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56 半路程咬金

556 半路程咬金

“吴助理说得对,我赖兴安一定跟着王副镇长好好干。”赖兴安又一次拍着胸脯郑重承诺道。

“诸位放心,我王宝玉绝不会亏待大家的。”王宝玉也保证道,大家也都乐呵呵的各回各屋了。

王宝玉回到办公室正要拿钥匙开门,对门办公室的门打开了,孟耀辉露出半个脑袋,不怀好意的问道:“王副镇长,我怎么看你和吴助理都好像没有睡好?是不是昨天晚上发生了点什么状况?”

王宝玉恼怒的看了孟耀辉一眼,知道这小子又从窗户往外偷看了,于是冷声说道:“你要实在闲的慌,就多鼓捣下你的照相机,好歹也算一技之长。少把精力放在娘们才干的事儿上!”

孟耀辉嘿嘿笑道:“呦,还教育上我了。我可什么都没说,你怎么这么心虚?”

王宝玉正在心烦,没好气的说道:“姓孟的,我没时间听你扯淡!最后一次警告你,以后再敢胡说八道,我立刻放出话去,说那天晚上裸奔变态男就是你!看你怎么收场!”

孟耀辉脸色一变,讪讪的缩回头,嘟囔了一句,“土老帽,一点幽默感都没有!”

王宝玉气哼哼的回到办公室,稍微休息了会儿,电话又响起了,是侯四打来的,说韩镇长晚上过来恒通宾馆,要为开会归来的王宝玉摆宴接风洗尘。

镇长相邀,王宝玉不敢不到,简单收拾下便起身赶往恒通宾馆。还是那个隐秘的房间,虽然自己来的不晚,韩平北和侯四还是早已预备好了饭菜等在那里。

“宝玉兄弟,这一次开会,你可是为咱们清源镇争了光,我先敬你一杯。”韩平北起身异常客气的说道。

“哪里,没有韩大哥的鼎力支持,我王宝玉啥也干不出来,还是要感谢韩大哥才是。”王宝玉同样站起来举杯谦卑的说道。

“咱们自家兄弟还是随意些好,来,我跟着沾个光,共饮同贺!”侯四也起身举杯哈哈笑道。

响亮的碰杯过后,三个人纷纷落座,进入正题。王宝玉当然明白,韩平北请客,绝对不只是单单为了给自己接风,一定有其他的事情商量。

果然不出所料,简单的寒暄之后,韩平北便犹豫的说道:“今天咱们哥仨聚在一起,还有一个情况需要共同商量。”

“韩大哥尽管说。”侯四坐直了身体,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
“雪峰旅游区出了点岔子,情况有些复杂。”韩平北脸色沉闷的说道。

“是不是有人想争这个项目?”王宝玉连忙问道,他料到事情不会一帆风顺,总会有人眼红的。

“宝玉兄弟猜的差不多,化肥厂邓乐发听到了消息,找到了杨书记,说这个项目就应该公开竞标,他也想做这个项目。”韩平北没有隐瞒的说道。

“他娘的,邓乐发不过就是经营了一个传统的化肥厂,在新兴商业上有啥经验?”侯四气愤的说道。

“是这么一个理儿,旅游产业毕竟不同于做农资,他根本没有经验,也没有实力。即使把项目接过去,也会非常吃力。”韩平北赞同的说道。

“邓乐发肯定是看这个项目眼红,来搅浑水的。成了自然是意外收获,即使不成也能恶心恶心咱们。”王宝玉抿了一口酒,蹙眉分析道。

韩平北叹了口气说道:“但邓乐发确实提到了一个敏感问题,那就是公开竞标。他要是和杨书记拿这个做文章,咱们还真没有反对的理由。”

侯四对于雪峰旅游区投入了大量精力,不想美梦还没醒来,半路就杀出个程咬金。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是气愤难当,不高兴的说道:“胳膊拧不过大腿,既然邓乐发有那么大的靠山,当初咋不早说?他要是搅黄了老子的好事儿,我可饶不了他!”

“哎,邓乐发跟杨书记的关系不一般,杨书记还是要考虑他的态度的,这不,杨书记让我来问问,恒通公司究竟有没有实力做这件事儿?”韩平北终于说到了此行的真正目的。

虽然韩平北跟侯四的关系非同一般,当然也期盼一荣俱荣的美事。但是从自己的仕途考虑,他并不想让侯四把项目搞成一团糟,到时候自己不但在人前没有面子,也少了很多说话的权利。毕竟在自己的地界上,不管谁搞活了经济,都是自己的政绩。

“韩大哥,咱们恒通公司也不是盖的,这么大的项目我要是没两把刷子当初也不敢接。这个项目我是立志做到底,谁跟我争,我就不放过他!”侯四恼了,眼露凶光,黑社会老大的本色暴露无遗。

“兄弟,别激动,事态还没到那个地步。”韩平北劝说道,“杨书记因为先前答应了恒通公司做,也没说这个项目再给邓乐发。只是从目前看来,我们要抓紧进度,到时候既成事实,谁也不好再争了。”

“四哥,韩大哥说得对,只要我们一切做的妥妥当当的,他邓乐发也只有干眼馋的份。”王宝玉跟着韩平北劝说着侯四。

“资金我已经准备了一些,这几天就先进行前期的工作。实在不行,先把风车山庄的别墅地基挖了。”侯四有些不甘心的说道。

王宝玉当然明白侯四的心理活动,这件事儿如果说完全用空手套白狼,显然是不可能,也不可行。但投资商没有定下来,就进行前期投资,对于侯四而言,这就意味着很大风险。如果到时候搞不到进一步的投资,可能前期的投入就打了水漂,搞成了一个烂尾项目。

“这样也好,我回去后,就跟杨书记说恒通公司已经投入了建设,不能再更改了。”韩平北赞同的说道。

侯四此时已没有了刚开始时的精气神,端起酒杯,硬挤出一丝笑容说道:“那就劳烦大哥操心了。”

三个人各怀心事的吃喝了一会儿,韩平北就推说有事儿离开了。送走韩平北,侯四不无郁闷的对王宝玉说道:“兄弟,四哥我是白手起家,豁着命的打拼,近二十年才攒了这点家底,你觉得先投入一些稳妥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