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684 粮产必须稳定

684 粮产必须稳定

程国栋拂袖而去,混乱的场面安稳了下來,马晓丽将皱皱巴巴的纸放进包里,强挤出了一丝笑容,对捂着肿脸的王宝玉埋怨道:“王副镇长,虽然你现在升官到了县里,可是也不能把未來的老丈人不放在眼里啊!”

王宝玉立刻明白,这是马晓丽在转移话題,让在场的人不要把两个人男人之间的斗殴行为,联想到他跟马晓丽的身上,便顺着马晓丽的话说道:“我不就是跟程国栋的女儿吵架了吗?犯得着大老远撵到这里來找邪火,真是有病。”

两个人一唱一和,倒是让在场的人不再胡乱联想,蒋春林过來搂着王宝玉的肩膀呵呵笑着劝慰道:“兄弟,不是大哥说你,这搞对象娶媳妇不只是两个人的事儿,还有对方的家人,这方面你要向我学,你大哥我不说别的,跟老丈人好的,那就是称兄道弟。”

蒋春林的话,立刻引起了一阵大笑,算是彻底缓和了当下的局面,看热闹的见热闹沒了,便自觉的散去,何大壮问道:“马主任,你看今天的调研还进行吗?”

“当然,一切按计划行动。”马晓丽似乎恢复了常态,笑着说道,依旧平日那副干练的形象。可是,熟悉她的王宝玉却看得出來,马晓丽的眉宇之间,刻意隐藏着未知的心事。

“王副镇长要不要一起下去体察一下民情啊?”何大壮客气的问道。

“我就不去了吧!神石村现在也不归我管。”王宝玉推辞道。

“您是县里的领导,这神石村也是县里管辖的,一起去吧!”马晓丽也劝说道,口气也格外的客气,听着就是上下级那么简单的关系而已。

“就是,咱们一起到农户家看看,现在神石村的变化可是大着呢!”蒋春林也说道,大概是看出來王宝玉心情不爽,想用这种方式,让他的心情好起來。

王宝玉终于点头答应了,说实话,他今天也是无事可做,与其呆在村委会或者林蛙养殖厂,还不如四处走走看看。

商量完毕,一行人立刻出发了,按照农户的人员结构和收入情况,分明走访了十几家农户,大部分农户还情况还都不错,一多半都经营着农家乐,收入颇丰;还有一些靠着打工,收入也提高了不少。

但其中的问題也是显而易见的,老百姓忙着做买打工赚钱,便在种地上少下了功夫,甚至还出现了弃耕撂荒的情况,使得神石村今年的粮食产量明显下降了一截,马晓丽正是从数据上看到了问題,才下來调研的。

一圈走下來后,已经是中午了,自然又是好酒好菜的招待着,即便如此,马晓丽还是直言不讳的指出,民以食为天,粮食问題不能松懈,不要因为别的行业赚钱,就放弃了基本农田的种植。言词颇为严肃认真,王宝玉听到心中也是暗自佩服,马晓丽能力不俗,眼光也很精准,总能看透问題。

王宝玉也忍不住插嘴说,做事情不能“黑瞎子掰苞米拿一个扔一个”,粮食产量的稳定,那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儿。

何大壮和朱田力连连点头,说这件事儿坚决要抓到底,这几天就跟兴北集团老总沈文成商量一下,从明年开始,凡是不种地的,坚决不让他们开饭店或者打工。

马晓丽似乎对这种表态并不是太满意,叮嘱道,种地不能用这种强制性的方式,要充分赋予农民长期使用土地的权利,维护好其合法权益,多渠道开展农业经济,以此促进农业和农村发展的稳定,让农民切实得到利益,在此基础上才能确保粮食的增产和农民增收。

何大壮和朱田力自然是不断点头,钢笔在小本本上一刻不停的记录着,写了一页又一页,当第三页笔记快要记录完成时,工作才终于谈完了。

谈完工作,当然又是喝酒,一圈圈敬酒,一次次交杯,直喝得众人面红耳赤,两眼无神,脚步凌乱。王宝玉上午挨了打,心情不爽,酒也喝得无趣,便沒有喝太多,大家当然也不敢过分劝酒。

然而马晓丽却一扫平日的文静,喝的很是开怀,敬酒必喝,蒋春林见状也趁机和马晓丽缠着喝了好几杯,马晓丽倒也不避讳,直喝的蒋春林都有些招架不住才罢休。不仅如此,马晓丽时不时还笑着独自喝几杯。

一顿饭下來,马晓丽明显喝醉了,从她绯红的双颊还有难以睁开的眼皮看,醉得还不轻。王宝玉一旁看的很是惊讶,马晓丽的酒量他是了解的,平时喝酒,喝得再多,也沒看见她醉过,即使喝多,也从沒有失态过,今天尽管是笑声不断,但看她脸上却无半点喜色,这是怎么了?

日暮西陲之时,酒桌终于作鸟兽散场,王宝玉再次开车送马晓丽回去,并且跟蒋春林约定,明天上午先回到这里,再让蒋春林送他回清源镇。

马晓丽迷迷糊糊的上了车,开出不远,王宝玉就忍不住问道:“晓丽姐,你看咱们是回别墅,还是送你回家?”

马晓丽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王宝玉一眼,突然咯咯笑了起來,说道:“你们都太坏了,一个个大男人都有自己的脑子,为什么非得让我做选择?”

王宝玉知道马晓丽喝的不少,便嘿嘿笑道:“这不是尊重晓丽姐的意见嘛!你想去哪咱就去哪?”

马晓丽伸出纤长的手指,点了点沉重的脑袋,含糊的说道:“让我想想再告诉你答案。”想着想着,马晓丽忽然又哭了起來,无比黯然的说道:“宝玉,去哪都一样,咱们的缘分该尽了。”

“晓丽姐,你说这话是啥意思?”王宝玉皱着眉头,不高兴的追问道。

“宝玉,你懂不懂啊!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结果的。”马晓丽声嘶力竭的喊道,声音之大,吓了王宝玉一跳。

马晓丽接着便大哭了起來,王宝玉怎么哄也哄不好,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或许是酒劲上來了,马晓丽靠在车窗上睡了过去,怎么也叫不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