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596 又出绯闻

596 又出绯闻

孟耀辉看起来文质彬彬,其实骨子里很好赌,在县里工作期间,正是因为参赌犯了错误,被贬到了清源镇。当然这个真实原因被隐藏了,大家听到的都是一个含糊的理由,那就是孟耀辉犯了点小错。

而邓乐发此人,除了开化肥厂,还干着另外一个见不得人的暴利勾当,那就是私设地下赌场。

邓乐发自然知道开设赌场是犯法的,但他行事很谨慎,从来不找本地的人来赌博。由于参赌的都是外地人,再加上化肥厂在城郊,并且防范措施也做得十分周密,这么多年,清源镇的人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赌场。

孟耀辉作为政府公职人员,一来二去的,跟邓乐发混熟了,打过几次麻将后,邓乐发便发现了他的毛病,将他拉进了赌场。

吃喝嫖赌抽,被人们称作“五毒”,是有一定道理的,一个人一旦沾染了其中某种或者多种恶习,如果没有超越常人坚定的意志力,一般很难彻底戒掉。

孟耀辉到清源镇这么久,生活总体来说,非常单调乏味,渐渐的忘却了贬职的痛楚,手又开始痒了,在小心参与了几次赌博之后,便开始重操旧业,混入邓乐发的赌场。

邓乐发为了使用好孟耀辉这个棋子,暗地里做了一些手脚,每次都让孟耀辉小赢些钱,这让孟耀辉无比开心,渐渐的就陷了进去,甚至几天不赌,就抓心挠肝,睡不着觉。

所以,一听说邓乐发不让自己玩了,孟耀辉终于挺不住,十分勉强的答应了下来。邓乐发哈哈大笑道:“这就对了嘛!只要咱俩联手,就没有干不成的事儿!”

孟耀辉咧嘴苦笑了下,道:“邓厂长,这回你可把我彻底拉下水了。”

邓乐发不在乎的说道:“孟专员,我已经开始上年纪了,而你不同,正值壮年,做事要的就是魄力。”为了表示诚意,邓乐发还给了孟耀辉两万块钱,接着说道:“这两万块钱,你先拿着用。买个新照相机,剩下的就算是洗照片的费用。”

孟耀辉心里一下子又高兴了起来,相机钱王宝玉已经赔付了,洗照片也花不了几个钱,眨眼功夫自己竟然赚了小两万,因此,贪婪的念头盖过了本该有的冷静和良知,对于下一步的计划,心里更加坚定了起来。

这天清早,王宝玉刚刚起床,祸事就临头了。比大字报更加迅猛的绯闻风波,再次袭击了清源镇政府及大街小巷,王宝玉跟吴丽婉亲热的相片贴的到处都是,一时间卷起了千层浪,久久不能平息。

当相片摆在王宝玉的桌子上,他的脑袋“嗡”的一声就大了,知道事情不妙。自己在柳河镇的时候,虽然被人贴了大字报,但那只是文字上的,查无实据。现在则不同,从照片上自己跟吴丽婉的暧昧动作上看,任凭谁也很难解释清楚。

侯四第一时间就打来了电话,埋怨王宝玉如此的不小心,吴丽婉这个娘们有什么好,为什么非要招惹她?王宝玉一时间还真是有口难辩,只是强调,这是百分之百的陷害,自己绝对没有碰过吴丽婉,还请四哥多多伸出援手。

侯四叹了口气,立刻安排黑道兄弟们去街头巷尾搜集相片,见一张毁一张,争取将影响尽量减少到最小。其实老百姓们只是看热闹,无非把这件事儿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,有王宝玉这样的好干部,闹点绯闻他们根本就不在意,只要为老百姓做实事就行。

吴丽婉虽然生性**,但毕竟是个女人家,显然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无法忍受别人的议论和嘲讽,干脆请了病假不再露面。没想到在家躺了两天,还真窝囊出病来了,又是发烧又是拉肚子的,闹心的很。王宝玉听说后,也没有去看她,这个节骨眼上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,别人的死活就顾不得了。

另外还有一个人更是忍无可忍,甚至到了暴怒的地步。这个人当然是杨一方,他跟吴丽婉的关系,虽然不是什么公开的秘密,可还是有部分人知道的,王宝玉这个做法,不但是对他权威的公开挑战,某种程度上,也是对他的一种侮辱。

清源镇党委立刻召开了紧急办公会,没让王宝玉参加。党委书记杨一方一脸怒气,一边安排人去继续处理掉贴出去的相片,一边通知镇派出所所长李勇,一定要查出这件事儿到底是哪个狗娘养的做的。

当然,会议还有一个议题,那就是如何处理王宝玉和吴丽婉,身为领导干部,做出这种丑事,当然不会不了了之,一定要严惩不贷。

“王副镇长虽然对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一些贡献,工作上也还算是努力,可是,总是在作风上出问题,身为领导干部,跟下属扯不清关系,实在有损我们干部队伍的形象。我提议,立刻将王副镇长免职,以观后效。”杨一方板着脸,毫不客气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场面一时间非常安静,谁也不说话,也不敢说话,一旦言语有失,只怕是殃及池鱼,惹火烧身。

大家低着头,谁也不说话,杨一方恼怒的等了足足有一分钟,问道:“怎么了,平时伶牙俐齿的,这会儿都成哑巴了?”

“我不同意,王副镇长的这件事儿,只是个人作风上的问题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会议室里终于响起了韩平北的声音,而且还表示不同意,脸色也很难看。

不管怎么说,王宝玉毕竟是他提拔上来的领导干部,而且在上任不到一年,就建立了两个厂子和一个旅游开发区,工作成绩无人能比,是他的有力臂膀。就这样被拿下了,他不甘心,同样也不能接受。

这一阶段,杨一方和韩平北的关系,一直不好。主要还是当初在处理雪峰村旅游开发区的事情上产生的隔阂。还有一点,如今的韩平北不同往日,镇长的位置立足已稳,还有了县组织部的后台。而杨一方再过一年多就退居二线,韩平北自然不会像以前那般畏惧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