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25 告别

625 告别

如果邓乐发知道了关婷来找他,该做如何的举动?或许将再也藏不住了吧!虽然这个想法十分有价值,可是王宝玉却高兴不起来,利用一个垂死女人达到目的,让人于心不忍。

王宝玉正胡思乱想着,抢救室的门开了,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,颇为遗憾对焦炳的说道:“焦厂长,我们已经尽力了,不会再有什么奇迹了。”

“医生,你是说我媳妇她,已经死了?”焦炳依旧不敢面对现实,哽咽着问道。

“多处内脏受损严重,经过努力抢救,暂时恢复了意识,但只能算做回光返照,挺不了多长时间,随时都有离去的可能。请你节哀,还是尽早安排后事吧!”白大褂的医生说道。

焦炳一听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回过神来,上前摇着医生,硬朗朗的汉子眼泪哗哗的就落了下来,说道:“大夫,不可能的,活生生的人怎么说没就没呢?我刚刚找到她,你不能让她走!大夫,我求求你,再去救救她,花多少钱我都认!需要输血吗,我有!再不就换我的内脏给她!求你一定要救活她!”

焦炳的真情表露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,医生叹了口气,轻轻抽回被焦炳抓住的手臂,说道:“焦厂长,您的心情我们都可以理解。只是时间不多了,与其浪费在无谓的挣扎上,不如进去陪她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。”

焦炳愣在当场,忽然冲进病房,王宝玉跟侯四并没有跟进去,毕竟要留些时间让他们夫妻二人小聚,做最后的诀别,也许从此之后,再无相见之日。

生死之别,总是让人无限伤感,只有当生命即将消逝之时,才能体会到生的可贵和死的无奈,此时的关婷,望着曾经跟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,正满脸泪痕的站在自己的跟前,一时间,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有两行清泪,缓缓的沿着苍白的脸颊,流了下去。

“小婷!”焦炳擦擦眼泪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来到床边,慢慢握住关婷苍白的手,轻声呼唤道。

“炳哥,都是我不好。”关婷面色惨白,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。

“不说这些,你会好起来的。”焦炳劝慰道,不知道是在安慰关婷,还是安慰自己,同时眼泪不争气的又落了下来,只能拿衣袖使劲擦了擦。

“炳哥,我刚才感觉,坠入了黑洞洞的深渊里,真怕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关婷摇了摇头,知道自己已无生的希望,眼神中弥漫着暗淡的色彩。

“你一定要坚强,一定要好起来,我们还有女儿,她需要你啊!”焦炳大声的鼓励道。

“果果,我的果果。炳哥,我是不能照顾她了,你答应我,一定要对她好。”关婷叹着气,直盯着焦炳,仿佛是在哀求一般。

“小婷,这还用说,果果是我的女儿啊!你尽管放心。”焦炳不明白关婷为什么这样说,但还是使劲点着头。

关婷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,似乎心里的担忧已经放了下来,神情变得异常安静,透过窗帘的缝隙,一抹阳光撒入,让屋里里充满暖意。

“炳哥,我走了之后,你一定要找个好女人。”关婷幽幽的说道。

“小婷,在我心中,你永远是最好的。我性子拗,常常惹你生气,其实厂子黄了之后,我是故意打你那一巴掌的,我,我不想你跟着我受罪啊!”焦炳含泪深情的说道,将关婷的手握得紧紧的,他不舍得这个女人,虽然这个女人有很多对不起他的地方,甚至他也明白,关婷对自己柔情有加,却似乎从来没有把心放在自己身上。可是感情就是如此的奇怪,每当焦炳想起关婷曾经跟自己的恩爱,就还是会从心底泛起幸福的感觉。其他的,焦炳都不在乎,他宁愿装傻,只要能每天看到她,他可以忍受一切。

关婷凝望着焦炳,说道:“炳哥,我都知道。我也有私心,想让果果有个正常的家。”说完,关婷轻微咳嗽了下,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。

焦炳连忙制止住她,说道:“小婷,是我对不起你娘俩。你不要再说了,好好休息,争取好起来。”

“不,不会好了,炳哥,你让我说完吧。是我不好,我试过努力的对你……”关婷费力的小声说着,还没说完,只听一阵哗啦的响声,抢救室窗户上的玻璃突然被人打碎了。

一个男人从外面伸手打开窗户上挂钩,手里拿着一把雪亮的尖刀,纵身从窗口跳进了抢救室。

“邓乐发!”焦炳一见此人,不由失声喊出了口。

于此同时,守候在外面的王宝玉和侯四,听到了抢救室里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,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头,连忙冲了进来。

邓乐发手里拿着刀,两眼血红的冲到病床前,他猛抬脚踢在焦炳的胸口上,焦炳措不及防,被一下子踢的摔倒在墙角里,胸口一阵剧痛,差点背过气去。

“小婷……”邓乐发撕心裂肺的喊道,扑到了关婷的病床前,死死搂住了关婷。

“邓乐发,你他娘的想干什么?”焦炳喘着粗气,挣扎的站起身来,大声怒吼道。

“小婷,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,都是我害了你。”邓乐发泣不成声的说道。

已是生命垂危的关婷,被邓乐发这样一抱,呼吸越发的艰难,她努力喘着气,却柔声的说道:“发,别难过,人生终有别离时。”

焦炳见到自己的媳妇被别人抱着,立刻红了眼,立刻冲过来拼命拉邓乐发起来,口中骂道:“你这个狗日的,别碰她。”

邓乐发回头狞笑了一下,猛然起身,将焦炳推到墙上,刀子就横在了焦炳的脖子上,嘿嘿冷笑道:“焦炳,你既然心疼小婷,今天我就让你跟她一起走。”

关婷看到这一切,焦急万分,但做到的只是微微动动手指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生命中的两个男人,最终碰到了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