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22 二龙争凤之灾

522 二龙争凤之灾

王宝玉郁闷的在公园里又溜达了一会儿,一看天色不早,便离开了公园,准备开车去北国大酒店,先去开个房间,再给程雪曼打电话。

刚到车跟前,想打开车门上车,就听见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,接着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小兄弟,先别走!”

王宝玉回头一看,却是关婷一个人走了过来,王宝玉停住脚,不解的问道:“关小姐,你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呵呵,我还头一次碰到开车来摆卦摊的呢!”关婷打量了下王宝玉身后的车笑着说道,这时她才发现王宝玉衣着不俗,不像个缺钱花的人。

“我只是一名游客,不是摆卦摊的,更不是那个人的徒弟。如果说我先前言语不周,那就在这里向您道歉了。”王宝玉冷着脸说道。

“不是,你说得很准,当着吕楠的面,我不敢承认,怕她出去乱说。”关婷走上前,解释道。

“既然很准,你就多注意就是了,我还有事儿,先走了。”王宝玉拉开车门,不想跟这个女人纠缠。

“小兄弟,我刚才说的重了,你也别生气,我想求你给我好好看看,多少钱都行!”关婷认真的说道。

“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人吗?”王宝玉立了立衣领,嘿嘿笑问道。

“就算是帮我的忙,可怜可怜我。”关婷低声哀求道,似乎心里藏着很多事儿。

听关婷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王宝玉不由心里一软,有些勉强的说道:“好吧!关小姐,先上车,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。”

“我家就在前面,那就去我家吧!”关婷一听王宝玉这话,立刻高兴了,上了车对王宝玉说道。

“这,怕是不方便吧!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没关系,家里只有我和女儿住,女儿上一年级,五点才放学。咱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。”关婷说道。

萍水相逢,料想也不会发生什么,关婷都不在乎,自己怕什么?王宝玉想了想,便答应下来,车子七拐八拐,终于停在了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。

刚到门口,立刻有保安出来拦住王宝玉的车,说道:“先生,找谁?请先登记!”

王宝玉皱了皱眉头,自己最讨厌这种场合的登记了,还没来及说话,关婷沉着脸对保安说道:“这是我家兄弟,来看孩子的!”

保安一低头,这才看见关婷,立刻陪着笑脸说道:“原来是关太太!请进!请进!”

关婷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王宝玉不由暗道,看样子这个女人不简单。关婷家住十二楼,有电梯,进屋之后,王宝玉又是一阵感叹,这才是有钱人的生活!

足有二百平的宽敞房子,豪华的实木地板,仿古的高档家具,家用电器一应俱全,精致的瓷器一尘不染,琳琅满目的古董字画更衬托的房间古色古香,看起来每一样都价值不菲。王宝玉小心的在异常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,刚坐下不由人就往后仰,原来沙发太软,人都陷进去了,真他娘的柔软舒适。

关婷给王宝玉冲了一杯浓浓的咖啡,这才坐到王宝玉的旁边,说道:“小兄弟,我最近总是心慌,总感觉好像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你的话都说到我心坎里去了。麻烦你再给我好好看看。”

“好吧!我也不是真干这行的,意见也仅供您参考。”王宝玉谦虚的说道。

“我也不是傻子,看得出来,你才是真人。刚才在公园里说得都对,我现在的男人确实有妻室,只是他无法离婚。正像你说的一样,我有家却像没家一样,女儿上学后,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转过来,转过去的。”关婷叹了口气,毫不隐瞒的说道。

王宝玉让关婷伸出手来,仔细查看了一番,这才说道:“关小姐,实不相瞒,你的这场灾难我破解不了。目前只能告诉你一些规避之法,能否躲过去,还要看你的德行和造化了。”

“真的这么严重?可是我什么坏事儿也没做过啊?”关婷紧张的说道。

“我们只是偶遇而已,没有必要忽悠你,在今年里,你尽量不要坐车或者单独开车,最好也不要离这里太远,因为煞星就在西北方。”王宝玉一边分析着,一边说道。

“嗯!除了接送孩子,我整天就呆在家里,有车也不怎么开。”关婷有些宽心的说道。

“那就好,切忌不要去西北方。”王宝玉再次提醒道。

“我现在的男人就在西北方,不过,一般都是他来看我。”关婷思索着说道。

“从手相来看,你的运势依据贵人而起,但贵人运和生命运在这个地方同时都断了。你若平日没啥其他交往的话,你的男人就是你的贵人,但也许灾难也来自他那里,如果能熬得住,尽量少见他。”王宝玉不隐瞒的说道。

“小兄弟,瞧你说得,我这个年纪的人,已经不怎么想那事儿了。”关婷有些害羞的说道。

王宝玉嘿嘿直笑,又说道:“不瞒你说,你的手相上显示,你这就是二龙争凤之灾,还是多注意吧!”

“我先前的男人,虽然曾经很有钱,但现在已经疯了。我只有这一个男人,哪儿来的二龙争凤啊?”关婷嘴上这么说,脸上还是多少有些得意。

“呵呵,我只能从手相看出这么多,未来还是要靠你自己去把握。好了,你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我也该走了。”王宝玉起身说道。

“小兄弟,谢谢你啊!”关婷客气的说道,匆忙起身取来一块白玉挂坠,又说道:“没什么好东西,这个和田玉挂坠就送给你吧!”

“不行,我说过我不是职业看相算卦的,这东西我不能收。”王宝玉断然拒绝。

“这样麻烦你,请收下吧!算是咱们朋友一场,我的一片心情,要不我心里不踏实。”关婷又说道,坚持要把玉坠送给王宝玉。

王宝玉见推辞不过,心想不过是块石头,满大街都有卖的,大概不怎么值钱。于是只好收下,反正自己也没给程雪曼准备礼物,不如就将这个东西送给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