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42 婚姻自由

642 婚姻自由

王宝玉听了之后,感觉很震惊,原来就是如此简单的小把戏,竟然蒙骗了这么多人。

“付会长,太感谢了,真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!”王宝玉打着哈哈说道。

“王主任,啥时候来市里,咱们小聚一下?共同切磋。”付正礼发出了邀请,听起来还蛮真诚的。

“过几天一定当面感谢付会长。”王宝玉也认真的承诺道。

放下电话,王宝玉立刻决定,事不宜迟,过完明天八月十五,后天再去李翠苹家,揭露无明大师的骗人伎俩。

为此,王宝玉还特意开车去了镇里,买了所需的东西,正好钢蛋也回来过节,便顺便将他也一同接了回来。

路上,王宝玉呵呵笑着问道:“钢蛋,最近有没有去看红红?”

“前天去了一次,刚回来。”钢蛋毫不隐瞒的说道,说完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:“本来我也不想去,冯经理说快过年了,让我去看看,嘿嘿。”

王宝玉也笑了,看来冯春玲对待下属还真是心细如丝,恩威并用,不错。只要不耽误工作,这些自己也是要支持的,随口问道:“红红还好吧?”

“嗯!一切都挺好的,红红还真是做生意的料,嘴巴也甜,这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,都是回头客。”钢蛋抑制不住心里的高兴,谈到红红,脸上始终带着笑。

难得钢蛋跟红红有如此的感情,王宝玉也颇有些感动,随口问道:“钢蛋,你也老大不小了,跟红红有没有啥打算啊?”

钢蛋有些不好意思,一个大老爷们,吭哧了半天才含糊的说道:“还能有啥打算,这么过不挺好的嘛!”

王宝玉笑道:“你倒是不在意,东风村数得着的光棍了,可人家红红是女孩子,岁月不饶人,你还想把人家拖累了?”

钢蛋急了,说道:“我才不会那样呢!宝玉,其实我想跟红红结婚,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王宝玉是曾经极力反对钢蛋跟红红的婚事,原因当然是红红的出身问题,但今天已经不同于往日,两人又是真感情,于是点着头说道:“只要你们考虑好了,我没意见,就是不知道美凤是怎么想的?”

“嘿嘿!我也知道你这边问题不大,关键还是美凤。美凤那边你多替我说说好话,去年过年被田富贵那么一闹腾,咱村人都知道红红的事情了,她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钢蛋嘿嘿笑着,带着些可怜的求着王宝玉。

王宝玉不屑的说道:“长兄如父,你是哥哥,为啥都得听她的啊!自己做主就是了!”

钢蛋笑道:“美凤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上来那牛脾气,谁拉得住?非得吃了亏她才肯回头,要不当初能和你分?”说完,自知失言,连忙住了口。

这话茬提的王宝玉心烦,钢蛋说的对,美凤虽说长自己两岁,但打小就被父母惯坏了,长大后又是哥哥死死的护着,现在更好,有了多多后,在自己家里那是四面威风,好像一切都该着似的,就算是亲闺女也不能这么享受吧?自己一定要挫一挫她的锐气,想到这里,王宝玉说道:“我尽量试试吧,现在婚姻自由,大不了你们先斩后奏!”

“嘿嘿!那倒没必要,我相信你,你准行。”钢蛋十分肯定的说道,话里带着一种不一样的味道。

王宝玉也没多想,笑问道:“钢蛋,准备在哪儿举行婚礼,办婚礼的钱我包了。”

“简单请请家人就行了,我和红红琢磨着,就在红红的店里简单办一下就行了。”钢蛋说道。

王宝玉考虑这样也不错,大不了开车拉着爹妈和美凤去一趟平川市。

钢蛋说想在两个月之后举行婚礼,让王宝玉帮着选个好日子,看样子心里对于自己和红红的未来早就有了打算。

王宝玉掐指推算了半天,觉得阴历十月十八这个日子不错,不但符合民间传统的双日子,还恰逢天合之日,非常适宜动婚。

在这方面,钢蛋完全听从王宝玉的主意,结婚的日子就选在十月十八,钢蛋兴奋的几乎要手舞足蹈,脸上的期望的表情,说明他此刻正陷入到美好生活的向往之中。

王宝玉又钢蛋问结婚之后有什么打算,是不是要去平川市,钢蛋表示,即便是结了婚,也只能保持现在的状况,木耳厂这边暂时脱离不开,等有了机会,再去平川市跟红红一起生活。

钢蛋所言不虚,从目前的情况看,钢蛋在木耳厂,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中层领导,不但收入颇丰,还管着一群工人,活得很滋润,也很有尊严。假如去了平川市,钢蛋恐怕又要回归到从前,给人到工地里当小工。

两个人一边开车一边聊天,快天黑的时候回到了家,一下车,钢蛋就大声喊了起来:“美凤,多多,我回来了。”

王宝玉嘲笑道:“不就是结个婚嘛,别啥都写到脸上!”

钢蛋涨红着脸笑道:“才不是,好多天不见多多,把我这当舅舅的想坏了。”

钱美凤闻声抱着孩子迎了出来,钢兴奋的上前抱过来多多,带着胡茬的大嘴,雨点般的在多多的小嫩脸上亲个不停,起先多多还咯咯笑着,后来被胡茬扎疼了,便哭了起来。

“瞧你,也不知道小心点儿,伸着老脸就亲!”钱美凤嘟囔着将孩子接了过去,回屋喂奶去了。

钢蛋尴尬的直搓手,笑道:“嘿嘿!太长时间不回来了,孩子眼生了。”

“嘿嘿,我比你回来的次数还少,多多见了我也不哭。”王宝玉洋洋得意的嘿嘿笑道。

“你们两个别在外面,快进屋。”林召娣招呼道。

没看见干爹贾正道的身影,王宝玉忍不住问道:“娘,爹去哪儿了?”

“他说自己出去转转,可能是去你翠苹婶子家了吧!”林召娣犹豫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听这茬就来气,大致也猜到了贾正道去干什么,搞不好是过节了,要给无相大师献上一份供养表明心意,只是不知道李翠苹敢不敢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