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82 什么关系

混世小术士 682 什么关系 无忧中文网

自马晓丽雪白的脖颈开始,继而是高耸的胸部,平坦的小腹,一路仔细的按过之后,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的功夫,至此,女孩终于大汗淋漓的给马晓丽按摩完。她拿过毛巾擦着汗,擦完脸还把毛巾擦进乳罩里抹了一把。稍稍停了一小会,女孩说道:“这位先生,该轮到您了。”

王宝玉顿时來了精神,早就等不及了,正要脱了睡衣,到沙发上享受女孩子的按摩,这时,却听马晓丽对女孩说道:“你可以先回去了。”

啊?王宝玉不由吃了一惊,女孩白得了五百块钱,替王宝玉说出了心声,道:“这位先生还沒有按摩呢!”

“我來给他按摩。”马晓丽一字一句的说道,王宝玉如泄了气的皮球,顿时颓废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。

马晓丽麻溜的给女孩填了单子,女孩自然不管这些,少费一份力气谁不愿意啊,于是高高兴兴的穿上外套走了。马晓丽神清气爽的过來,一把搂住王宝玉,咯咯笑道:“宝玉,怎么不开心啊?”

“沒啥不开心的。”王宝玉干笑着说道,难以掩饰脸上的不快,自己刚刚被按摩了几下,就被马晓丽给抢去了,这还不说,还剥夺了自己被按摩的权利,这让王宝玉觉得,女人不能惯着,即使像马晓丽这种知书达理之人,也有过分的时候。

“呵呵,我可是言而有信,说到做到,來。”马晓丽呵呵笑着,将王宝玉推倒在沙发上,解开睡衣,让他趴好,给王宝玉做起了按摩。

马晓丽在王宝玉屁股蛋上轻轻拍了一下,说道:“我可要开始了哦。”

王宝玉喜滋滋的说道:“服务的好,本先生会给你丰厚的小费的。”

有毛不算秃,虽然马晓丽的手艺跟刚才的女孩差了很多,但总比沒有强,一推一拉之间,倒也觉得全身轻松了许多。王宝玉还是开始享受起來,马晓丽倒也尽心尽力,不但手脚齐用,还将嘴唇和整个身体也贴上去按摩,沒过多久,就把王宝玉按摩出火來。

当王宝玉翻过身來的时候,马晓丽毫不犹豫地的跨坐了上去……

屋内,立刻想起了欢快的交响乐,那是马晓丽一浪接一浪的叫声,王宝玉这名老练的钢琴师,再一次奏响了马晓丽**的乐章。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跟马晓丽似乎都意犹未尽,磨叽了好半天才起床穿衣。这种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的生活,是每个人都向往的,尤其是马晓丽,如果能够每天这样跟王宝玉厮混在一起,她宁愿放弃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

“晓丽姐,咱们今晚再來玩,怎么样?”王宝玉在马晓丽的脸颊上,吧唧亲了一口,坏笑着说道。

“嗯!”马晓丽本想说还有一大堆工作呢,但难以抗拒的这种诱惑,还是本能的点头答应了。王宝玉先是小心的探出头,看到外面确实沒有人,这才让马晓丽出來,两个人上了车,直奔神石村村委会而去。

车子行驶到村委会门口,王宝玉和马晓丽双双拉开车门有说有笑的走了出來,突然一辆车快速的驶过來挡在他们面前,车门打开之后,走出了一个熟悉的男人,紧锁的眉头,棱角分明的面容,正是程国栋。

“国栋,你怎么來了?”马晓丽一脸慌张的问道,王宝玉也是倍感意外,程国栋不是调到县里去了吗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神石村呢?

“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打电话也不接,后來我才打听到,你到神石村來了。”程国栋冷冷的质问道。

“我,我昨天回去了,喝酒喝多了,沒听着你的电话。”马晓丽磕磕巴巴的说道。

程国栋不相信的问道:“回去了?几点回去的?”

“九点,也可能是十点,我也记不清楚了。”马晓丽磕磕巴巴的说道。

马晓丽越是慌张,程国栋自然越是怀疑,尤其是马晓丽跟王宝玉在一起,这就更让程国栋无法相信她的话。指着王宝玉,冷声说道:“怎么这么巧,一大早的就和这小子在一起?”

马晓丽看了王宝玉一眼,眼神更虚了,辩解道:“王副镇长正好也來这里视察工作,我事先也不知道。”

“哪有这么多巧合,你是偷着跟这小子胡搞了吧?”程国栋冷笑着说道。

“沒有,胡说什么。”马晓丽言语之中,显得不自信,毕竟昨晚刚刚和王宝玉几度**,这会儿眼睛里还留有几分春意呢。

“程局长,不对,是程主任,您的官变化的太快,我都记不住了。”王宝玉不屑的笑道,又问:“程主任,请问你跟马晓丽同志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是什么关系用不着你小子管。”程国栋嘴唇抽搐着,显然正在压抑着心中的愤怒。

“哈哈,说不明白了?程国栋,老子告诉你,只要你一天不娶马晓丽,你就沒有权利管她的事儿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道。

“小兔崽子,你少给我嚣张,老子早晚要收拾你。”程国栋终于忍不住愤怒的骂道。

王宝玉不屑的说道:“难道我说错了吗?马晓丽是我同事,是我姐,到哪我都敢这么说。那么请问程主任呢?晓丽姐是你什么人?恋人还是爱人,或者是情人?你选哪一个?”

马晓丽听到王宝玉这么发问,心头一酸,眼眶中积满了泪水,强忍着不让它们滑落下來。程国栋冷笑了声说道:“毛都沒长齐呢,整天在老子面前油腔滑调的。人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,你就不怕以后有求到我的那一天?”

程国栋言词犀利刻薄,王宝玉激动之下,也口无遮拦的说道:“你也看看自己有沒有那个能耐,靠着自己的女儿,才爬上去,你这个做父亲的丢不丢人啊?”

王宝玉的话一出口,不但程国栋愣住了,连马晓丽也是吃惊不小,但他们显然都误会了王宝玉的话,以为王宝玉说的是,程国栋靠出卖自己的女儿,才换取了今天的位置。

“小兔崽子,你敢如此侮辱我的女儿,老子要灭了你。”程国栋涨红了脸,咣当一下关上了车门,握紧拳头,冲着王宝玉走了过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