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42 噩梦连连

542 噩梦连连

王宝玉接过來细细翻看了一阵,大体上还算是满意,不过方案上只是对冬季滑雪旅游规划的比较详细,而夏季却显得很平淡,缺少特色,

“四哥,这个项目书上对滑雪的事情规划的还不错,但我琢磨夏季也要有些好玩的东西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夏天滑草嘛。”侯四呵呵笑道,

“滑草不如滑雪的诱惑大,只能算是一种娱乐。”王宝玉说道,

侯四摸摸光头,说道:“冬天能玩就行了,夏天有啥玩的,咱有的恨不得全国都有了,沒啥稀罕的。”

王宝玉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四哥,赚钱不能偷懒,只是冬天有项目,那夏天的设施维修,人工费什么的岂不是都浪费了,咱的投资在这里摆着呢。”

侯四一听,皱起眉头,说道:“我何尝不知道这个理儿,只是咱北方气候寒冷,夏天也热不到哪里去,搞点啥好呢。”

王宝玉呵呵笑道:“四哥,我有一个大胆的建议,咱们不如建设的有特色一些。”

“兄弟你快说,四哥都听你的。”侯四眼睛一亮,连忙说道,

“我上次去雪峰村,觉得那里的风比较大,不如我们就建设一个风车山庄怎么样。”王宝玉谨慎的提议道,

“风车山庄。”侯四摸着光头,思量了片刻,忽然一拍桌子,兴奋的说道:“好,就建设风车山庄,夏季不光是滑草,还可以观赏各式各样的风车,极具特色,这在全国搞不好也是首例,说不定还可以利用风车发电,节约成本,哎呀,兄弟啊,你这脑瓜别是被如來佛摸过的吧,咋这么开窍呢。”

“嘿嘿,要是四哥同意,那我们下一步的任务就是造势。”王宝玉果断的说道,

“怎么个造势法。”侯四问道,

“上回《平川日报》的记者廖展鹏说他跟《经济发展时讯》的记者认识,我们就先在这里打开突破口,先利用媒体在全国造成一定影响,这样就不怕沒人來参与投资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好,我马上就联系这个廖展鹏,他娘的,老子一定要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來。”侯四小眼放光,兴奋有些手舞足蹈,仿佛美好的前程就摆在眼前,

跟侯四又聊了一会儿,简单吃过午饭,王宝玉就匆匆赶回办公室办公了,又是一个新的旅游项目摆在面前,一时间又让他踌躇满志,

如果说上一个神石旅游开发区纯粹是为了政府办事儿,为了当地的老百姓,那么现在这个雪峰旅游开发区,则跟自己又莫大的关系,只要是侯四赚了钱,大河淌水,小河常流,自己也不会缺了钱花,这件事儿一定要干的轰轰烈烈才行,

正当王宝玉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,传來了阵阵敲门声,王宝玉开门一看,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孟耀辉,不过看起來精神似乎很疲惫,

“孟专员大驾光临,有何指教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王宝玉,你不够意思。”孟耀辉说着,硬是闯进了屋里,大模大样的坐在了沙发上,

“此话怎讲。”王宝玉不明所以然的问道,

“去考察积雪峰,我也跟着去了,有了功劳,怎么也不算我一份。”孟耀辉晃荡着腿,嘿嘿笑道,

“你呀,功利心太重,这是政府的事情,如果你愿意干,不如我就把开发区主任一职给你做,到时候干不好,可别怪我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脸色不好看,

“瞧瞧你,跟孙猴子似地,说变脸就变脸。”孟耀辉说道,又嘿嘿笑着解释道:“我才不干呢,现在溜溜达达的日子多自在。”

“那你就有屁快放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,

“唉,说话还是那么粗鲁。”孟耀辉叹气的说道,从兜里掏出了一沓相片,扔给王宝玉说道:“王宝玉,把洗相片的钱给报了吧。”

王宝玉拿过相片看了一旁,先是皱眉头,忽然哈哈大笑道:“孟专员,你这也叫相片,瞧瞧,把我的光辉形象照成什么样子。”

照片上的王宝玉,不是歪头歪脑,就是缩手缩脖,沒有一张是好看的,

“看出來沒有,你平时就是这副样子,以后别总说自己是帅哥,知道帅哥长什么样子,看这里。”孟耀辉哈哈大笑着,指着自己的鼻子,

王宝玉才懒得看他,大致数了数相片,挑出自己的十几张,问道:“我听说是六毛钱洗一张,给你二十够了吧。”说着,掏出二十块扔给他,

孟耀辉瞪了王宝玉一眼,说道:“我又不是开相馆的,要你那俩臭钱干嘛。”

“孟专员,到底有什么事儿,张口就要相片钱,给你钱又不要,到底干啥,快点说,我很忙。”王宝玉认真的问道,

“王副镇长,我有件事儿想求你。”孟耀辉谨慎的说道,看那样子倒带着几分虔诚,

“听着呢。”王宝玉耐着性子说道,,

“唉,我这个人一向不信那些唯心的东西,尤其是鬼神,可是自从上次从雪峰村回來,整晚做噩梦,吴丽婉的一举一动我到现在都能清晰回忆起來,一点都不像是假的,我觉得我好像真是被女鬼缠身了。”孟耀辉无比郁闷的说道,

王宝玉哈哈大笑,笑得是前仰后合,半天才止住,总不能告诉他,那天发生的就是真的吧,孟耀辉则满脸通红的说道:“王宝玉,你笑个屁,我就觉得吴丽婉身上有股子邪气,你仔细看看她的眼神,空洞无神,明显有问題,我只要白天碰到她,晚上指定做噩梦。”

“我听吴助理说了,你最近总是躲着他走,原來是这档子事儿。”王宝玉恍然大悟的说道,

“王副镇长,我是个唯物主义者,但是最近碰到的一些事儿确实打扰了我的正常生活,让我整日活在一种忧郁之中,长此以往,恐怕会影响工作的,听说你会整那些玄玄乎乎的东西,能不能帮我解决一下。”孟耀辉谨慎的问道,

王宝玉忍住笑,装作神秘的问道:“咋解决啊,让我去除了吴助理身上的邪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