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54 真假梦游

554 真假梦游

目光呆滞,头发凌乱,身穿白色的睡衣,跟传说中的女鬼也差不了多少,王宝玉头皮一阵阵发麻,下意识的将身旁的娇弱女人紧紧抱住,万芳草更是惊恐的一下子埋进了王宝玉的怀里,

“宝玉,吓,吓死我了。”万芳草头都不敢抬,浑身颤抖的说道,

“别怕,她感受不到我们的存在。”王宝玉咕咚咽了下口水,虽然嘴里安慰着万芳草,但自己的一颗心同样咚咚直跳,他眼睛一刻也沒有离开吴丽婉,生怕她有什么危险动作,随时准备自我保护,

只见吴丽婉蹲下身,左手做出握着东西的手势,右手则有节奏的上下移动着,仿佛正在干家务,

“她这是在切菜,大概是做梦进了厨房吧。”王宝玉小心盯着吴丽婉的手势,猜测着说道,

“还好,这里沒有菜刀,否则,我们还真有危险呢。”万芳草稍稍稳了稳神,带着些劫后余生的口吻说道,

“梦游切西瓜的事,那都是传说,不用怕。”王宝玉轻抚着万芳草的秀发,安慰着她,

吴丽婉依旧用无神的眼睛望着搂抱中的两个人,分别作出了切菜,洗菜,倒水,点火等动作,倒是显得很熟练,

有王宝玉在一旁,万芳草的紧张情绪也释放了不少,笑着问道:“她接下來就该给咱们表演吃饭了吧。”

“嘿嘿,说不定是劈柴呢。”王宝玉吓唬道,

万芳草一个激灵,抱住王宝玉不松手,说道:“坏蛋,竟敢吓唬我,要劈也先劈你。”

“嘿嘿,不说别的,你看吴助理这些动作,堪称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,你也要好好学学,这样你将來的老公才疼你。”王宝玉也放松了下來,嘿嘿笑着打趣道,

“去你的,再称职也差不多是个神经病,沒几个男人愿意要的,怎么能跟我相提并论呢。”万芳草不屑的说道,

这时,吴丽婉突然冲着万芳草就走了过來,伸手就要抓她的头发,王宝玉连忙挡在她前面,轻轻将吴丽婉引到一旁,吴丽婉则又重新蹲下,上下搓动起來,

王宝玉舒了口气,道:“咱们都猜错了,吴助理既不是吃饭,也不是劈柴,而是洗衣服呢。”

万芳草拉着王宝玉,不耐烦的说道:“好了,好了,不要再在这里给她当翻译了,咱们还是小心一些吧,不行咱俩就出去,任凭她在这里折腾。”

王宝玉觉得这个建议不错,自己刚才还是太慌乱了,咋就沒想到出去这一点呢,自己一走,说不准马晓丽也能偷着溜出去,只要吴丽婉沒发现,那就万事大吉了,

“对,我们现在就走。”王宝玉答应着,就准备起身,

就在这时,一个意外又发生了,吴丽婉做出了一个双手上下移动的手势,王宝玉准确的判断出,这是在撕菜,可是,吴丽婉却突然抓起茶几上的稿纸,双手一阵上下撕扯,

“不要,你这个疯子。”万芳草惊恐的喊道,顾不上害怕,上前就从吴丽婉手里夺过自己的稿子,

稿件可是万芳草的心血,她不甘心就这样被吴丽婉给毁了,可是已经晚了,辛辛苦苦赶出來的稿件在吴丽婉熟练的撕菜动作下,变得面目全非,

万芳草欲哭无泪,慌乱的捡着茶几上的纸屑,或许是万芳草的喊叫声惊动了吴丽婉,她停止了这一系列的厨房工作,漠然的起身,冲着屋门走去,缓缓打开屋门,回头看了一眼,悄无声息的离开了,

吴丽婉回头的这个姿势,让王宝玉心里陡然一沉,吴丽婉眼神清澈,行动自如,此刻他已经明白,她今晚所有的举动,都是刻意装出來的,她根本就不是梦游,而是想借着梦游跟自己亲近,

但此刻他已经來不及多想了,万芳草捧着碎稿纸,一脸苦闷,有些抓耳挠腮,带着哭腔的埋怨道:“都怪你,都怪你。”

王宝玉颇感冤枉,又不是自己让她來的,但也深知稿件对于记者的重要性,只好劝慰道:“芳草,你快回去,找个胶水,沿着撕开的痕迹,把稿纸粘起來,兴许还有救。”

王宝玉的说法提醒了万芳草,她连忙将稿纸碎片装进了一个纸袋里,起身告别王宝玉,急火火的回去采取补救措施了,

两个女人离开之后,王宝玉长长出了一口气,有一种得到大赦的感觉,不过,马晓丽依旧沒有自己出來,难道说是靠着墙睡着了,

王宝玉回过神來,连忙过去拉开窗帘,只见马晓丽直直的站在那里,已经成了一尊雕塑,

“宝,宝玉,快扶我到**,脚动不了了。”马晓丽使劲用手扒着墙,急切的说道,

王宝玉一阵心疼,用尽力气,将马晓丽整个人抱了起來,小心的放在**,在马晓丽的腿上揉了半天,马晓丽才敢动了动腿脚,埋怨的说道:“宝玉,看你惹下的这些风流债,真是害苦我了,脚又麻又凉,难受死了。”

“晓丽姐,你别误会,这些都是巧合。”王宝玉嘴硬的说道,同时将马晓丽冰凉的小脚丫塞到自己怀里,北方的夏天不比南方,夜间温差还是挺大的,光着脚站在地上这老半天,恐怕都要冻坏了,

“行了,跟我还扯谎,你怎么解释,一个正巧梦游,一个恰好來改稿子,而且都是大半夜,说出去谁信啊。”马晓丽嗔怨的说道,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晓丽姐还不是也凑巧來了嘛,她们和你一样,纯属意外,沒啥稀奇的。”

马晓丽苦笑了下,白了王宝玉一眼说道:“我來是有理由的,不像她们,装疯卖傻,费尽心机,当我看不出來,你倒是和她们一伙,一块儿來忽悠我。”

“别人不信我也沒办法,好姐姐,你总该信我吧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,厚着脸皮又去亲马晓丽,

“我现在终于发现,谁要是嫁给你,那才是真正的灾难呢,有生不完的气,兴许还会有许多庶出的孩子。”马晓丽从王宝玉怀里抽出脚丫,幽怨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