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11 小红花

711 小红花

王宝玉穿着西装,迈着方步,走进酒店。迎宾小姐看到王宝玉很是惊讶,上前一步问道:“先生,您怎么沒有和新娘子一块來?”

王宝玉立了立西装领子,不解的问道:“他们沒有通知我去接新娘子啊。”

迎宾小姐更是惊讶了,说道:“新郎应该一早就去接新娘子的,您不用操办任何事宜,我们都已经全部替那您策划好了,现在还不到时间,您只是陪着新娘子就是了。”

王宝玉这才明白过來,迎宾小姐把自己当初新郎了,不由心情大好,甩甩喷过女房东发胶的头发,得意的说道:“我是伴郎。”

迎宾小姐一愣,随即妩媚的笑了,说道:“不好意思,先生,我认错人了,请您里面请。”

王宝玉笑呵呵的走进去,果然沒有看见收礼帐的地方,看样子孙大成真是沒打算收礼,至于背后收不收,收多少,那就沒人知道了。

富宁大酒店的大厅内,已经熙熙攘攘的坐了不少人,举办婚礼的台子已经搭好,音响师已经放上了传统音乐《喜洋洋》,大厅内的桌子重新规矩的摆放成四排,王宝玉用眼睛查了一下,能有三十多桌的样子。

人群中并沒有万芳草的影子,看样子正在后台化妆,准备着惊艳亮相。这时迎宾小姐又走了过來,把他领到婚礼知宾那里,给王宝玉戴上了一朵写着“伴郎”的小红花,小小的红花让王宝玉身上,也增添了几分喜庆。

在婚礼这种场合,戴红花的都格外引人注目,这不,沒收到请柬依旧赶來的政策研究室的三个副主任,立刻发现了王宝玉,冲着他谄媚的直笑。

王宝玉瞪了他们几眼,正想过去提醒他们吃饭的时候要注意,不要暴饮暴食,狼吞虎咽。却听见身边传來了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,但是,一听就让人心情不爽。

能发出这种声音的,当然是程国栋,作为政府办的办公室主任,这种场合他是一定要來的,不但要來,还要安排好前來赴宴的官员们。

“王宝玉,不要以为戴朵小红花,就是好孩子,有些人骨子里就是穷贱,无论怎么包装都改不了。”程国栋嘲笑般的说道。

“程主任,这放屁也要看场合,对不?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你……”程国栋被王宝玉的话气得差点就骂出口,但这种场合,他当然明白不能搅局,小声的骂了一句“小兔崽子”后,便转身去了别处。

王宝玉在他程国栋身后又哼了一声,无聊的四下望去,随后,王宝玉又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人物,官员有政法委书记娄树坤、组织部长靳永泰、公安局副局长路小虎等,王宝玉还看到了农副产品公司的女老总罗缇。

罗缇也看到了精神抖擞的王宝玉,连忙笑盈盈的走了过來,说道:“小王,沒想到你的官是越做越大了。”

“托罗大姐的福,咦,怎么沒带孩子來啊?”王宝玉笑问道。

“这场合太闹,有保姆看着呢!”罗缇解释道,从脸上幸福的笑容可以看出來,当母亲的滋味很不错。

“感谢罗大姐一直照顾我的那个小收购站。”王宝玉小声说道。

“这沒什么,大姐也想感谢你,沒有你的药,哪有我现在的小可爱。”罗缇说道,还拿出了自己胖儿子的相片给王宝玉看,上面的小家伙果然虎头虎脑,很招人稀罕。

跟罗缇简单聊了几句,王宝玉就被知宾给叫走了,说是准备一下,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
王宝玉跟着知宾走出了酒店大门,只见万芳草一脸精致妆容,身穿洁白的婚纱,露着半截雪白的肩膀和整个手臂,手捧鲜花,满脸幸福跟孙帅一同站在靠近路边的地毯一端,准备随时步入红地毯,成为县长的儿媳妇。

一看王宝玉出來,万芳草举起戴着镂空真丝手套的手臂,冲着王宝玉笑着招手。王宝玉连忙也笑着走了过去,站在了孙帅的一侧。

孙帅似乎对王宝玉的印象不错,热情的伸出手和王宝玉握了两下。紧接着,又有一名个子不高、模样一般的女孩子,带着羞涩的笑意,站到了万芳草的身边。

面对众多的目光,女孩更加窘迫了,低着头不好意思抬起來,看样子是伴娘,可以看得出來,女孩家境也一般,这么热闹的场合身上穿的也是**成新的旧衣服而已。王宝玉暗自佩服万芳草,找了这样普通的一个女生当伴娘,当然更显得她美貌多姿,艳压群芳了。

王宝玉抬头看了一眼也正往这看的万芳草,投去一个嘲讽的笑容,万芳草却不以为然,得意的翻了个白眼。

不过,王宝玉跟孙帅站在一起,却并不输什么。除了手上少了一束鲜花,头上沒有彩色碎纸屑,和胸前的小红花有一字之差之外,似乎王宝玉看起來比新郎还要帅点儿。

这时,真正重量级的人物,终于姗姗來迟了。孟海潮、孙大成、张存志、许林峰等人一路说笑着,缓步來到了婚礼现场,立刻让这场婚礼变得很是与众不同,也只有县长的儿子结婚才有如此大的面子,否则这些领导们绝不会轻易到这种人多的场合來。

只是,沒等人们围上去寒暄,这些人就摆摆手快步上楼去了,进入到单独预备好的包房里。

十点十八分,随着司仪宣布婚礼开始,场面立刻热闹起來。

先是鞭炮齐鸣,随后便是天女散花,纷纷扬扬的彩纸屑从天而降,将礼仪的气氛搞到了最**,王宝玉在彩纸丛中几乎要睁不开眼睛。伴随着音响里传來的婚礼进行曲,新人们在大家的围观中,踏着节拍优雅的向着酒店大门缓步走去。

无巧不成书,沒有意外,那就不会有精彩的故事。就在四个人要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,一个看热闹的淘气孩子,从鞭炮碎屑里拣了一个哑炮,点着了,笑嘻嘻的扔了过來。

点燃的鞭炮正好落在了红地毯上,大家还沒來及反应,便出其不意的炸开,蹦开的碎块还跳了起來,有一小块恰好打在了新郎官孙帅的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