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38 涨奶

638 涨奶

钱美凤嗔怪道:“你倒是不下奶,怎么不整天吃草呢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我不就是好奇嘛。”

“你,怎么拿我跟奶牛比,人和牲畜是不一样的。”钱美凤不悦的说道,

王宝玉本來也是想逗她,自然不会追究真正的答案,说道:“以后要吃肉,可以去咱们村上小饭店吃,要不就來清源镇找我,怎么也不能饿着孩子啊,晚上吃饱沒,不够咱们再点些。”

钱美凤摆摆手,说道:“够了,再吃就是浪费,光自己长肉了,油水够了,奶下的就快,你不是女人,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的,不过你可以摸摸,这会儿功夫奶涨的崩崩的。”

钱美凤说着抓过王宝玉的手就往自己胸前放,王宝玉连忙缩了回來,钱美凤露着的白肉肩膀,以及沐浴后的香气,让他总有想犯错误的冲动,不自在的说道:“要沒事儿,我就回去睡觉了。”

“不在这住了。”钱美凤眨巴着眼睛,带着些挑逗的味道,

“不了,你跟多多也好好休息吧。”王宝玉说着,向着门口走去,刚要拉开门,就听钱美凤喊道:“宝玉,等等。”

王宝玉转头一看,立时呆住了,只见钱美凤将毯子系在腰间,**着上半身,像是维纳斯一般,

就在王宝玉发愣的时候,钱美凤两只手使劲在硕大的妈咪袋上一挤,两股奶水立刻喷射了出來,王宝玉猝不及防,一下子被喷了一脸,

王宝玉慌忙擦着脸,恼怒的说道:“美凤,你想干什么。”

钱美凤咯咯直笑,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装什么啊,又不是沒喝过。”

王宝玉上前把钱美凤推到**,又给她盖上被子,警告道:“不许再找事儿了知道吗,否则我立刻派人把你送回去,不信就等着。”

钱美凤缩在被子里咯咯笑道:“急啥,奶水太好也是麻烦事儿,你沒看见多多睡了吗,她晚上要是不吃,我这里就会涨的跟石头似的,很疼,严重了还有可能得乳腺炎,不挤出去能行吗,真是的。”

说完转过身美美的睡了,王宝玉气哼哼的摔门走了,回到房间里,躺在**半天也睡不着,真是有些搞不懂钱美凤这么做是为了什么,难道说想跟自己再续前缘,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当年做姑娘的钱美凤,王宝玉尚且沒看上,更何况现在已经为人母,成为了一名少妇,

唉,算了吧,咋说钱美凤也是干爹干妈的干女儿,再者说钢蛋对自己又忠心耿耿,沒必要跟美凤一般见识,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带着钱美凤又在恒通宾馆里吃了早餐,开着车又买了一些带包装的牛肉干和烧鸡,这才一起重回东风村,

车子还沒到家门口,就看见干妈林召娣正站在门前焦急的张望着,王宝玉不禁心头一酸,昨晚自己跟美凤多多一走,家里肯定是太冷清了,干爹干妈还是惦记着,真不该听她的不回家,

“娘,天冷了,站在这里干什么。”王宝玉停下车,从车窗里对林召娣喊道,

“宝玉,昨晚咋一生气就跑了呢。”林召娣擦着眼泪说道,“娘想开了,不管你爹他信不信,反正娘是不信了。”

王宝玉下了车,拉着林召娣的手说道:“娘,咱不能信那些,只要你相信儿子,儿子一定让你到最美的地方去生活,找到咱们的人间天堂。”

“娘听你的。”林召娣终究是心疼这个从小疼到大的儿子,不想因为这种所谓的信仰,而跟儿子闹得不开心,算是妥协了,

王宝玉很高兴,钱美凤听着也露出笑容,抱着孩子下车说道:“娘,不能信那些,咱们好好过日子才是真的。”

林召娣心疼的过去抱过多多,使劲亲了两口,乐呵呵的回屋哄孩子去了,

虽然干妈表示不再信无相大师,可是情形还是不容乐观,干爹贾正道依旧坚持,还说了一句让王宝玉觉得有些心寒的话,

“儿女是宿债,无债不來,这些都是因果。”贾正道不满林召娣中途改志,在厨房里嘟囔道,

“爹,儿子很敬重您,但在信仰无相大师这个骗子的问題上,儿子是不会支持你的。”王宝玉斩钉截铁的说道,他觉得,在这个问題上,來不得半点含糊,

“信则有,不信则无,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……”贾正道又念叨起《心经》來,

王宝玉很是无奈,心里却是非常恨这个所谓的无相大师,他暗自咬牙,一定要抓住这个狗日的,彻底揭露他的骗局,将他绳之以法,

由于林召娣的改变,贾正道显得人单力薄,执拗不过,只好同意家里分成两个锅,一个锅做肉,一个锅做素,他本人坚持吃素,而且,再也不给别人看风水,说看风水是不得究竟的歪门邪道,

咋说也是将自己养大的干爹,王宝玉虽然对干爹的这种信仰有很大想法,但还是压着性子沒有跟干爹发生冲突,就在中秋节的头一天,王宝玉还是按耐不住,去找迟立财的媳妇李翠苹,必须要跟她说道说道,不能再让干爹在错误的路上继续走下去,

已经要过节了,迟立财家却是大门紧闭,王宝玉一边敲门,一边大声喊道:“翠苹婶子,在家吗,我是宝玉。”

过了好一会儿,胖嘟嘟的李翠苹才走了出來,给王宝玉开了门,乐呵呵的让王宝玉进屋坐,

王宝玉沒有客气,抬脚就进了屋,却感觉屋里烟雾缭绕,如同仙境,原來李翠苹正在焚香参拜无相大师的相片,

“婶子,啥时候认识了这样一位大人物啊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宝玉,你不知道,这可是缘分,沒想到我也能遇到真正的师父。”李翠苹带着骄傲的说道,

“迟叔知道这件事儿吗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知道,他不反对,还说有机会也想见见师父。”李翠苹说道,

王宝玉不信的说道:“迟叔是名国家干部,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呢,别是婶子忽悠我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