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35 狐狸窝

635 狐狸窝

夜晚的沥青路,空无一人,王宝玉将车子开得飞快,不到半个小时,就來到了清源镇,王宝玉多了个心眼,觉得还是去恒通宾馆吃饭,那里比较安全,如果去别的地方,说不准被多事儿的人看到,又会传出來自己有了媳妇孩子此类的谣言,

车子停在了宾馆门前,下车后,钱美凤望着“恒通宾馆”几个大字,好奇的问道:“宝玉,这是不是就是春玲工作的地方。”

“是,不过春玲不在这里干了,已经是木耳厂的厂长兼总经理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我跟春玲还是挺投脾气的,要不要让她來一起吃饭。”钱美凤嘻嘻问道,

“还是算了吧,春玲现在挺忙的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你是不是跟她有什么特殊的关系,怕我见到她。”钱美凤问道,

“别沒事儿瞎琢磨。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,“你要想她了,我进去后就叫她过來陪你。”

“算了,我就是那么一说,你还当真了,想找她,改天我自己去。”钱美凤说道,

王宝玉这会儿反应过味來,说道:“美凤姐,我现在跟谁在一起,好像是我的自由吧。”

“不错,是你的自由,但今晚沒有,陪我吃饭,我都快饿死了。”钱美凤不屑的说道,

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恒通宾馆,女服务员们立刻迎了过來,客气的给宝二爷请安,王宝玉板着脸不答腔,只是微微点着头,钱美凤抱着孩子,起初还挺得意,但女服务员多了,还个个描眉画眼的,就露出了一脸的不高兴,

王宝玉领着钱美凤來到一个很别致的小包房里,刚刚坐下,钱美凤就质问道:“宝玉,别告诉我你总來这种地方。”

“美凤姐,又咋了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不解的问道,

“我看这里是个狐狸窝。”钱美凤不高兴的嘟囔道,

王宝玉听着稀罕,哈哈笑了,说道:“狐狸窝,美凤姐,你真是越來越有才了,不过你别让人家听到了,小心给你饭菜里下毒。”

钱美凤冷笑了声,说道:“她们敢,而且我也看出來了,她们的眼睛都在你身上了,谁会在乎我啊。”

“行了,消停吃饭吧。”王宝玉不明白钱美凤哪來这么多的事儿,叫來服务员,准备点菜,

“來一碗红烧肉,最好肥点儿的。”钱美凤丝毫不客气的对服务员说道,

王宝玉一愣,说道:“我不太爱吃肥的了。”

钱美凤指着自己鼻子说道:“我吃。”

“美凤,你以前可是从來不吃肥肉的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让你两个月不吃肉,路上狗叼着一块骨头,你恨不得都想跟它抢。”钱美凤不满的说道,

王宝玉呵呵直笑,对服务员吩咐道:“好吧,告诉掌勺大师傅,做一道上好的红烧肉來。”

宝二爷的吩咐,服务员自然不敢不办,其实恒通宾馆的菜单上,根本沒有这道菜,沒过一会儿,好几个菜就上了桌,美凤也不客气,一边抱着孩子,一边大吃起來,专拣菜里的肉吃,还不时往多多的小嘴里塞上一小块,

王宝玉现在的饭量不大,加上晚上跟墙上的无相大师生了气,只是简单吃了一点儿,就觉得饱了,

“宝玉,这么快就吃饱了。”钱美凤一边起劲的嚼着,一边问道,

“沒胃口,你多吃点儿吧,不用替我担心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,

“你吃多吃少关我啥事,赶紧抱着孩子。”钱美凤沒有征求王宝玉的同意,起身将多多递了过來,王宝玉只好无奈的接过多多,在地上晃悠着哄着,钱美凤则高兴的放开肚皮吃了起來,

红烧肉需要一些时间,半个小时后,才上了桌,浓浓的酱糖色,肉块上泛着光泽,挺诱人的,钱美凤毫不犹豫的夹了一大块肥肉,嘴角流油的吃了起來,样子很是不雅,

王宝玉看着咯咯直乐,从來沒看见美凤如此贪吃的样子,钱美凤则不屑的白了王宝玉一眼,说道:“笑什么,你以前吃肉就是这个样子,我都沒嫌弃你。”

王宝玉正想说什么,忽然感觉胳膊上一热,多多尿了,

“美凤,快接过去,孩子尿了。”王宝玉急忙说道,

“这有啥稀罕的,尿了就给擦擦呗,沒看见我正吃饭呢。”钱美凤毫不在乎的说道,

王宝玉捣鼓了两下,整的多多有些不舒服,咧着小嘴就要哭,王宝玉手忙脚乱的质问道:“你怎么也不记得给垫块介子啥的。”

钱美凤毫不在意的反问道:“那你咋不知道把尿呢。”

王宝玉急了,说道:“我咋知道多多啥时候尿啊。”

看王宝玉不高兴了,钱美凤立刻委屈了起來,说道:“就知道冲我吼,带孩子多不容易,就这一会就烦了,我天天带她说什么了。”

“多多是女孩,不方便嘛。”王宝玉看见钱美凤这样,也不好说什么,心里却是不服气,每次回家,总能听到钱美凤带孩子的抱怨,多辛苦,多不容易,

“就你想得多。”钱美凤放下筷子,起身过來给多多换了个尿布,王宝玉则脱下了已经湿了的衣服,低头才发现,上衣上也沾了一小片尿液,就在这时,传來了敲门声,

“请进。”王宝玉随口喊道,

门慢慢的打开了,孟耀辉出现在门口,一脸笑意,

“孟专员,怎么不拿相机啊。”王宝玉挑衅的说道,

“王副镇长开玩笑,现在太忙,沒时间不玩那个了。”孟耀辉说道,

“我姐,这个嘛,是我外甥女,真是遗憾,如果你带着相机,正好给我们合个影。”王宝玉说道,

孟耀辉笑着对钱美凤客气的说道:“你看,姐來了,也不提前说声。”

钱美凤这才抬起头,看着眼前这个瘦高的陌生男人,不悦的说道:“你比我还老呢,谁是你姐啊。”

孟耀辉一愣,表情很是尴尬,王宝玉则有些得意,悠哉的拿着牙签剔着牙齿,

“王副镇长,你出來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孟耀辉只是踏进了一只脚,看來沒有进來的意思,再说钱美凤也沒有欢迎的架势,于是对王宝玉招手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