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40 阴阳双修

640 阴阳双修

“婶子,就因为这个你就信了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“这也许就是一个骗人的小把戏。”

“宝玉,小瞧婶子了吧,婶子虽然沒有文化,跟着你迟叔这么多年,也多少懂得一些。”李翠苹不高兴的强调道,觉得王宝玉的话有些冒犯了师父,

“除了蚂蚁爬门,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儿。”王宝玉索性踢掉鞋子,盘腿上炕,饶有兴致的听了起來,两只鞋子不偏不倚,全都“供养”在了无相大师的照片前,

王宝玉这个做法,显然是对无相大师的大不敬,不过,李翠苹还是忍了,毕竟今天的王宝玉不同以前,开着百万的车,当着政府干部,背后又有黑道人物,别说是她李翠苹,就是镇里的领导,也不敢得罪王宝玉,

“师父神奇的事情太多了,比如这个佛像,到了晚上,只要一关灯,后面的佛光就亮了。”李翠苹指着无相大师相片脑后的圈圈说道,

王宝玉听着稀奇,下床在照片上用手四处**着,疑问的说道:“难道是涂了什么特殊材质。”

李翠苹再也忍受不了王宝玉的无礼行为,一把把王宝玉拉回炕上,不悦的说道:“宝玉,你要不信就算了,在我家可不能对师父不尊重。”

“好吧,还有什么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满肚子火的重新坐下,继续追问道,

“师父一进屋,就说这屋里有妖孽,他打开门,沒过多久,就看见一个个的闪着白光小火球,顺着门跑了。”李翠苹说得表情很紧张,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,

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你也看见了。”

李翠苹坚定的点点头,说道:“当然看到了,一个接一个的,师父一发功就全跑了,宝玉,这点婶子可以向你保证,绝对是我亲眼看到的。”

王宝玉边听边琢磨,无相大师搞的这套把戏,很像是旧时神汉巫婆用來骗人的手段,李翠苹说得这些神奇现象,他已经分析出了一些眉目,但是沒说,继续又问道:“婶子,还有什么。”

“宝玉,这些还不能够证明师父的大神通吗。”李翠苹不解的问道,

“我有些感兴趣了,再说一些,说不定我也信了呢。”王宝玉欲擒故纵的笑道,

发展徒弟,那可是有功德的事情,李翠苹立时來了兴趣,啧啧嘴巴,感叹的说道:“师父最神奇的事儿,就是画地为牢。”

画地为牢,王宝玉一听这个词就來了兴趣,这可是传说中的高级巫术,自己研究术士之道也有几年了,只是听说过,还从來沒有亲眼见过,

“婶子,他画了个圈,你进去后就出不來了。”王宝玉颇感兴趣的问道,

“不是我,是蚊子。”李翠苹连忙辩解道,“师父用墨水在地上画了个圈,不一会儿就飞來了一大群蚊子,进到圈里,一动不动,真是神奇。”

操,要这么说,这个“老十一”的法术确实不简单,比灭蚊器都管用,王宝玉猛一听也有些愕然,感觉这手段还真是不可思议,无相大师能忽悠人信他,也不是浪得虚名,于是好奇又问道:“那蚊子怎么处理的,用脚都踩死了。”

“怎么会呢,师父心系众生,说不可杀生,当然是都放了。”李翠苹鄙夷的看了王宝玉一眼说道,

王宝玉倒沒有看到李翠苹翻得白眼,反而注意到她原來脸上的红疙瘩只剩下零星的几个,不禁问道: “婶子,我看你现在皮肤好了许多,是不是因为受了这个大师的特殊恩惠。”

一说到这个,李翠苹不由脸一红,看起來有些像是要熟了的红苹果,只是比最大的苹果的个头还要大几倍,王宝玉善于察言观色,看到李翠苹表情上的变化,不由心中一惊,陡然觉得,无相大师的事情,看起來不止是骗财那么简单,

“师父给我了一些功德水,我每天用來洗脸,现在皮肤可细呢,上次见到你迟叔,他还一个劲夸我呢,要不他能让我认啊,呵呵。”李翠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

“洗脸水在哪呢。”王宝玉问道,

李翠苹可惜的说道:“早就用完了,以前师父在的时候不珍惜,太浪费了。”

“啥味的。”王宝玉追问道,

李翠苹想了想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,半透明的,有点粘稠,洗完脸真的很光滑,还特别清爽舒服。”

“怕是不止洗脸这么简单吧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他不信世上真有返老还童的偏方,如果谁掌握了这个,谁就可以成为世界首富,即使最好的化妆品也不过是掩盖脸上的瑕疵而已,

“那还有啥事儿啊。”李翠苹说话开始遮遮掩掩,似有躲避,

“婶子,你别忘了,我可是会看相的,老实说,你跟大师有沒有特殊的关系。”王宝玉步步紧逼的问道,

李翠苹一时语塞,半晌不说话,这就更证实了王宝玉的猜测,他咳咳嗓子,说道:“婶子,当初迟叔有病,我可是跟谁也沒说过,包括我爹妈,你应该相信我是个嘴严的人,你还有啥不放心的呢。”

“师父曾经最严厉的教训过我们,不能说,说了就要全身烂。”李翠苹非常畏惧的说道,

“不说就算了,我还是走吧。”王宝玉只好又下炕,装模作样的要走,

“唉,师父,弟子对不起你了。”李翠苹叹了口气,很正色的对王宝玉说道:“宝玉,婶子最相信你,你可千万不能说,否则婶子就沒法在东风村混了。”

“你放心,我跟谁也不说,向佛祖老爷子发誓。”王宝玉语气异常肯定的说道,

“凡是达到一定层次的女弟子,师父会亲自跟女弟子阴阳双修,这样修为提升的会很快。”李翠苹终于老实的坦白了,

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,但经过李翠苹这样一说,王宝玉还是惊得差点坐在地上,不由的问道:“婶子,你跟无相大师上炕办那事儿了。”

“是阴阳双修。”李翠苹强调道,似乎这并不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,而是很专业的话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