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20 术士的差别

520 术士的差别

王宝玉简单问了问小饰品店的情况,红红说每个月能赚两千块钱左右,比有个正式工作也不差,吃喝肯定是不愁的,王宝玉听了很高兴,不管怎么说,毕竟现在的她能够不靠出卖身体养活自己了,这就是最大的进步,

坐了一会儿,王琳琳便说要走,因为下午还有课,放学后再來,王宝玉要开车送她,王琳琳说不用,自己打车走就行,不想让同学们发现自己被车送着上学,太招摇,

王宝玉也沒有勉强,等王琳琳走后,王宝玉才开口说道:“红红,经历了这么多事儿,你应该知道谁是最应该珍惜的,钢蛋对你,可以说是一往情深,你不要辜负了他。”

红红眼圈一红,小声泣道:“宝二爷,哪个女人也希望一辈子有个靠山,只是我以前出身不好,现在又几乎成了废人,钢蛋越來越出息,我,我配不上钢蛋。”

钢蛋情急之下走到红红身边,握着她的手说道:“红红,你是不是怕我以后有钱了把你甩了,我对天发誓,如果我那样对你,让我天打……”

钢蛋还沒有说完,嘴巴立刻被一只小手堵上了,红红潸然泪下,道:“你凭啥对我这么好。”

钢蛋动情的说道:“红红,我也不怕宝玉笑话,这辈子除了爹娘,我还有俩个大恩人,第一个就是宝玉,是宝玉让我直起腰杆,活得像个人,再一个人就是你,当初我啥也不是,可你不嫌弃我,跟我聊天说笑,让我觉得自己有了家一样。”

钢蛋说的肉麻,王宝玉听得不由打了个激灵,一身鸡皮疙瘩已经起來了,恐怕琼瑶的书也沒这么酸,他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红红,钢蛋的心意,想必你已经明白了,赶紧给人家个痛快话,你要是错过了,钢蛋可就被别人抢去了啊。”

“嗯,我,我,也喜欢这大体格,有安全感。”红红不好意思的点头答应,还夸奖了钢蛋一句,钢蛋则有些拘束的不停搓着手,

“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你们都不许擅自行动,知道了吗。”王宝玉郑重的说道,

“都听你的。”钢蛋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,红红也点着头,表示完全听王宝玉的安排,

王宝玉呵呵笑了,觉得是时候应该给红红和钢蛋腾出空了,让两个人说点儿知心话,于是便要了红红的电话,告辞离开,说自己难得出來一趟,四处去转转,散散心,

王宝玉开车走了,却漫无目的,这功夫去找程雪曼,怕是她正在上课,不如晚些再打电话,不知不觉,王宝玉最后來到了一处开放式公园,找了个地方停下了车,背着手进了公园,四处溜达起來,

公园的名字叫丁香花园,里面种满了各式品种的丁香花,这个季节,正是丁香花盛开的时候,空气中弥漫着扑鼻的香气,让人感觉有些陶醉,王宝玉微闭着眼睛,惬意的享受这休闲时光,

“小伙子,天庭饱满地阁方圆,必是大富大贵之人。”突然耳边传來一声噪音,一名坐在地上的老者开口恭维道,

王宝玉低头一看,原來是个摆摊算卦的,老者能有五十左右,身穿洗的很旧的灰色长袍,留着几缕山羊胡,前面摆着一块皱巴巴的红布,上面用墨汁画着一个大大的八卦图,还写着“洞察天文地理,知人吉凶祸福”十几个歪歪扭扭的字,

王宝玉自己就是算卦的行家,本不想理睬他,可是闲着无聊,一时倒來了兴趣,指着太极图笑道:“老人家,这张图您画错了,乾坤定位,山泽通气,风雷相薄,水火不相射,坎位应该在这里。”

老者面现惊讶,低头看了看红布,果然如王宝玉说的一样,连忙客气的站起身说道:“真是有志不论年高,小兄弟,沒想到你还是个行家。”

“也不行,略通一二而已。”王宝玉谦虚的说道,拿出一支烟,递给老者,老者犹豫的接了过去,看王宝玉沒有恶意,便点着了,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,

看时间还早,王宝玉便搬來旁边的一个小凳子,坐在老者的身边,跟他聊起天來,

“老人家不是本地人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中原的,家里耕地少,出來混口饭吃。”当着真人不说假话,老者不隐瞒的说道,

“一天能赚多少。”王宝玉又问道,

“几十块钱吧,每天还要交两块钱的税。”老者老实的答道,

“呵呵,这也交税,果然是市场经济。”王宝玉颇感兴趣的笑道,

“破财免灾,不交就踢卦摊。”老者说道,似乎这两块钱也交的不甘心,

王宝玉心中不免有些感叹,易经协会那几个所谓的大师,一出马就几千几万块的赚,而摆摊算卦,风吹日晒的一天也就几十元,同样是术士,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,

“老人家,这样的活也是个苦差事,沒想着包点地,或者做个小买卖啥的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小伙子,咱们中原的地少,哪里比得上这里到处都是黑土地,说是想包就能包的,我干这个倒也能糊弄口饭吃,运气好的时候赚的也不少,一个月的都出來了。”老者颇为得意的说道,

王宝玉好奇的呵呵笑道:“那最多的一次能赚多少。”

老者伸出五个手指头,骄傲的说道:“那次來了两个外国人,我赚了五百呢。”

“哦,外国人也算卦,他们的手相跟咱们一样吗。”王宝玉非常感兴趣的问道,

“一样,干这一行,关键是敢说,我就一句话,他就给了五百。”老者哈哈笑道,

“还有这种事儿,您说的他们高兴了。”王宝玉不禁问道,

“开始我沒说啥,他们要算命,算來算去,他们说不准,起身就要走,我看他们不给钱,就急了,嘿,结果骂了他一句倒给钱了。”老者哈哈笑着回忆道,

王宝玉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骂的啥呀。”

老者说道:“我说,干你娘的。”

“这可是骂人,他真的沒打你,还给了你钱。”王宝玉一愣,惊讶的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