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50 必须解释

550 必须解释

“宝玉,这一次你可是出了大风头。大家都看出来了,孟书记对你最赏识!”迟立财无比羡慕的说道,给王宝玉满满斟了一杯酒。

“没啥,也肯定招来很多的妒忌。”王宝玉一边大口嚼着肉,一边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“这是难免的,也不用考虑那么多,人生能有几回搏。”迟立财说道。

王宝玉觉得迟立财的话说得不无道理,只要自己走得正,凭着良心做事儿,就不用怕鞋歪的事情。况且,该出手时就该出手,否则更待何时?

“宝玉,我敬你一杯,我觉得你还有可能往上爬,搞不好还能到县里来工作。”迟立财举着酒杯说道。

“迟叔,借你吉言,如果我有了出息,一定不忘了迟叔。”王宝玉听得高兴,举起杯一口干了。

“哈哈,你这话迟叔可记下了。只是,宝玉,迟叔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迟立财喝了杯中酒,有些犹豫的问道。

“迟叔说的都是对的,而且还都是为我好的,我听着呢!”王宝玉恭敬的说道。

“迟叔是过来人,我总觉得马晓丽看你的眼神不对,你可要小心。”迟立财谨慎的说道。

“呵呵!我还以为啥事儿呢,这我倒是没发现。她看她的,关我屁事儿!”王宝玉打着哈哈,装作不明白。

“宝玉,你可不能小瞧马晓丽。她能当上农业办主任,那是有后台的,据我分析,这个后台应该是程国栋,程国栋现在是县领导了,更是惹不起,我现在对马晓丽也是格外的客气。”迟立财认真的分析着,脸上还有些得意,觉得自己推理能力非凡。

“他当他的县领导,我做我的副镇长,至于马晓丽,我们只是曾经的同事,啥事儿也没有。大家是井水不犯河水,各过各的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。

“嗯,你明白迟叔的意思就好。咱不管马晓丽心里在打什么算盘,你可千万别上她的当,这个女人既然和程国栋有关联,那就绝对动不得。”迟立财煞有其事的说道,似乎还对以前没有对马晓丽有下手感到庆幸。

王宝玉叹了口气,心道,迟叔啊迟叔,你这话该早说,程国栋的女人我早就动了,还栽了大跟头!但口头却说道:“正常交往,想必程国栋也不会怎样的。”

“程国栋对你还是有想法的,不然他也不会放出风去,说你跟他的女儿已经黄了。”迟立财不无善意的提醒道。

“有这事儿?这个程国栋真是阴险!迟叔,他这是在刻意掩盖这件事儿,我跟他女儿程雪曼现在还处得好好的,不是他想插手就能行的。”王宝玉自信的说道,心里却难免有些隐忧,那天程国栋说女儿已经有男朋友的事情,王宝玉还是记在了心上,不知道是仅仅吓唬下自己,还是确有此事。

迟立财善意的劝解道:“宝玉,天涯何处无芳草,你何必和程国栋的女儿纠缠个没头呢?以他的性格,你将来少不了在这个事儿吃苦头。不如放手,轻装上阵,比带着这个包袱畏手畏脚的强得多。”

王宝玉叹了口气,道:“我也不想淌这趟浑水,只是迟叔,你周围全是眼睛盯着,还不是成天的挂着翠花?程雪曼也是我的翠花,我也放不下。”

“呵呵,既然你有自己的主意,以后小心点就是了。迟叔就是那么一说。”迟立财呵呵笑道,不想再说这个话题,思量着如果王宝玉跟程国栋真的没事儿,自己可就枉做小人了。

两个人闲聊到晚上十点,才回到会议指定的宾馆,迟立财的房间跟王宝玉靠着,而马晓丽跟吴丽婉的房间也相隔不远。

这种情况下,王宝玉是啥心思也没有,决定立刻回房睡觉。到房间里洗了个澡,王宝玉就懒洋洋的躺在大**,准备去见周公他老人家问问自己的婚姻大事。

就在这时,忽然传来了敲门声,谁他娘的这么晚还来打扰?王宝玉不高兴的起身开了房门,却是马晓丽一脸紧张的站在门口。

“晓丽姐,这么晚了,有啥事儿啊?”王宝玉打着哈欠说道。

马晓丽伸出食指嘘了一声,紧张的张望了一下走廊,便像鱼儿一样溜进了王宝玉的房间,随手关上了房门,口中急急的说道:“宝玉,今天有些事儿我必须跟你解释清楚。”

“有啥好解释的?晓丽姐哪天做新娘啊?弟弟可是给你预备了礼金呢!”王宝玉不无醋意的说道。

“结婚?发昏还差不多。”马晓丽不满的说道,又叹口气说道:“你不是也说过要娶我吗?你们男人的话,都是糊弄人的,可是女人偏偏相信。”

王宝玉一时无语,只好跟马晓丽坐在沙发上,表情淡然的问道:“晓丽姐,有啥话就赶紧说吧!叫人看见了,程书记,不,是程局长,又要找本人的麻烦了。”

“宝玉,我知道你对我有想法,但我必须告诉你。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儿,至于当上农业办主任,那确实是程国栋提议的,无非是不想让我跟你再接触。”马晓丽说道。

“嗯!我知道了,还有啥话?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你?”马晓丽见王宝玉并不为之所动,粉脸霎时涨的通红,眼泪打着转转,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。她哽咽的说道:“宝玉,你仔细想想,咱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害过你,更没骗过你。每次程国栋打听你的时候,我都是避重就轻,只挑好听的说。”

“如果你对于他没有任何价值,怎么会让你从一个普通职员直接升为农业办主任?就算是轮,也该是副主任叶连香啊!”王宝玉不屑的讽刺道。

马晓丽眼神立刻暗淡了下来,说道:“宝玉,你不要以为一个农业办主任就怎样了。为了程国栋,十几年来,我一直在基层给他收罗各种信息,放弃了很多次升迁机会。我不敢说自己能力有多强,但是当一个区区的农业办主任也算不得浪费职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