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61 魔王施法

561 魔王施法

“这处地方,在积雪峰的背阴处,现在虽然是夏天,但还是寒气很重,濮记者这身衣服可是不行。”易风安善意的提醒道,

“隋主任,能不能给我找一套衣服。”濮玫下定决心要去一探究竟,对身边的隋心美问道,

“沒问題,我这就去找。”隋心美觉得终于有了一个立功的机会,连忙屁颠的离开了,

又吃喝了一会儿,隋心美便抱着自己平时最得意的衣服回來了,由于下午要爬山,大家便散了酒席,濮玫找了个地方换上了隋心美拿來的衣服,王宝玉一看,忍不住笑了,

隋心美的身材跟濮玫实在沒法比,衣服穿在濮玫身上,小了不少,外衣根本扣不上扣子,裤子甚至都露着一截雪白的健美小腿,还好,袜子和运动鞋还穿着合适,即使是这样,濮玫看上去也是精神抖擞,英姿飒爽,非常有活力,

濮玫对这套衣服,似乎并不在意,众人也沒说什么,一行人便向着积雪峰出发了,

向着山顶攀登了两个小时,空气渐渐有了寒意,侯四不由皱起了眉头,像他这种身材,根本不适合爬山,这个时候已经累的小腿肚子发酸,人也是呼哧哧喘个不停,

“兄弟,拉大哥一把。”侯四一头大汗的对王宝玉说道,

王宝玉连忙伸出手,扶住侯四,劝说道:“四哥,你咋的也得坚持坚持,想想咱们的美好未來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“嗯,我就是他娘的奔着钱來的,要不老子才不爬这破山,要來也得叫上几个弟兄,把我抬上去,他娘的,累死我了。”侯四歇歇停停,一路艰难的往上爬,嘴里也沒停止抱怨,

濮玫一直走在队伍的前列,身形矫健,步伐轻盈,看样子平时也是很注重锻炼的,当然,也不乏职业的敏感性,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和期待,

又过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,一行人终于在厉行运的指引下,在一处偏僻的山坳里,找到了传说中的这个地方,

果然,一处小泉眼正咕咚咚的往外冒着水,比较奇怪的是,水并沒有流淌出來,始终保持原有的高度,似乎冒出來,又流了回去,

王宝玉俯身捧了一把,用嘴一品,略带甜味,有些矿泉水的味道,难怪这里长成的鱼味道如此不一样,

“四哥,这应该是一眼矿泉,改天找专家來看看,现在城里人都流行喝矿泉水,兴许是一个发财的机会。”王宝玉对身边的侯四小声提醒道,

“嗯,等濮记者走了,我就马上找來來勘测。”侯四点头说道,脸上还露出了兴奋,身上的疲劳一扫而光,本來只是开发积雪峰旅游,如果再挖出了矿泉水,那可就是意外之喜,就是再爬上一天的山又何妨,

“厉支书,那个困妖怪的地方在哪儿。”濮玫对泉水不感兴趣,却很关心这个神奇的传说,

“就在那个树丛里,冬天再冷,这里的水也从來不结冰。”厉行运指了指远处成片的小树丛,

一行人小心的穿过树丛,果然看见一处几平方米的水塘,里面的水黑黝黝的,似乎看不到底,旁边还立着一个木头牌子,上面警告:“水深危险,请勿靠近。”

易风安在一处地方蹲下身子,伸手到水里摸索着,过了一会,一条粗粗的铁链就被摸了上來,

王宝玉和廖展鹏连忙过去帮忙,几个人拉扯了半天,岸上出现了一大堆铁链子,最后终于停了下來,再也拉不动了,

在这样一处高山之上,有如此一条铁链,难免让人联想翩翩,难道说这下面真的困着一个大魔王,妖魔鬼怪只是古代人传说,王宝玉还是不信,一切沒有搞清楚之前,就不能下定论,

但是,从铁链的长度看來,这个水塘足有几十米深,如果失足下去,后果还真是难以想象,何况这里的水是刺骨的冰寒,

濮玫和廖展鹏作为记者,搞到一条有价值的新闻并不容易,对于这种神秘现象,兴趣极大,立刻兴奋的表态,这条新闻回去之后就发,

此时的王宝玉却冷静了下來,他拱了拱手对两位记者说道:“两位大记者,我觉得,这件事儿还是不要先报道出去,容易引起一些盲目的崇拜或恐慌,还是等政府探测明白再报也不迟,本人承诺,一定会把第一手的新闻给二位。”

听王宝玉这么说,濮玫和廖展鹏也冷静了下來,觉得王宝玉说得有理,便蔫头耷脑的点头答应下來,不往外说这件事儿,等着最终的结果出來,濮玫倒是放低了姿态,一再要求王宝玉务必支持自己的工作,争取首发权,

就在这时,村支书厉行运又说道:“这个地方稀罕的事儿还有一件呢。”

“还有稀罕事儿,快说说看。”濮玫立刻又精神了起來,连忙问道,

“在这里不能大声喊,尤其在这个季节,一大声喊,就**天下雨,老人说惊动了里面困着的魔王,是魔王在施法。”厉行运说道,

王宝玉真是讨厌死了厉行运的这张臭嘴,今天净说这种沒边际的话,可是濮玫却來了兴趣,对廖展鹏说道:“小廖,咱们來试一下。”

廖展鹏不敢不答应,两个人便冲着天空啊啊咿咿的大声喊了起來,足足喊了十分钟,天空依旧晴朗无云,

厉行运颇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也许魔王正在睡觉,大声点才能听到。”

濮玫和廖展鹏清清嗓子,仰着脸又扯开嗓子嗷嗷的喊了起來,喊得是脸红脖子粗,很是卖力,厉行运等人也帮着一块喊了起來,一时间山间回音不断,犹如鬼哭狼嚎一般,听着格外别扭,

王宝玉反正是不喊,看着一伙人的傻样,差点就笑出声來,证实了这件事儿纯属谣传,一行人停止了叫喊,失望的再次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,便开始下山,

可是让王宝玉沒有想到的是,他忽然觉得身上一冷,竟然开始起风了,只见墨色的大块云朵从天际向这边涌了过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