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71 人外有人

571 人外有人

王宝玉还想说点什么,老杨头呵呵笑着接着说道:“小王啊,其实也耽误不了太长时间的,我的情况你也了解,身边也沒个帮忙的,一方又去市里开会了,想來想去,我能指望的人就是你了,所以厚着脸皮给你打个电话。”

“要去哪里。”听老杨头说的可怜,王宝玉虽然不愿意,但还是客气的问道,

“不远,就是平川市,如果你实在沒时间,我就找别人吧。”杨红军说道,

“杨大爷说哪里话,我就是再忙也得抽时间把您交代的事办妥当了,咱们什么时候出发。”老人家平时不求自己什么,王宝玉还是下定决心陪老人家去一趟,

“马上就走。”杨红军拿出了军人的风范,做事不拖拉,

“嗯,我马上就來。”王宝玉说着,放下电话,小琢磨了一下,还是觉得等回來后再跟侯四联系,

王宝玉下楼开车,到了门口,杨红军上了车,两个人便一路向着平川市而去,

路上,杨红军笑呵呵的说道:“小王,听说你发现了女真族的地下宫殿,真希望有生之年我也能去看一看。”

“这个沒问題,您老至少还能再活五十年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也不行了,我最近觉得身体大不如从前,不服老是不行的。”杨红军毫不隐瞒的说道,

“其实人活一世,活的就是一个心态,只要心态年轻,老不老沒问題。”王宝玉不知道如何安慰老人家,胡乱的说着,

“是这么一个理,所以我很喜欢跟你这样的年轻人在一起,让我觉得心态变得年轻不少。”杨红军说道,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杨大爷,我们也得多向你们学习。”

杨红军呵呵笑道:“这个也不准确,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來的,那个时候也是一腔的热血,一股脑的闯劲,也办砸过很多事儿,现在想想,虽然说是当时缺乏点冷静,但是心里却不后悔,毕竟那才是血气方刚啊,人老了就变了,做事儿畏手畏脚,前怕狼,后怕虎,怕來怕去,什么都给耽误了。”

王宝玉总觉得老杨头话里有话,非常有深意,但也沒有追究,随口问道:“杨大爷,您的老战友们还剩下多少了。”说完就后悔了,觉得不应该这么问,这话有给老人家添堵的味道,

“唉,剩下不多了,这几十年來,走了大半儿了,所以,我也想趁着活着,再去看看他们,看一眼少一眼喽。”杨红军不无感叹的说道,

“杨大爷别发愁,只要你高兴,我可以开车陪你逐一去看他们,轮完一圈,咱们再接着看,呵呵。”王宝玉承诺道,

“你是个好孩子,只是我现在也帮不上你什么。”杨红军很坦诚的说道,眼神中还有些落寞,

“我记得书上有一句话,叫做老吾老及人之老,谁都要老的时候,我愿意为您做些事情。”王宝玉同样说得很真诚,

“呵呵,还有下一句呢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我看你们都像是看自己孩子一样,只是,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,一方最近也不知道忙些什么,十天半拉月也不去我那里一趟。”杨红军说道,

“杨书记日理万机,他心里肯定是惦记您的。”王宝玉安慰着说道,心里明白,不管怎样,一定不能说杨一方的不对,

两个人一路闲聊,下午的时候,终于到了平川市,在杨红军的指引下,通过一路打听,终于找到了杨红军老战友的家,

这是一个新建的小区,环境还算是不错,离小区不远,就有一个水波荡漾的人工湖,是个难得的散步去处,出门迎接的同样是一位老人,年龄跟杨红军相仿,看起來精神头倒是不错,只是步履有些不利索,而脸色苍白,眼脸还轻微水肿,显得不太正常,

老战友之间的感情自然不比寻常,杨红军一下车,就立刻过去跟这位老人拥抱起來,口中兴奋的说道:“老孔,你这老小子明明身体不错嘛。”

“哈哈,我要是不这么说,你这个老倔头怎么肯來看我呢。”这位姓孔的老人哈哈大笑,

“身体这么好,用了啥好法子。”杨红军放开了老孔,呵呵笑问,

“我呀,每天早上打太极拳,湖边的小柳树都要我给打弯了,你老小子喝了啥猴尿了,咋看着也这么精神。”老孔头调侃道,

杨红军哈哈大笑道:“你小子就爱瞎胡放屁,我很忙,现在还发挥着余热呢,沒时间锻炼,不像你游手好闲。”

好久,老孔头才从兴奋中回味过來,看到了一直在旁边静静站着的王宝玉,

“小王,过來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杨红军冲着王宝玉招了招手,王宝玉连忙恭敬的上前,老杨军介绍道:“这是老孔,大名孔二愣子,真名孔学礼。”

“孔老您好。”王宝玉客气的上齐握手,

“叫老孔就行,哈哈,这个年轻人长得不错,天庭饱满,目光有神,是个有福气的人。”老人孔学礼一边握手,一边打量着王宝玉道,

王宝玉连忙谦虚的笑了,杨红军嘲讽道:“研究了两天周易就学会给人相面了。”

老孔头自豪的说道:“跟你是说不明白的,像你这种俗人也就整天写点毛笔字,你那猪脑子能看懂这么高深的学问吗。”

杨红军得意的说道:“这你可就大错特错了,我是学不懂,但是我今天带了个高手來和你过招,小王可是这方面的专家,你最好别乱显摆,在年轻人面前丢脸。”

“好啊,真是人外有人,这么年轻就研究古文化,有出息,二位快快请进。”孔学礼恭维了王宝玉一句,将二人迎进了位于一楼的屋里,

这是一个将近一百平的三居室,坐下后,一位矮胖的老太太,连忙端上來茶,杨红军客气的说道:“老孔嫂子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“我们家老孔,可是天天盼着你來啊,不好好招待,他可是要骂我的。”老太太斜楞了孔学礼一眼,笑呵呵的走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