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07 疑神疑鬼

707 疑神疑鬼

王宝玉卧室摆放的双人床,平时自己也就是睡一侧,可是他发现另外一侧,不但床单有些皱了,床头还摆上了一个枕头,

王宝玉扑棱一下就坐了起來,立刻检查了下财物,一切都完好无损,难道说自己昨天晚上喝多了,不但睡到了另一边,还摆上了一个枕头,

嗯,应该是这样,想到这,王宝玉自嘲的笑了下,伸伸懒腰,然后做了一个深呼吸,照常是一呼一吸,王宝玉精神又高度紧张起來,凭他敏锐的嗅觉,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有些女人的味道,

使劲抓了几下头发,王宝玉喃喃自语:“真是奇怪了,唉,肯定是喝多了,不但记性差了,这鼻子也出了问題。”

“坏人,坏人。”窗外传來了一点红的叫声,王宝玉听着很恼火,这只讨厌的小鸟,好像把“坏人”这两个字当成了口头语,像是时刻提醒王宝玉,如果不跟它搞好关系,它就这样叫下去,

王宝玉从窗户探出头來,正想用拳头威胁鸟笼里的一点红,却看到了另外一幅景象,

女房东用双手托着脸,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,正聚精会神的眺望远方,而远方,已被清晨的雾气遮掩的朦朦胧胧,

从王宝玉这个角度看去,女房东侧脸的轮廓很有型,很美,很欧式,像是维纳斯,尤其是女房东表情,纯真的像少女一般,眼神中满是幻想和希翼,那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的抖动着,可爱至极,

王宝玉不忍心打扰了这幅景象,连忙缩回头來,却不小心被地上的一个小凳子绊倒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

就在王宝玉呲牙咧嘴大呼倒霉的时候,却看见了一物,就扔在床底下,像是一个绣花的红色丝质品,王宝玉小心钻到床底下,伸手捡起來一看,顿时感觉哭笑不得,

这竟然是一条女人的内裤,皱皱软软的,像是还沒有洗过,最有特点的是,背面印了一只小鸟,穿着这种款式内裤的女人也不怕被鸟啄了屁股,当然,不用想也能猜到,这一定是女房东的,只是,女房东为什么要把内裤放到自己的床底下,

引诱自己,王宝玉直摇头,不可能,如果女房东有这个心思,完全可以采用更直接的方法,那究竟是为什么,

不过,也有另外一种可能,那就是这条内裤早就存在了,只是自己不善于打扫卫生,沒看到罢了,王宝玉琢磨了半天,还是将红内裤又放了回去,如果现在自己拿着内裤去找女房东问个究竟,肯定要破坏这來之不易的安定团结,为了保持局面,王宝玉决定,忍了,

洗脸刷牙过后,靠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早间新闻,女房东的早餐如期而至,王宝玉吃过早饭,开车去上班了,临行时嘱咐女房东,昨晚的饭菜可以放冰箱里,留着今晚吃,剩菜更有味道,

经过了两天的适应,王宝玉觉得四个人一个屋,并不是那么难受,相反,还很热闹,再说,有三个“副主任秘书”照顾自己,这日子是很滋润的,

时光不能虚度,更何况从县长孙大成的嘴里,能够听出來,他对自己将來的去向,是有打算的,对于张存志让自己参加旅游经验交流会的事情,王宝玉更是不敢忘,趁着这两天沒事儿,及早写出來,省得到时候准备不足,再手忙脚乱的,

写了一天,终于有了初稿,王宝玉不在乎的将稿件交给同屋的三人,论起写稿子,改文章,王宝玉相信这些人一定比自己要强,三个人也一口答应下來,决定集合众人的智慧,坚决为王宝玉写出一篇高质量的文章,

王宝玉当然很高兴,承诺大家如果写的好,自己还会请客的,于是办公室里又是一番其乐融融的场景,

晚上,王宝玉按时回家,进屋之后,果然看见女房东将菜热了,摆在茶几上,王宝玉并不急着吃饭,而是立刻进屋趴下看床底,不出所料,红内裤已经不见了,

难道说女房东到自己屋里來换内裤,王宝玉觉得奇怪,一想起今天早晨感觉到怪异,他甚至有些怀疑,女房东晚上來过自己房里,虽然这种推理不合常规,但经历过吴丽婉事件之后,王宝玉觉得这个世界太大,啥样人都有,

一想到自己睡着之后,屋内有一个女人在游荡,他就不禁有些毛骨悚然,女房东独守空房,行为又有些怪异,别是和吴丽婉有同样的毛病,自己不会这么悲催吧,

不行,今晚还是要插好门,有备无患,安全第一,王宝玉这样想着,到客厅里吃晚饭,然后又洗了澡,无聊的看了一会儿电视,插好了屋门,放心的上床睡觉了,

鸟闹钟总是那样的准时,一到清晨便响了起來,到底改了王宝玉在恒通宾馆时养成的睡懒觉习惯,女房东还是热情的送來了早饭,只是在开门的时候,王宝玉注意到,女房东的眼神下意识地瞟了瞟门上的插销,

王宝玉心里嘿嘿直乐,越发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,只见女房东很沒有精神,一头营养有光泽的长发松松的盘在脖子后面,即使这样,看上去也像是电影里演的外国贵妇人,

王宝玉也见过李翠苹这么盘过头,只是她头发稀疏,盘起來就跟脑袋后面长了个瘤子似的,自打她信了无相这个骗子,这个瘤子似的发髻也盘的越发高了,可惜看上去简直就像一个道姑,

细看女房东的脸色有些憔悴,王宝玉接过早餐,笑问道:“大姐,看起气色不好,昨晚是不是沒睡好啊。”

“嗯,昨晚看了一个鬼片,真吓人啊。”女房东沒有隐瞒的说道,眼神中流露出了恐惧,

“你去电影院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沒有在网上看的,真变态。”女房东似乎依旧心有余悸的说道,

王宝玉嘿嘿笑了,说道:“害怕就别看了呗。”

女房东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了,我已经戒了快一周了,只是晚上太无聊,这两天又沒忍住。”

王宝玉觉得有些好笑,看鬼片也有上瘾的,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王宝玉好奇的问道:“看的啥片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