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07 全是三棵树

607 全是三棵树

钢蛋远远的看着两个人只是说话,并没有行动,看上去王宝玉还很生气,也许是怕他吃亏,连忙从车上下来,向这边疾步走来。

没想到的是,丁全普远远看见了钢蛋,扭头就往家里跑,王宝玉手疾眼快,一把就扯住了他,不解的问道:“丁全普,你跑个屁啊?”

“要打我的人来了。”丁全普惊恐的说道,一边使劲撕扯着。

“谁要打你啊?”王宝玉连忙问道。

“就是被我扯断裤衩带女的他爸爸。”丁全普解释道。

王宝玉顺着丁全普的眼神望去,却是钢蛋,一阵哈哈大笑,说道:“丁全普,你是眼睛睡出毛病了吧!这是我带来的人,他就是钢蛋,根本不是你那个曾经的准岳父。”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丁全普再次扭头仔细一看,果然不是那女孩的父亲,这才稳住身子,擦着汗说道:“长得还真像,吓死我了。”

“别怕,叫钢蛋哥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钢,钢蛋哥。”丁全普点头哈腰的问候着,显然很惧怕身形高大的钢蛋。

钢蛋皱着眉头随意嗯了一声,自己不过三十出头,总不至于看起来像个老头子吧?路上倒听宝玉说了这人有点傻,看样子真是这样。

“丁全普,你现在看到了,就你钢蛋哥这体型,这派头,鬼见了他都被吓跑了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对!钢蛋哥,鬼见愁。”丁全普立刻高兴了,连忙点头哈腰的恭维说道。

“我看见你才发愁呢!”钢蛋忍不住哈哈笑道,显然已经看出来,丁全普不但胆小,脑子还有些问题。

“那咱们就走吧!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那好吧!我去骑自行车。”丁全普转身要回院里。

“骑什么自行车,我的车就在那里。”王宝玉指了指远处,丁全普一看远处的白色路虎,立刻惊讶的腮帮子都要掉下来了。

“丁全普,你发什么花痴啊?”王宝玉看着丁全普傻愣愣的表情,呵呵笑问道。

“王哥,这真是你的车?”丁全普抽了一下嘴角的口水,不敢相信的问道。

“是我的车又咋了?”王宝玉很不解的问道。

“王哥,不,老大,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,收下小弟吧!”丁全普噗通一下跪了下来,一脸虔诚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脸苦笑,但也懒得跟他解释,丁全普显然从车的价值上,看出来王宝玉绝对不是一般人,再加上有钢蛋这样的保镖,认定了王宝玉是黑社会的老大。

“好吧!我答应你,以后你可要听我的。”王宝玉装作很认真的顺势说道。

“一定听老大的吩咐。”丁全普磕了一个头,说道。

王宝玉使了个眼色,钢蛋会意的伸手将丁全普一把拉了起来,姿势有些像老鹰抓小鸡,口中说道:“小丁子,别他娘的磨叽了,老大亲自出面替你摆平冤魂,你好大的面子啊!”

丁全普站稳了身子,呲牙得意的说道:“这都是我命好,遇到了老大,以后再扯断谁的裤衩带,看谁敢动我一根汗毛。”

钢蛋自然没有听过裤衩带的故事,不由好奇的追问根由,丁全普则又重头到尾的讲述了一遍,钢蛋听了笑的几乎都岔了气,难怪他见到自己调头就跑了,原来还有这渊源。

王宝玉没有理他,三个人过去上了车,直奔化肥厂而去。一路上,车上的丁全普兴奋的直搓手,怕脏了车,欠着屁股只坐了个边,翘着兰花指左戳戳,右碰碰,时不时还逮着自己的胳膊乱咬一通,显然做梦也没想到,能够坐上这样的好车。

王宝玉自然把心思都用在了树林里的秘密里,大脑里一直飞速的转个不停,设想着各种方案。钢蛋则是有些忍无可忍,要不是丁全普这人还有些用处,自己真想一脚把他踹出去。

天色已经微微黑了下来,从一路遇到三群两伙的工人可以判断,化肥厂已经下班了,王宝玉觉得这白色路虎车太招摇,就拐到了一条偏僻的小路,绕了个弯,向着化肥厂后面驶去。

路虎车减震性能极佳,即使在颠簸的路面上,也能快速平稳的行驶,丁全普一路赞不绝口。沿着一条村路,在丁全普的指引下,终于绕到了化肥厂的后面。

不想留下车辙痕迹,王宝玉跟钢蛋和丁全普下了车,拿着手电、铁锹和烧纸,步行向着杨树林走去。

天已经彻底黑了,一弯新月的光辉,只能让人朦胧的看见周围的事物,不时一阵疾风掠过树梢,发出呜呜的声音,听起来倒有几分恐怖。

丁全普本来就胆小,不由紧紧跟在钢蛋的后面伸手抓住他的衣角,钢蛋立刻不客气的打开他的手,说道:“丁全普,你个大老爷们跟我屁股后面算个啥啊!”

丁全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有钢蛋哥罩着,当个娘们我也认!”

钢蛋嘲讽的说道:“别管你是爷们还是娘们,离我一米远,听到没有?否则我这拳头可不饶你!”

丁全普只得退后了几步,可是总觉得后勃颈嗖嗖发凉,忍着挨揍的风险,还是死皮赖脸的跟在钢蛋身后,钢蛋对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当做看不见。

王宝玉倒是没在乎,背着手走在前面。不时借着并不明亮的月光,查看着地形。

当一行人靠近杨树林的时候,王宝玉觉得丁全普确实堪称“夯货”无疑,不由直挠头。这片杨树林种植的杨树,不知道是出于美观,还是另有意图,大多数都是三棵树靠近载在一起,而且都非常像,谁知道丁全普说得是那一丛。

“丁全普,你说说看,人到底被埋在什么地方?”王宝玉沉着脸问道。

“老大,这黑灯瞎火的,我也认不清啊,不行明天再来吧!”丁全普说道,腿肚子直打颤,黑天来看一个死人,显然是把他吓坏了。

说起来,丁全普也是个迷糊蛋,约到傍晚来,他就没有想到害怕的这种事儿,现在才想起来,肯定已经晚了。

“小丁子,你他娘的是不是想耍老大啊?”钢蛋黑着脸大嗓门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