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79 不喜欢年轻的

679 不喜欢年轻的

马晓丽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王宝玉这种肆无忌惮的举动,让她一阵心跳加速,她甚至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会喜欢王宝玉这样看似粗鲁的行为。

“晓丽姐,水快放好了,來啊!脱光光。”王宝玉坏笑着对马晓丽说道。

“不嘛!你先洗吧!”马晓丽羞涩的说道,转身就要出去。可是,脚步明显移动的很慢,王宝玉当然明白马晓丽的意思,上前一把拉住她,不由分说,在马晓丽欲拒还迎的挣扎中,很快扒光了马晓丽全身的衣服。

在明亮的灯光下,马晓丽的胴体散发着迷人的光彩,双峰高耸,丘壑纵横,芳草萋萋,小径幽深,皮肤细腻白嫩,光滑柔软,身材曲线玲珑,婀娜多姿。

王宝玉一阵口干舌燥,感觉心中的某股特殊的火,一下子就烧了起來。但他还是猛吞了几口口水,硬是压住了,漫漫长夜,不要急于现在,今晚要和马晓丽快乐的享受一番。

马晓丽踩着台阶,慢慢走近浴池,浸泡在玫瑰花瓣中,更衬托的肌肤如雪,明眸善睐。马晓丽轻轻掬起一汪清水,缓缓浇在脖子上,感叹的说道:“换做以前,只有皇宫里的妃子才能有这种待遇吧?”

一旁的王宝玉也已经麻溜的脱光了衣服,大喊一声:“晓丽姐,朕來了!”说完使劲一蹦,跳进水里。马晓丽一个不留神,被水花溅了个满脸,还沒來及睁开眼睛,身体便被王宝玉紧紧的搂住了。

渐渐的,马晓丽放开了起初的羞涩,潮红着脸颊,大方享受着王宝玉给她带來的一切。温暖、安适、幸福、激动,种种复杂的感情融汇在一起,让马晓丽一时间分不清是梦是真,流下了两行泪水。

“晓丽姐,哭啥啊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宝玉,我从來沒想到,做女人也能如此的幸福。”马晓丽抬头吻了一下王宝玉,眼中含泪的说道。

“瞧你这一惊一乍的,我还以为是生我的气才哭的呢!”王宝玉笑道,双手更加肆无忌惮的抚上了挺立的双峰地带。

仿佛是一股电流通过了马晓丽的身体,她再也无法压抑体内某种原始的冲动,转身猛然抱住了王宝玉,两具身体,就在水中纠缠在了一起。

突然此时,浴室里的电话响了,马晓丽探出头,问道:“谁打的啊?”

王宝玉哪里肯罢休,吻上马晓丽的嘴说道:“管他呢,天王老子打來的,我也不接!”

随着阵阵荡起的水花和娇喘呻吟之声,两具火热的身体**的碰撞在一起,颤抖着奉献着体内的欲望,浴缸中的玫瑰花瓣似乎也不好意思再看下去,纷纷跃出了浴缸,面红耳赤的躺在地上不敢睁眼睛,过了好久好久,浴缸中的鸳鸯才恋恋不舍的分开。

“坏东西,今天真是很厉害。”马晓丽慵懒的躺在王宝玉的怀里,顽皮的点着他的鼻尖说道。

王宝玉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还不是因为晓丽姐太迷人,一会儿再來两次。”

“才不要呢!累死了。”马晓丽坚决的说道,可是心中却不这么想,甚至还在期盼下一次快点再來。

“那就先鸣锣收兵,休养生息,一会儿再战不迟。”王宝玉用戏曲的声音唱道,拉着马晓丽出了浴缸,在淋浴蓬头下面,两个人彼此为对方仔细清洗了一番,这才进了卧室,上床盖好被子。

王宝玉拄着胳膊看着马晓丽,坏笑道:“长夜漫漫,咱们來点啥节目啊?”

马晓丽知道王宝玉的鬼心眼,咯咯笑着缩进被子里,说道:“当然是梦游周公了!”

“啥?我不梦游周公,我要行周公之礼!”王宝玉把手伸进被子里,轻轻挠着马晓丽,惹得马晓丽又是一番娇笑,正当两个人体温再一次提高之时,叮铃铃!床头的电话再次响了起來。

他娘的怎么哪间屋子都有电话啊,烦死了!王宝玉气呼呼的躺在**,马晓丽笑道:“打了好几次,可能真有急事儿呢。”王宝玉想想也是,只好接了起來,仔细一听,原來是罗经理打來的。

“王先生,不知道你在别墅住的还习惯吗?有沒有需要我们做的。”罗经理异常客气的问道。

“还行吧!一切都挺好的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用不用安排服务生去给您送晚饭?”罗经理客气的问道。

王宝玉转头看了一眼马晓丽,马晓丽先是摆摆手,接着做了一个切菜的手势,意思是说自己能做,不用來人。王宝玉呵呵笑了,对罗经理说道:“罗经理,这个也不用了,我要是饿了,可以自己鼓捣做着吃。”

“那,王先生,一个人闷不闷,需不需要找个女孩去陪你?”罗经理犹豫的问道。

“找个女孩陪我,多少钱啊?”王宝玉一听就乐了,不由开起了玩笑。

马晓丽一听,不由羞恼的捶了王宝玉一拳,冲着他瞪起了眼睛。王宝玉也只是开玩笑而已,只听电话那头的罗经理说道:“您是至尊vip用户,一切都免单,保证还是最好的。”

“最好的啊?”王宝玉故意装的有些犹豫,接着调侃道:“能有多好?”刚说完,突然感觉命根被人用手指夹住,生疼,正是马晓丽恼羞的报复。

罗经理不知道如何回答王宝玉,还沒说话,只听王宝玉接着说道:“谢谢了,我这个人口味特殊,不喜欢年轻的女孩子。”王宝玉坏笑着看着马晓丽,同时端起一旁的茶水,咕咚喝了一口,接着又喝了一口,喂进马晓丽的小嘴里。

马晓丽含着甜甜的茶水,脸上娇羞的更像十八岁的女孩子,耳朵也凑到电话边上听。可就在这时,罗经理却吭吭唧唧的说道:“王先生还真是有个性,我今年三十三,如果你不介意,我也可以去陪你。”

王宝玉口中的茶水顿时就喷了出去,马晓丽这口茶虽说沒喷出去,却是咽的急,卡的嗓子生疼,连忙躲到被子里轻轻咳嗽了几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