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52 叫不醒

552 叫不醒

他娘的,吴丽婉不会又梦游了吧,而且还梦游进了自己的房间,不是说治好了吗,什么狗屁心理医生,纯粹就是个骗钱的庸医,

从目前的情形看,应该就是这样,那就是吴丽婉梦游症又发作了,王宝玉一时觉得心慌意乱,不是害怕吴丽婉,而是自己的房间里,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马晓丽,

看见吴丽婉睡到了自己的**,王宝玉生怕有人路过门前看到这一幕,只好关上屋门,王宝玉凑到床前,一边晃着吴丽婉,一边喊道:“吴助理,快醒醒,你走错房间了。”

可是,令王宝玉无比郁闷的是,吴丽婉似乎真的睡迷糊了,任凭王宝玉扒拉脑袋推肩膀,就是醒不过來,

王宝玉实在沒有办法,上前捏住吴丽婉的鼻子,然而这招也不管用,十几秒钟后,吴丽婉直直的伸出胳膊把王宝玉推开,吧嗒吧嗒嘴,还变成仰面朝天躺着的姿势,一条大白腿还从睡衣口伸了出來,白的晃眼,诱人想犯错误,

如果屋内沒有马晓丽,又或是王宝玉沒有跟马晓丽刚刚**完毕,他兴许就顺水推舟,搂着吴丽婉睡上一觉,迷迷糊糊的兴许干点出格的事情也不一定,

此时的王宝玉,只想将吴丽婉叫醒,让她快点离开这里,然后让窗帘后的马晓丽也赶紧走,但王宝玉并不是沒有警觉,他也怀疑吴丽婉就是装出來的,如果这样,马晓丽一出來,就会被吴丽婉发现,那样事情就不妙了,

王宝玉叫不醒吴丽婉,一咬牙,使出了杀手锏,伸手就揪住了吴丽婉一只嫩白的耳朵,使劲拧了一下,并且凑到耳边大喊道:“吴助理,着火了,地震了。”

吴丽婉嗷的一声叫,一把就推开了王宝玉,猛然站起身來下了床,冲着窗帘就冲了过來,王宝玉吓坏了,难道说吴丽婉发现了马晓丽,想要把马晓丽揪出來,

吴丽婉睁着无神的眼睛,贴着窗帘而过,躲到了墙角,凄厉而惊恐的喊道:“别打我,别打我,孩子的事情我真是不小心。”

王宝玉看到窗帘不停的微微抖动着,显然马晓丽也被这声音给吓坏了,王宝玉凑过去,在吴丽婉跟前晃了晃手,只见她并沒有任何反应,才确信她依旧还在梦游之中,

“吴助理,沒有人打你,快醒醒。”王宝玉轻声喊道,生怕再激起吴丽婉更强烈的反应,

“真是不怪我,真的是不小心。”吴丽婉带着哭腔说着梦话,缓缓起身,再次躺倒**,又换做了四仰八叉的姿势睡着了,这一次,她的腿分得大大的,王宝玉在微弱的灯光下,甚至能看到吴丽婉连内裤都沒穿,腿间的草生长的确实很茂盛,

他娘的,这该怎么办才好,哎,王宝玉重重的叹了口气,既然吴丽婉是梦游,那就不能强行叫醒她,那样对于梦游患者会有生命危险,

莫不如现在让马晓丽先走,反正吴丽婉也不知道,王宝玉这样琢磨着,小心翼翼的向窗帘处走了过去,想安慰马晓丽几句,让她先离开,这样便能少了一个麻烦,

令王宝玉沒想到的是,他刚走到窗帘跟前,马晓丽也悄悄的探出了脑袋,咚咚咚,又传來了敲门声,吓得马晓丽又缩回头去,

王宝玉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,不会又來人了吧,左看右瞧,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吴丽婉藏身的地方,窗帘后面是不能再藏人了,王宝玉看衣柜倒是又大又宽敞,不如先把吴丽婉藏柜子里比较合适,

说干就干,王宝玉弯腰抱住吴丽婉,换做平时,吴丽婉玉臂拦住王宝玉的脖子,抱起她來倒不是什么费劲的事儿,

然而,死沉死沉,就是形容此刻吴丽婉的,吴丽婉正在熟睡当中,身子软的像沒有骨头似的,绝对不会配合,任凭王宝玉使出吃奶的劲,抱起头顾不上脚,怎么抱也抱不动,急的满头大汗,

咚咚咚,门继续被敲响,王宝玉不敢不开门,万一敲门声惊动了旁边房间里的人,事情就更麻烦了,他只好放下吴丽婉小心的凑到门边,谨慎的问道:“谁啊。”

门外的人不说话,依旧敲着门,王宝玉只好打开门,却只开了一道门缝,只见门前站着的又是一个熟人,还是一个美女,《富宁日报》的记者万芳草,怀中抱着一摞稿纸笑嘻嘻的站在门外,

“芳草,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儿吗。”王宝玉很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,不解的问道,

“快让我进去,给你写的稿子有些地方还需要完善,咱们再商量一下。”万芳草同样谨慎的左顾右盼,生怕被别人发现,

“你就看着写吧,不用商量了,媒体有自主权。”王宝玉并不想让万芳草进來,搪塞的支吾道,

“你是怎么了,快点让我进去,三点前我还要把稿子送到印刷厂去呢,抓紧时间,为了你,我容易吗。”万芳草埋怨的说道,

王宝玉还想说些什么,就在这时,不知道哪个房间的门响了一下,王宝玉不想让人发现这事儿,连忙开了门,将万芳草一把拉了进來,

万芳草好奇的用手抹了一把王宝玉额头上的汗珠,问道:“你锻炼身体呢。”

王宝玉尴尬的笑道:“闲着沒事儿,活动活动身子骨。”

万芳草笑着走进屋,一眼就发现了**的吴丽婉,不高兴的说道:“哟呵,王副镇长金屋藏娇,怪不得不想让本人进來呢。”

“芳草,你千万别误会,她是吴助理,我们沒啥事儿。”王宝玉慌乱的解释道,

万芳草鄙夷的看着一头大汗的王宝玉,不悦的说道:“你要不要接着锻炼身体啊,我要不要先回避。”

“好啊。”王宝玉想都沒想,一口答应道,有误会明天再解释,依目前的混乱情况,万芳草走的越早越好,

然而万芳草却嘟起嘴吧,指着**的人赌气的说道:“我來是正事儿,要走也是她走。”

王宝玉皱着眉头,他实在不明白女人的心思,不是说要走吗,怎么这么快又反悔了,于是轻声说道:“你沒有看见她正在睡觉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