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65 棋子

混世小术士 665 棋子 无忧中文网

“什么?”孟耀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身子一挺,差点把王宝玉摔下來,王宝玉连忙跳下來,一边整理着衣服,一边嘿嘿直乐。

“王宝玉,你早就知道了?你小子耍我!”孟耀辉羞恼的说道。

看见孟耀辉的囧态,韩平北也觉得好笑,转过身乐了,抬头正好看见楼上从窗户里探出的脑袋们,大家似乎喊了口号一般的齐整,脑袋们纷纷快速缩了回去。

“孟镇长,我刚拿到调令,上面写着到县委政策研究室当副主任,我正在犹豫,去还是不去,那个地方可是啥权也沒有,不如当副镇长。”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。

“你懂啥,政策研究室可是出大领导的地方,我叔叔就是从那里提起來的,你小子运气还真好。要让我去,我镇长都不干了!”孟耀辉很惊讶的说道,毕竟他是县政府出來的,对于那里的情况要比镇里的干部更了解。

此时的孟耀辉心里也是暗自后悔,自己这个镇长职务抢的早了,屁股还沒捂热,人家王宝玉就调到县里了,只是不知道自己啥时候也能离开这里。

韩平北一听孟耀辉这么说,心里也是一愣,沒想到王宝玉去的地方,居然是个有发展的部门,连忙改口微笑着说道:“王副主任,今晚我请客,恭喜你高升。”

“那就谢谢韩书记了。”王宝玉拱手致谢,同时对孟耀辉真诚的说道:“孟镇长,今天你能背我,咱们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,以后就是真正的哥们儿,你的事儿就是我王宝玉的事儿,我说到做到。”

孟耀辉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也激动起來,也认真的说道:“有需要我孟耀辉的地方,我也绝不含糊。”

“既然孟镇长跟王主任关系如此亲密,晚上也一同喝酒吧!”韩平北对孟耀辉也发出了邀请,王宝玉点头表示希望孟耀辉参加,孟耀辉当然高兴的答应了,脸上笑得是灿烂如花。

离开了镇政府,王宝玉接着开车去看一个人,就是如今的木耳厂总经理冯春玲。王宝玉觉得自己被停职的这段时间,忙于跟邓乐发争斗,完全忽略了冯春玲的存在,心中多少有一丝的歉疚。

如今要去县里上班了,想到冯春玲,王宝玉感到有些不舍,毕竟这几年,冯春玲就是这样默默的陪着她,召之即來,挥之即去,忠心耿耿,无怨无悔,任凭是谁,也不会不喜欢这样的女人,更何况冯春玲无论个头还是模样,都是出类拔萃的。

來到木耳厂的时候,已经接近中午,王宝玉先是去找钢蛋,让钢蛋过几天回去一趟,家里要去人盖幼儿园,以便看着点儿盖房子的工人,钢蛋满口答应,说一定完成好任务。

來到冯春玲的办公室,王宝玉礼貌的敲了门,里面的冯春玲喊了一声进來,王宝玉沒动弹笑嘻嘻的接着敲门,冯春玲提高嗓门喊了声请进,王宝玉还是沒动,又使劲敲了几下门。里面的冯春玲果然坐不住了,只听一声清脆的高跟鞋声快速向门边走來。

冯春玲皱着眉头过來开了门,就在这一瞬间,王宝玉猛然冲了进來,一把搂住冯春玲,摁倒在沙发上,同时回脚关上了门。

“宝二爷,你干什么,吓我一跳,讨厌。”冯春玲欲拒还迎的娇声说道。

王宝玉不说话,只是狂吻着冯春玲的粉脸,并且顺着粉脸吻到了脖颈上,终于将头埋在那里,不再动弹了。

冯春玲轻抚着王宝玉的头发,哄孩子般温柔的问道:“宝二爷,是不是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?”

好半天,王宝玉才抬起头來,说道:“春玲,我不开心是因为我要去县里工作了,以后再想见你,就沒有现在方便了。”

“宝二爷,要不你跟四爷说说,把我也一起带走吧!”冯春玲脸色黯然的说道,在她的心里,同样舍不得王宝玉的离开。

王宝玉笑着问道:“那你能为了我放下自己辛苦打拼的事业吗?”

冯春玲笑了,说道:“一个女人什么事业不事业的,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,那就是到了县里,我也会找到生路。”

“春玲,我相信你的能力。只是木耳厂这边需要你,暂时怕还不行,春玲,你放心,早晚有一天,我一定要让你在我的身边。”王宝玉吻了冯春玲的额头,无比坚定的说道。

冯春玲说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題,也是让王宝玉最为纠结难言的,表面上,冯春玲是王宝玉的女人,从认识王宝玉开始,她就沒有陪过别的男人。

可是,说到底,冯春玲还是侯四手下的人,不但经营着侯四的工厂,而且,对于侯四的指派,从來都是立刻就办,这其中也包括侯四安排的陪王宝玉。

对于有几次侯四安排冯春玲陪自己过夜,王宝玉嘴上不说,心里却并不高兴,冯春玲是自己的女人,沒有必要让别人來安排陪着自己,这让他觉得,冯春玲像是一个棋子,是侯四跟自己下棋用的。

但考虑到侯四跟自己情同兄弟,王宝玉还是沒有说及此事,不想因为一个女人,伤害了兄弟之间的感情。

“宝二爷,你不用担心,只要你需要我,我会立刻赶到县里陪你的。”冯春玲也认真的说道。

“嗯!我相信。”王宝玉感动的说道,将嘴唇又贴上了冯春玲的樱唇。

冯春玲躲开王宝玉的温热,眼圈有些红了,说道:“宝二爷,虽说在清源镇咱们也不是天天见面,可是一直感觉你就在身边,心里也不那么空落。要是到了县里,似乎一下子就抓不到了似的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那咱们就说好一周或者半月见一次。我呢也多下下力气,争取每次让你吃饱,尽量撑的时间长点!”

冯春玲脸刷的就红了,咯咯笑道:“你真坏,人家见你又不是想那个!”说完两人扭动到了一起。

就在这时,传來了敲门声,两个人这才想起來,是在办公室里,王宝玉连忙坐直了身子,冯春玲则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,回到座位上,喊了声进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