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72 蛙鸣沟

第一卷 乡村风云 672 蛙鸣沟

“蒋大哥,我不瞒你,过几天我就去县委上班了。”王宝玉表情平静的说道,

“去县里了。”蒋春林十分惊讶,这王宝玉刚來清源镇一年,怎么就又走了,敢情这固若金汤的衙门就是王宝玉的家么,

疑惑归疑惑,蒋春林还是赶紧拱手说道:“兄弟,我还真服你,这官越做越大,你说你要是当上了县长,还能搭理大哥吗。”

“大哥说这话就是磕碜我,到啥时候,咱们哥俩关系还是一样的。”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,

蒋春林高兴的问道:“兄弟此话当真。”

王宝玉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吐个涂抹砸个坑,做人说话就得算数。”

蒋春林很高兴,觉得自己跟王宝玉能够成为朋友,也算是真的走运,他激动的站起身來说道:“宝玉兄弟,今天你哪也别去,跟大哥一起,去看看林蛙养殖厂,不能光当甩手掌柜的。”

王宝玉稍微琢磨了一下,觉得去看看也好,另外他还想起了一个人,那就是柳河镇农技站站长韩涛,说起來,韩涛在这件事儿上,可谓是贡献巨大,

“好吧,那就去看看。”王宝玉高兴的答应了,一边跟蒋春林往外走,一边问道:“蒋大哥,韩站长最近怎么样。”

“你是说韩涛啊,他,辞职不干了,现在给咱们当全职的技术员。”蒋春林得意的说道,

王宝玉皱了皱眉头,对于韩涛的举动很不解,咋说韩涛也是正式干部,怎么就不干了呢,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,于是开口问道:“好好的咋也不干了呢。”

蒋春林倒是不在乎,说道:“兄弟,人家搞技术的就是脑子活,凭脑袋赚钱,管在哪里工作呢。”

“也是,蒋大哥,往明处说,韩涛这个人对咱们不错,而私底下说起來,他还是咱们的技术顾问,少了他这生意可转不起來,咱们无论如何也不能亏待了人家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“这一点儿你放心,我正想跟你商量一下,让韩涛也成为咱们的股东之一,这样他的干劲才十足,林蛙养殖的事情也能长久的干下去。”蒋春林用商量的口吻说道,

“呵呵,大哥这脑子也不一般嘛,这么想就对了,我一百个同意。”王宝玉大方的说道,

蒋春林哈哈大笑道:“以前光靠两个膀子打拼,现在我发现脑子赚钱比力气可是多多了,我也得跟你们学着点。”

來到了恒通宾馆的门口,蒋春林盛情邀请王宝玉坐他的车,因为蒋春林终于买了一辆二手的奥迪轿子,花了将近十万,

“兄弟,这沒给你打招呼,大哥就做主买了个车,实在是抱歉,还是这车气派,开起來舒坦,嘿嘿。”蒋春林一边拉开车门让王宝玉上车,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道,

“沒关系,你原來的那辆破吉普,早该退休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蒋春林这种事事跟他打招呼的态度,让王宝玉感觉很不自在,毕竟在养殖林蛙这件事儿上,自己除了出主意,联系路子,其余也沒干什么,

“兄弟放心,财务上的事情,一定不会出问題的,这车算我自己的。”蒋春林说道,

“嗯,我那一份这几年都不会拿,算作再投入吧。”王宝玉也附和的说道,

蒋春林开动车子,一溜烟的向着神石村而去,一边开车还一边陶醉的说道:“宝玉,这好车就是不一样,启动快,省油,不颠,跑得还快,尤其是关车门的时候,你听听那动静,嘭,轻轻一声,真他娘的气派。”

王宝玉不由笑了,自己刚刚开过一百多万的越野车,对车的性能自然了解,不过,他并沒有嘲笑蒋春林,因为,自己认为很平常的事情,也许在别人看來,就是不可思议,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吧,

有一点不得不佩服,蒋春林开车的技术,比王宝玉还是强多了,又快又稳,毕竟是老司机,路上行人不多,蒋春林将车速放到一百二,不到半个小时,就來到了神石村,

自从神石村旅游区建好之后,王宝玉一共來过两次,第一次是來验收项目,遇到了程国栋和马晓丽,结果程国栋落水,闹得很不愉快;第二次來则是陪着投资雪峰村旅游区的企业家游玩,光顾着给别人讲解了,自己都沒有细看过这里的风景,

王宝玉心里琢磨着,这一次不能白來,一定要好好在神石旅游区游玩一番,否则自己一旦到了县里工作,还不知道何时才有功夫再到这里來看看,

轿车减速,但是并沒有停留,穿过神石村,直奔蛙鸣沟而去,绿野林蛙养殖场就坐落在那里,

通过蛙鸣沟的路,是一条村路,虽然是土路,还算是平整,这个季节,村路上基本沒有什么人,显得格外清幽,让人心情也随之安静了下來,蒋春林一路疾驰,很快就把车开到了山脚下,

就在蛙鸣沟之下,简单盖着三间砖房,用來照管山沟里的林蛙,养殖场的牌子,就挂在房门口,

一切开起來很简陋,不过,毕竟只是养殖场,又不是搞旅游,沒有必要太铺张浪费,王宝玉还是很赞成将钱用在刀刃上,

蒋春林停下车,对着屋里大声喊道:“老韩,宝玉兄弟來了。”

韩涛立刻应声走了出來,身上穿着白大褂,看起來精神蛮不错,一看到王宝玉來了,韩涛连忙过來握手,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王副镇长,您过來了。”

“韩站长,好久不见,怎么听说你辞职了呢。”王宝玉一边握手,一边不解的问道,

“这,说來话长,容我以后再向领导汇报。”韩涛说着,跟蒋春林一道,将王宝玉迎进屋,屋内的一切也很简陋,然而简陋却不简单,

王宝玉大致扫了一眼,东西屋各有一铺炕,东屋用作培养林蛙卵,西屋则用來睡觉休息,案台上也整齐的摆放了各种实验器材,可谓是一应俱全,

王宝玉來到了西屋,刚刚坐下,就听见门外传來了一个女人的声音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