥的,没什么的。而且,我嘴巴很严,不会告诉别人的,不耽误你找媳妇!”

“去你的!”孟耀辉恼怒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也去洗漱了。

厉行运和易风安早早的就来了,为王宝玉等人预备了可口的早餐,王宝玉吃得很香,孟耀辉却食之无味,而吴丽婉则仿佛受到了冤枉,一脸的不高兴。

早餐过后,孟耀辉就吵着要回去,他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着,尽管妇女主任隋心美偷偷向他暗送秋波,也丝毫不能勾起他一丝兴趣。

王宝玉此行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,当然不会这么早就回去。吃过早饭,王宝玉让孟耀辉跟吴丽婉先等着,自己驱车去了村南,他要去拜访一个特殊的客人,那就是神秘老人诸葛春。

王宝玉一路寻找,终于找到了那天曾经住过一晚的小屋,只见小屋紧锁着门,没有一点生气,院子里杂草丛生,好像是很久没人来过。

王宝玉上前扣了扣门,没有任何动静,仔细看去,连门上的铁锁都是锈迹斑斑,不像是有人在此居住。怎么可能呢,难道找错地方了?王宝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知所以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