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40 揍晕

混世小术士 540 揍晕 无忧中文网

“哈哈!真是他娘的报应不爽,程书记,好好洗个澡吧!”一见此景,王宝玉不由抚掌哈哈大笑。

可是,接下来的事情,他却立刻笑不出来了。只见程国栋只是在水里扑腾了两下,就沉了下去,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几个气泡不时的冒出。

“程国栋,你快上来,老子才不上你的当呢!”王宝玉皱着眉头喊道。

“宝玉,我求求你快救他,他不会游泳的。”马晓丽慌了,带着哭腔哀求道。

王宝玉一愣,没想到程国栋竟然还是一个旱鸭子,如果不是气昏了头,肯定不会冒险过来追他的。纵然自己跟程国栋有难以解开的疙瘩,可是在这种危机关头下,救人是必须的,王宝玉果断的脱下上衣,一躬身,就要往水里跳。

这时,马晓丽却猛然一把拉住了他,颤抖着嘴唇说道:“宝玉,你也要小心啊!”

“知道了!”王宝玉颇有些感动,说着就要往水里跳。可是胳膊却被马晓丽死死抓住,不敢松开。

王宝玉笑了笑,拉开她的手,说道:“晓丽姐,你不松手我咋救人?”说着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。马晓丽颓废的一屁股坐了下来,捂着嘴痛苦的哭了。

王宝玉虽然会游泳,但也不是高手级别,尤其在水下,更是菜鸟一个。王宝玉憋着气在水下摸索了半天,终于摸到了四肢乱扑腾的程国栋,他一把抓住了程国栋的衣服,使劲蹬着两腿,向水面游去。

刚才程国栋只是呛了水,目前的意识还算是清醒,由于不会游泳,此刻的王宝玉就是他的救命稻草,慌乱之中,他也伸手胡乱的抓住了王宝玉的衣服。

王宝玉受到程国栋的限制,几次刚刚从水面冒出头又被他给拖累了下去,不一会儿便累的气喘吁吁,四肢酸软。

“程国栋,不要命了,快松开我!”王宝玉冒出头,费力的喊道,无奈程国栋在求生的本能下,根本听不进去王宝玉的话,反而抓的更死了。

望着水中垂死挣扎,忽上忽下的两个男人,马晓丽的心都碎了,她使劲划着船桨想靠近二人,但小船却像不听话的孩子一样,你向东摇,它偏朝西调头,你想让它向前,而自己却离两人越来越远。

王宝玉也接连呛了好几口水,脑袋由于缺氧嗡嗡的疼,体力也渐渐不支,就在这危急关头,王宝玉忽然想起村里老人关于水下救人的话,使劲拉着程国栋往上一蹬。

就在两个人再次冒出水面的时候,王宝玉适时举起一只拳头,冲着程国栋的脑袋就狠狠的砸了下去,他手下并没有留情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必须要砸昏程国栋,否则今天两个人都要死在这里!

咣咣咣!王宝玉一连十几拳,终于将程国栋给彻底打昏了过去,松开了手,全身像没有骨头似的,任凭王宝玉拉着他向小船游去。

“晓丽姐,快把船桨伸下来。”王宝玉对马晓丽喊道。

马晓丽连忙举着船桨伸了下来,王宝玉一手拉着昏过去的程国栋,一手扯住船桨,终于靠上了小船,他用尽了吃奶的力气,再加上马晓丽的帮助,才将程国栋从水里推到了船上。

忙完这些,就当马晓丽把手伸向王宝玉的时候,王宝玉却向马晓丽笑了下,身子却慢慢沉向水中了。

“宝玉!”马晓丽撕心裂肺的哭喊着,双手拼命的在水里**,可哪里还有王宝玉的影子?马晓丽放声大哭,嘴里不停的喊着王宝玉的名字。

“在这呢!嘿嘿!”马晓丽听见有人说话,连忙擦擦眼泪,见王宝玉又在水里露出了头,这才知道王宝玉刚才逗她,嗔怪道:“什么时候了,还开这种玩笑。”

王宝玉在马晓丽的帮助下,费力的爬上船,说道:“也不全是装的,累死我了,一点力气没有了。”

程国栋躺在船上,一动不动,马晓丽见此情形,显得无比慌乱,责怪道:“宝玉,你都去救他了,干嘛还打人啊!”

“没事儿,他死不了的,只是让我打昏了,如果不打他,你的两个情人就都淹死了。”王宝玉湿漉漉的坐在船上,无比郁闷的点起从方才脱下的上衣口袋里拿出香烟,猛抽了起来。

马晓丽的这些举动,让王宝玉心里很难受,他忽然间明白,马晓丽在危难之时的真情流露,才真正反映出她的内心世界。

不管马晓丽曾经对自己表现出如何的亲密或者依恋甚至不舍,也比不过她和程国栋十年的感情。

十年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?即使是一块石头,也会被捂热,更何况是人。王宝玉一声叹息,感叹自己曾经是如何的自负和无知。

马晓丽顾不上其它,抱起紧锁双目的程国栋哭喊道:“国栋,你快醒醒,你不能死啊!我,我不能没有你!”说完头埋在程国栋怀里又哭了起来。

王宝玉叹了口气,帮着马晓丽扶起程国栋,让他伏在马晓丽腿上,照着他的后背猛捶了几拳,只见程国栋哦啊的吐了几口水,微微睁了睁眼睛又闭上了。

马晓丽焦急的问道:“宝玉,他不会有事儿吧?”

王宝玉没好气的拿起船桨,使劲摇起来,明知道程国栋并无大碍,却说道:“呛得水已经清出来了,能不能活过来就靠他的造化了!”

马晓丽听到一脸愁容,她用尽全身力气抱起程国栋,捏住他的鼻子,将嘴唇贴了上去,口对口对程国栋开始了人工呼吸,直到程国栋微微动了动,她才稍稍平静了下来,似乎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,马晓丽忍不住将程国栋抬起来,让他靠在自己的身前,紧紧的搂着他,顾不上自己全身也已经是湿漉漉的了。

“宝玉,谢谢你。”马晓丽一脸泪痕的说道。

“没什么,不管是谁,我都会去救的,你大可不用放在心上。”王宝玉无所谓的说道。

这时,几条小船飞速的靠拢了过来,大家显然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有人落水的事情,还听到了马晓丽的哭声。岸上的沈文成更是焦急万分,不止是因为落水的是镇委书记,而是如果这里淹死了人,对于旅游区的发展,无疑会罩上了一个负面的阴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