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44 全票通过

644 全票通过

林召娣心疼的扯着钱美凤坐下,说道:“美凤,这是干啥,有话好好说。你看吓着孩子了,快抱抱!”

钱美凤流着泪,一扭身子,说道:“没爹的孩子,连舅舅都看不起,我不抱,干脆送人得了!”

钢蛋也自知说话伤了钱美凤的心,心疼的抓过妹妹的手打在自己脸上,说道:“妹妹,哥是个粗人,向来不会说话,你可别往心里去!”

钱美凤哭得更起劲了,伤心的说道:“哥,以前就你最护着我,现在为了一个女人就冲我大吼大叫的,以后我还指望谁啊?”

钢蛋难过的说道:“妹妹,哥哥错了,再也不会了。”可钢蛋越这么说,美凤就哭得更起劲了,好像肚子里的冤屈倒不完似的。

王宝玉看钢蛋老是哄不好美凤,一个大男人,低声下气的,倒也可怜,忍不住埋怨道:“美凤,说两句就是了,干嘛这么没完没了的。”

“你才没完没了呢!”钱美凤立刻不哭了,突然冲着王宝玉大吼道,眼睛里全是愤怒!

王宝玉也有些恼羞,说道:“你跟我急个屁啊!钢蛋说的不错,个人管好个人的日子就好了!自己都一塌糊涂,还管别人闲事儿,也不知道你咋想的!”

钱美凤彻底被激怒了,冲着王宝玉骂道:“王宝玉,你个王八蛋!”说完夺过孩子进屋去了。

“你骂谁啊你!”王宝玉恼怒的站起身就要追过去,却被贾正道喝止住,“你给我坐下!美凤心情不好,你别招惹她!”

“爹,我哪里敢惹她啊,你看现在她涨包的,全家人都得看她的脸色,好像都欠她似的!”王宝玉愤愤的说道,平白生了一肚子气,心里窝火的很!

王宝玉刚想坐下,钱美凤抱着孩子又出来了,赌气的说道:“你就是欠我,只要还不完,你就别想消停!”说完一摔帘子又进去了。

王宝玉被钱美凤这么一激,不由火冒三丈,起身从案上拿了把菜刀就追了过去,一边说道:“越说还越上脸了是吧?”

一看这个情形,大家立刻慌了神,不知道王宝玉想干什么,连忙跟着他进了西屋。

王宝玉挥着菜刀,对正坐在炕上的钱美凤说道:“你说吧,我欠你什么,要钱还是要命?要钱你开个价,要是欠你条命,这把刀给你,把我砍了大家都清净!”

说着就往钱美凤身边凑,钱美凤抱着多多,气哼哼的看着王宝玉,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,林召娣急忙拦住他,哭着说道:“儿啊,你这是干啥啊,都是话赶话,别生那么大的气!他爹,你赶紧把刀夺下来啊!”

贾正道不敢含糊,连忙上前夺过了王宝玉手中的菜刀,正当大家乱作一团的时候,一旁的钢蛋突然大吼一声,“你们都听我说两句!”

这嗓子果然管用,大家都静了下来,连多多也不哭闹了,吃着手指头听舅舅说话。钢蛋站好,冲着贾正道夫妇深深鞠了个躬,接着又冲着钱美凤鞠了一躬,钱美凤侧侧身子,转过了脸去。

钢蛋动情的说道:“贾师傅,婶子,妹妹。我钢蛋现在托宝玉的福气,总算是活的有个人样了。不用多说,咱退回五年前说,我钢蛋是个啥?没钱没本事儿,也没爹没娘,三十多岁的人了,没一个姑娘拿正眼看我。”

说到这,钢蛋眼圈一红,掉下了泪珠子,美凤和林召娣忍不住也落下泪来,钢蛋接着说道:“可就是那个时候,人家红红不嫌弃我,还要跟我一起过日子。叔,我不懂佛法,我只想弄明白活法。现在找个媳妇是不难,可是我钢蛋笨,看不出来人家是不是真心对咱,红红对咱好,咱就不能坏良心。过日子不是给别人看的,那是一辈子的事儿,得自己舒服才行!”

王宝玉不由叹了口气,心想,钢蛋说的在理,感情不是梦,是现实的日子,于是也开口说道:“爹娘,美凤,你也别生气了,我也是太冲动了。其实钢蛋和红红他们之间是真感情,红红之前确实迫于生活走了些错路,但是只要她真心改过,想必佛祖也会消去她的业力,是不是,爹?咱们要是同意这门婚事,那不光是给红红一次机会,也是给钢蛋一个机会,让他能过上幸福的日子。”

见大家都没有说话,王宝玉心里明白他们已经动摇了,又趁热打铁的说道:“当然,咱们农村的习俗还是得考虑。要不这样,钢蛋结婚就不在家里摆酒席了,婚后也不往家里来,大家可以在市里或者其他啥地方聚一聚嘛。见不到红红,咱村里的人也就不说啥了。爹,娘,你们看怎样?”

贾正道想了想,明白干涉不了钢蛋的因果,只好说道:“你们看着办吧。”

林召娣也说道:“钢蛋,你这么好的孩子,婶也是不想让你受屈。既然你们高兴,那婶也不能再多事儿了。”

只有钱美凤没表态了,钢蛋紧张的看着妹妹,见她脸依旧沉着脸,于是悄悄推了王宝玉一把,王宝玉会意,上前逗逗多多,说道:“多多真乖,长大以后可不许像妈妈那样这么大脾气,老舅这会儿耳朵还震得嗡嗡响呢,别再是给震聋了。”

钱美凤扑哧一声笑了,破涕为笑的说道:“该干嘛干嘛去,不过我可不参加婚礼!”

钢蛋一听这话,立刻咧着大嘴笑了,自己的婚事终于得到了全票通过,心里激动的恨不得立刻把这好消息告诉红红。

一家人重新坐在一起吃晚饭,吵闹一番的钱美凤,吃得更多了,也许觉得刚才的话伤了王宝玉,钱美凤还给王宝玉夹了一块红烧肉,算是道歉了。

晚饭过后,钢蛋又去菌种基地了,王宝玉跟了出去,秘密吩咐钢蛋,明天晚上一落黑,去完成一个特殊的任务,然后两个人又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的商量了半天。

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王宝玉实在推托不过,还是参加了支书马顺喜和村长张时趣的宴请,一直喝到了月上柳梢头,才带着醉意回到了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