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11 谣言四起

611 谣言四起

侯四拍了拍巴掌,服务员立刻进來给李勇换上了一个新杯子,王宝玉觉得李勇既然将话说到这个份上,做人不能太过分,便将如何打错电话,听到丁全普说杀人案件的事儿讲了,但他并沒有说昨晚已经跟钢蛋和丁全普去过那里,只是说目击人丁全普,已经被他在恒通宾馆保护了起來,

“王副镇长,这个人说得话有准吗。”李勇瞪着眼珠子,不敢相信的问道,这种伤天害理的大案,自打他接管清源镇的派出所所长,还是头一次听说,

“我已经掐指算过,丁全普说的那个地方,确实有一个冤魂存在。”王宝玉半真半假的说道,

李勇心里也对王宝玉的话有些怀疑,总觉得他应该是掌握了些什么才和自己说的,但也不好追问,毕竟对于自己还是有利的,

但话又说回來,这件事儿既然是化肥厂的保安干的,势必要牵扯到邓乐发,他虽然跟邓乐发的关系不是多密切,但也不是很差,毕竟中秋春节这一年两季的礼品,邓乐发可从來沒忘过,如果真的跟邓乐发有关系还好,如果沒有,岂不是要得罪了贵人,

看李勇半天沒言语,侯四忍不住说道:“李老弟,该不会怕了邓乐发吧。”

“怎么可能,有了人命案子,谁也兜不住的,别说是像我这样的国家公职人员,就是普通百姓也要勇于挑战恶势力。”李勇被看穿了心思,不由嘴硬的说道,

“李所长,是不是真的,你领着目击人去探查一番不就知道了嘛。”王宝玉不屑的提醒道,这么简单的问題至于愁成这样吗,

“好,那就请王副镇长跟着一同去看看吧。”李勇下定了决心,即使这件事儿不是王宝玉说的,哪怕是一个老百姓报的案,人命关天,那也是要查的,

“李所长,我个人觉得,这件事儿我们还是要秘密进行,否则,一旦传出去,不但打草惊蛇,还容易引起一些误解和猜疑,你怎么看呢。”王宝玉虽然客气,但口气却是十分肯定,

“王副镇长提醒的是,你本來也是我的领导,只要不违反办案制度,我都听你的。”李勇拱手说道,表示他遵守刚才的承诺,不过有了前提条件,一旦出现了问題,肯定还是不会听王宝玉的,

“晚上去了再说吧,李所长最好不要开警车,即使开警车也不要开警报灯,还是保持低调的好。”王宝玉平淡的说道,

李勇也点头答应,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警车能不开就不开,一切都要秘密进行,万一只是一场误会,还省去了跟邓乐发解释,

晚上,李勇带着两个民警,一共三个人,开着个破面包车來了,王宝玉、钢蛋和丁全普恰好也是三个人,同样开着恒通宾馆打杂用的小面包车,在夜色中,两辆小面包车,向着化肥厂北面,犹如两只夜鹰的眼睛,悄悄的行驶了过去,

王宝玉已经严令丁全普千万不要说昨晚已经來过,并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的耐心交代了一番,丁全普当然不敢违抗命令,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宾馆的房间,

沒有任何意外,在丁全普的指引下,夜色之中,两名年轻的公安干警顺利挖到了尸体,身体蜷曲,面目狰狞,嘴巴大张,丁全普少不了躲到远处战战兢兢的控制心跳,就是两个年轻的干警看了也是脸色惨白,只是碍于领导们在场强撑罢了,

李勇一看这具腐尸头也大了,案子倒是不小,关键是不好处理,清源镇派出所沒有冷藏室,尸体总不能放在外面吧,臭气熏天的,想瞒都瞒不住,

更主要的一点是,虽然丁全普说看到的是化肥厂的保安,但却沒有看清脸,再者说了,即使追究到化肥厂,邓乐发还可以反咬一口,说是别人冒充工厂保安,或者丁全普故意陷害也很说,因此,照这样调查下去,还不一定能查到猴年马月呢,

李勇苦巴着脸小心翼翼的问王宝玉:“王副镇长,你说该怎么处理好。”

“李所长,该怎么处理,不是有固定的程序吗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唉,沒法按照程序走,王副镇长,你给出个主意吧。”李勇有些哀求的说道,

“那就不如这样。”王宝玉仔细想了想,将嘴贴到李勇的耳边,小声的说了几句,李勇一听,立刻來了精神,表示这个方案虽然违反程序,但不是不能做,只要能破了案,可以用一些非常手段,

尸体当然再次被埋了回去,两个公安干警倒是干活挺积极,不一会儿就填平了地面,臭气哄哄的,出点力也比抬着回去强,只是这个可怜的家伙,死了也不得安生,

死人不得安生,就要出现怪异之事,这不,只是过了三天,一件让人听起來毛骨悚然的怪事,立刻在清源镇沸沸扬扬的传开了,

有人说,到了晚上,在化肥厂北面的小路上,总是有一个白影,忽隐忽现,经常从路边跳着向小杨树林那边而去,还有人说,只要天一黑,偶尔就会传來男人哀求的嚎叫声,好像挨打了一样,声音听起來非常的瘆人,这事儿越传越玄乎,一时间,沒有人敢往化肥厂北面去了,甚至住在化肥厂周遭几户胆小的,举家搬到亲戚家暂时避邪去了,

这件事儿自然也传到了化肥厂厂长邓乐发的耳朵里,邓乐发何许人也,岂能相信这些鬼魅之说,他当即觉得,这纯粹是妖言惑众,于是晚上就领着一队保安,直奔化肥厂北面而去,

邓乐发等人空跑了一场,守了一个晚上,连个鬼影也沒看见,除了风声,偶尔几声虫鸣鸟叫,哪里有什么男人的哀嚎,正当邓乐发想对外宣布这纯属扯淡的时候,又一个重磅消息传來,说那个鬼影换地方了,就出现在化肥厂的门口不远处,手里还拎着个皮包,但一闪就不见了,

这样一番折腾,人们自然猜疑这个冤魂跟化肥厂有关,邓乐发却來不及对外辟谣,因为他必须要安稳住内部,否则就真的出事儿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