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92 脚踏两只船

592 脚踏两只船

“我说不出口,反正很多亲爱的开头的留言,约她去公园,或者去西餐厅、高档服装店什么的,要沒什么特殊情况的话,对方应该是个有钱人。”娇娇说道,

“会不会是她同学比较亲昵的称呼。”王宝玉自我安慰的又问道,

“王哥,我也是个女孩子,是不是同学,我还是能分出來的,女同学只见虽然肉麻点,但沒几个这么亲密的,不说了,领导來了。”娇娇说着,匆匆放了电话,

王宝玉无比颓废的仰身靠在皮椅上,心中有说不出的郁闷和伤感,眼泪差一点就落下來,自己累死累活的奋斗,还得罪了一大帮人,除了证明自身价值以外,心里惦记的都是那个“千日之约”,每次偷懒的时候,一想到这个目标,自己马上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几乎透支体力的做事儿,可是换來的结果却是背叛,

虽然上次从程国栋嘴里早就听到了这个消息,可是他不信;他去过几次平川市,也感觉出程雪曼的不正常,可是他还是不相信,也许是不愿意相信,可是到了今天,他不能再骗自己了,程雪曼就是有了另外的男朋友,将两个人的千日之约,当成了一场游戏,

程雪曼,我王宝玉哪一点对你不好,王宝玉想不明白,只是忽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黯淡下來,生活变成了一场沒有目标的旅程,

整整一个下午,王宝玉就这样坐着不动,谁來敲门也不开,直到夜色降临,他才到卫生间里洗了脸,拿起电话,打给程雪曼,不管怎么说,他一定要在程雪曼的嘴里听到,她不再爱自己,而是有了另外的心上人,

电话是程雪曼接的,一如往日的甜美声音,仿佛还带着点惊喜:“宝玉,怎么想起來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王宝玉冷笑道:“难道我打电话打扰你了。”

程雪曼咯咯笑道:“沒有,刚刚吃过饭,正闲着呢。”

“最近工作忙,也不知道你过的好不好。”王宝玉努力平静着声音,勉强笑道,

“我挺好的,不用担心,你干工作可要注意休息,别成了一个小老头。”程雪曼呵呵开着玩笑,

“雪曼,我有一件事儿要问你,你要认真的回答我。”王宝玉声音凝重的说道,

“宝玉,发生了什么事儿,你说话的声音不对。”程雪曼似乎有些紧张的问道,

“雪曼,你到底还爱不爱我了。”王宝玉想大声质问,可是话音出口,却变成了窝囊的哽咽,

“爱,我可是一直等着你呢。”程雪曼毫不犹豫的说道,

“雪曼,我对你可是一片真心,你怎么忍心伤害我,爱,被你说的如此随意,难道说爱就这么简单。”王宝玉嘶哑着声音吼道,

“宝玉,你怎么了,你可是从來沒这种语气跟我说话。”程雪曼在电话里慌了神,连忙也大声问道,

“唉,你可以不爱我,我也会伤心,甚至孤独老去。”王宝玉叹息着说道,随即又语气激动起來,“可是,我不愿意让我最爱的人欺骗我,你说,你是不是已经有了男朋友,那我算是什么,一种儿戏,还是你的备选。”

电话那头的程雪曼一下子沒了声音,就这样无言以对的过了漫长的好一会儿,传來了程雪曼嘤嘤的哭泣声,

“唉,还是让你发现了,我向你坦白,我在这里是有一个对象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。”程雪曼不再隐瞒,哭泣着说道,

“雪曼,不用哭了,真希望他能对你好,像我一样的爱你。”王宝玉言不由衷的说道,

“可是我真爱的人是你,宝玉,你能不能听我解释。”程雪曼依旧哭着说,

王宝玉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,他不愿听到程雪曼的哭泣声,这就像是一把刀,在割着他的心,王宝玉忍着怒气说道:“有什么好解释的,我现在累了,不陪你玩脚踏两只船的游戏了。”说完挂断了电话,

王宝玉捂着头刚刚坐下,电话便响了起來,他知道这是程雪曼打來的,呆呆的坐着沒有动,电话就一直这样响着,不知道响了多少次,也不知道响了多久,

王宝玉听着坚持不懈打來的电话声,心头那块柔软又疼了,自己不接电话,雪曼该着急了吧,她心脏不是太好,一着急会不会生病呢,终于忍不住又把电话拿了起來,

电话那头传來程雪曼痛苦的哭泣声,“宝玉,你可吓死我了,我正在想,如果你再不接我电话,我就去找你。”说完又哭了起來,

王宝玉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
“他是我的同学,就是接你电话的那个男生,他父亲是市里的领导。”程雪曼说道,

“恭喜你终于找到了有钱有地位的如意郎君。”王宝玉打断了程雪曼的话,不想再听下去,心中却不甘心的直骂:“他娘的,不就是一个当官的后代吗,老子早晚让你们跪着。”

“宝玉,你别急,听我说完。”程雪曼急急的说道,“我本來不喜欢他,这么做都是为了我爸。”

“呵呵,成为了政治婚姻,有创意。”王宝玉冷笑道,

“我爸听说他在追我,就非逼着我跟他处,他的脾气你也知道,不达目的不罢休,我哪里拗得过我爸爸呀,后來就勉强同意了,在他爸的帮助下,我爸才进了县里。”程雪曼继续说道,

“不错,程书记终于如愿以偿,可喜可贺。”王宝玉说道,心中却充满了仇恨,程国栋,你个狗日的,为了自己的前途,居然连女儿都利用,

“宝玉,我就我爸这么一个亲人,我不能不考虑他的感受。”程雪曼说道,

“程书记有你这样的女儿,也真是前世修來的福气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

“昨天,我们已经分手了,宝玉,你要相信,我是爱你的,我只是为了我爸,利用了他而已。”程雪曼说道,

利用,王宝玉心中一寒,忽然觉得程雪曼变得有些陌生,在这一点上,程雪曼还真是随她父亲程国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