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70 孰重孰轻

混世小术士 670 孰重孰轻 无忧中文网

“春玲,那件事纯属诬陷,你以后千万不能用这个刺激吴丽婉,最好不要见她,她可是个危险的人物。”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,今天冯春玲算是得罪了吴丽婉,吴丽婉可是惹不起的,为了安全,王宝玉有必要提醒自己在意的女人。

“她也配,人老色衰的。”冯春玲撇着嘴说道,“我就是好奇,她咋就盯上宝二爷了呢?”

“她原先是我的助理,现在是副镇长,她得了一种病,需要男人的激素。”王宝玉平静的解释道。

“她这病还真奇怪,想作风好都难。”冯春玲表现的非常鄙视,又呵呵笑道:“要知道她是副镇长,还真应该给她留点面子。”

“你整天在厂子里忙乎,对她不了解也是正常的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,心里却在想,别说你不了解,我跟她上下级关系一年多,还一同出去过两次,也同样是不了解这个女人。

冯春玲拉过被子,盖在了她和王宝玉的身上,又靠了过來,将头枕在王宝玉的臂弯里,显得非常乖巧。

王宝玉一时兴致又起,说道:“春玲,你刚才把吴丽婉给撵走了,害我白白错失一次好机会,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啊?”

冯春玲咯咯笑着,说道:“你要是遗憾,就去追她,可能还來的及。那个老女人可是眼巴眼望的等着宝二爷呢!”

王宝玉听着这话刺耳,一时倒有些愣住了。冯春玲口口声声说吴丽婉是老女人,其实她根本算不上老,和马晓丽一样,三十出头,正是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各方面都很成熟的年纪,也许是因为沒有结婚的缘故,在思想保守的北方小镇里,这个年纪的单身女人格外受人轻视。

如果自己一直这样和冯春玲不明不白的下去,不出几年,冯春玲也会到了那个年龄,是不是也会有年轻的女孩子背后骂她老女人?想到这里,王宝玉有些黯然,心里有种情绪蔓延了整个胸腔,让人酸楚不已。

冯春玲见王宝玉不说话,以为自己的拒绝惹了他不开心,于是凑到王宝玉跟前,轻轻吻了下,柔声说道:“宝二爷,刚才我和你开玩笑的。只是老天不给我机会,否则我会赖在你身边,撵都撵不走。”

王宝玉抚着冯春玲的秀发,轻声说道:“春玲,我知道数你对我最好。今天也是多亏了你,要不我就让吴丽婉占了便宜。”

王宝玉说这话是真诚的,被吴丽婉搀回來的时候,他已经醉的手脚无力,说话更是费劲,吴丽婉脱衣服的时候,他还是迷糊的,后來吴丽婉亲他,摸他的时候,他已经醒了,想到一个精神病女人就在身边,当时还真是被吓了一跳,一下子就醒了酒。

正在苦于沒有好办法退敌的时候,王宝玉忽然感觉身边有另外一个女人,这才想起应该是冯春玲,冯春玲跟吴丽婉吵架,他是知道的,只是装作不知,最后看到冯春玲为难,王宝玉才不得已挺身而出,给冯春玲解了围。

“宝二爷,我跟她吵架的时候,还真有些害怕,怕你生气。”冯春玲用纤手抚着王宝玉的胸脯,话语中带着委屈的味道。

“我怎么会生气呢!在我心中,你的位置很重要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一听王宝玉说这话,冯春玲的脸上立刻泛起了黯然之色,她很清楚自己在王宝玉心中的位置,跟程雪曼沒法比,跟钱美凤也沒法比,甚至跟光头侯四都沒法比。

冯春玲也清楚,王宝玉心里总有个东西比任何人都重要,那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男人对事业对前途的执着,如今这份执着和感情纠缠了一起,而且处于隐蔽之处,但却高于感情,重于感情,几乎是无法动摇的,也许连王宝玉都沒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将來,如果哪个女人能彻底融化了那份固执,将那份执着和感情分割开來,才会全身心的得到王宝玉。如果不能,不管王宝玉的表现如何,每个人都只是他的附属而已。

“只要能有一个位置就行了。”想到这里,冯春玲微微叹了口气说道。

王宝玉不由紧紧搂住了冯春玲,他知道冯春玲的心思,可是他却不能跟冯春玲承诺什么,未來的发展,只能交给冥冥而未知的命运了。

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,两个人沒有再说话,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睡去。早上,冯春玲沒有先走,而是坐在**,静静的看着王宝玉,等着他醒來再道别。

这是一张帅气的脸,经过这几年的仕途上的打磨,已经多了几分坚毅的棱角,越发显得成熟起來,冯春玲就这样看着睡熟中的王宝玉,一阵阵神伤。

自己深爱的这个男人就要到县里去了,这样一來,离那个女人近了,却离自己远了,终有一天,这个男人会彻底走出自己的世界。

想着,想着,冯春玲不禁鼻子一酸,两行泪水涌了出來,伴随着抽泣声,打湿了身前的被子。王宝玉被冯春玲的声音吵醒,一睁开眼睛,就看见冯春玲满是泪痕的脸,心中也是一阵不舍,连忙将起身将冯春玲再次搂在怀里。

“好春玲,不哭啊。”王宝玉心疼的哄着怀中的佳人。

“宝二爷,你走了之后,一定要回來看春玲啊!”冯春玲趴在王宝玉的肩头,嘤嘤的哭了起來。

“春玲,别哭,放心吧!我又不是走太远,一定会常回來陪你的。”王宝玉安慰着冯春玲,

“如果哪一天,宝二爷不需要春玲了,也一定跟春玲说。”冯春玲又如此说道。

王宝玉故意吓唬她道:“你老是哭,弄的我很心烦,我现在就不想要你了。”

冯春玲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,哭的更凶了,说道:“不要就不要,那我就出家当姑子去!”

“春玲,不许说傻话,你知道我是逗你的,我们还要一起看夕阳呢!”王宝玉柔声说道,忽然感觉自己说这句话很不负责任,很自私,自己不可能给冯春玲一个妻子的名分,难道说让她做自己的一辈子的情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