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01 该信谁

混世小术士 701 该信谁 无忧中文网

王宝玉打量着屋里,四处都挂着这名艺术家的画作,画上的鸟儿活灵活现,似乎随着音乐唱了出來。王宝玉忽然发现,音乐不是从录音机里出來的,而是來自于墙角的一台电脑。

“大姐,你还会用电脑呢?”王宝玉走过去四下打量着,很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呀!懂得也不多,平时最多的就是听听歌,再就是用ICQ跟澳洲的儿子视频聊天。”女房东说道。

“这可是高科技,很了不得,大姐走在了时代的前沿。”王宝玉夸赞道,远在万里之遥,竟然能聊天,还真是不可思议。

女房东咯咯笑了起來,说道:“这算什么,都流行好几年了。你这么年轻真该好好学学。”

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:“看着挺难的。”

“不难,我都学会了,何况是你呢。你要是感兴趣,改天我教你。”女房东爽快的说道。

“嗯!我自己也买一台,到时候少不了麻烦大姐。”王宝玉真的对电脑有兴趣,他总觉得这个东西很神奇,如果学会了,一定能派上用场。

“简单的还是沒有问題的,小孩,这么晚回來肚子一定饿了吧?快去吃饭吧!”女房东关切的说道,接着又俯下身子,练了一个一字马,随后又是一个肩倒立。动作缓慢优美,实在是赏心悦目。

看着女房东气定神闲,王宝玉不再打扰,小心关了房门,回到自己的屋里,坐在沙发上,边吃边喝,边看电视,觉得无比畅快,能够找到这样好的房东,让他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错,属于幸运一族的。

酒足饭饱,王宝玉心满意足的躺在**,拿起大哥大,先是给家里的打了个电话,报平安。是钱美凤接的电话,说这几天很忙,侯四安排來几十号人,只花了十天的时候,前面院里的四间大砖房就盖起來了,这会儿,家里人都在那边收拾屋子。

王宝玉说自己已经到了县里,一切都好,勿用挂念。钱美凤说,这段时间忙,等不忙的时候,一定要过去看看,王宝玉刚想拒绝,钱美凤补充道,带着干爹干妈还有多多。

王宝玉只好答应,过來看看也好,毕竟离家远了,不想让两位老人惦记着。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,王宝玉就放下了电话,拿着大哥大,躺在**摆弄了好半天,才鼓起勇气,打给程雪曼。

想一想自己跟程雪曼的这段感情,也真是不平坦,自己跟程国栋闹成这个样子,未來的麻烦肯定少不了,也不知道雪曼会不会因此又受到连累,正想着,电话接通了。

“请问找谁?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生,从不耐烦的声音中能够听出來,似乎刚睡醒。

王宝玉看了一下表,晚上八点多,这么早就睡了?他也沒想太多,客气的问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您休息了,我想找一下程雪曼。”

“她已经不在学校里住了。”女生懒洋洋的说道。

“什么?她怎么沒跟我说,她去了哪里?”王宝玉十分惊讶的问道。

“她在外面租了房子,你是谁啊?跟她什么关系?”女生问道。

“我是她男朋友,请问怎样能联系到她?”王宝玉急忙问道。

“行了吧!你要说是她爸爸我还相信,都说是她的男朋友,我可就不清楚了,不好意思,不知道她的联系方式。”女孩嘲笑般说道,不客气的放了电话。

王宝玉还想再问,却听不到声音,看了看手中的大哥大,气得差点就把这个东西摔了。难道说雪曼有心想跟自己分手,安排同学这样说的?

王宝玉拿起大哥大想再次打过去问个清楚,可又怕如果不是这样惹得雪曼生气,自己和她脆弱的关系岂不是雪上加霜?

程雪曼究竟去了哪里?好好的住校,为什么会出去租房子?王宝玉一时间感觉非常的郁闷,忽然想起了程雪曼还有一个传呼,着急之下,也不考虑那么多,直接打电话到传呼台,找娇娇。

说來也巧,正好娇娇值夜班,一听是王宝玉打來的,娇娇显得有些意外,还有些激动。

“王哥,怎么想起來给我打电话了?”娇娇在电话那头有些撒娇的说道。

“娇娇,还记得我让你查的那个传呼吗?你替我呼她几遍,说我是王宝玉,有重要的事情找她。”王宝玉沒心情跟娇娇闲扯,直截了当的吩咐道。

“好吧!”娇娇悻悻的答应道,又补充了一句:“王哥,钱我攒的差不多了,什么时候还给你?”

“以后再说吧!先替我呼程雪曼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。

等了足足有一个小时,也沒见程雪曼的回复,正当王宝玉急不可耐的想再打给娇娇的时候,床边的大哥大突然响了。

王宝玉接起电话,只听那边传來了程雪曼有些气喘吁吁地声音。

“宝玉,刚才你给我打电话了?”程雪曼问道。

王宝玉沒有回答,冷声问道:“你在哪呢?”

程雪曼惊讶的反问道:“我就在宿舍啊。”

“不对吧,雪曼,我怎么听说你出去租房子了,咋不跟我说一声啊!”王宝玉有些不悦的问道。

程雪曼轻声笑了出來,说道:“傻瓜,我就用宿舍的号给你打的,这个还能有假吗?再说我怎么可能出去租房子,就算能浪费这么多钱,就是学校也不会同意的,现在查的可严了,你真是会想象。”

王宝玉有些不信的问道:“那你那位同学为啥刚才那么跟我说?”

程雪曼咯咯笑了起來,说道:“她呀,是我们宿舍的睡神!要是下午沒课,她都能睡到第二天!呵呵,可能是被你打扰了美梦,跟你开玩笑吧。”

王宝玉追问道:“真的?”

程雪曼有些不高兴的说道:“当然是真的,你为什么总是对我疑神疑鬼的,要不我叫她过來跟你解释一下?”

“算了,沒有那必要。”王宝玉连忙制止她道。

王宝玉有些发愣,怎么感觉刚才的女生也不像是跟自己开玩笑,可是,程雪曼说得也像是真的。可是自己相信的应该是至爱之人,怎么能是陌生寝室女孩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