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17 女人不能惯

混世小术士 717 女人不能惯 无忧中文网

“多谢四爷栽培!”冯春玲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等到侯四一吐口,立刻高高兴兴的答应了。

“那样的话,木耳厂这边怎么办?”王宝玉有些担忧的问道。虽然他很希望冯春玲能过去,可是,因此而影响了木耳厂,却是他不愿意看到的,毕竟木耳厂,可是关系到整个柳河镇老百姓的收入。

“木耳厂经过春玲的精心打理,早已经步入了正轨,我还在考虑,想让你的那个亲属钢蛋,來担任木耳厂的厂长。”侯四说道。

“这怕是不行,钢蛋他容易冲动,文化水平又差。”王宝玉表示不同意,钢蛋虽然已经稳当了很多,但要让他经营一个厂子,王宝玉还是不放心。

侯四哈哈大笑的说道:“其实我也暗自观察过钢蛋,这人粗中有细,责任分明,除了他我还真想不到其他的合适人选呢。至于文化可以补嘛,四哥啥文化也沒有,到哪里也是企业家啊,哈哈。”

王宝玉犹豫的说道:“钢蛋哪里能跟四哥相提并论啊,这人干活倒是不惜力气,只是头脑简单一些,就怕遇到应急事件处理不了,容易意气用事。”

“举贤不避亲,兄弟,你应该让他试一试,不行再说。”侯四坚持着说道。

王宝玉勉强的点了点头,沒有坚持反对,但是他想起了一个人,如果这个人能够帮助钢蛋,应该就沒有什么可担心的了。

“四哥,有钢蛋出任厂长,倒也合适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觉得应该请一个人去帮助钢蛋,那样的话就会万无一失,毕竟咱们不能拿着起家产业做实验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在咱们清源镇这个小地方,哪有能人啊!就算有几个脑瓜精灵的,还得整天防备着,不够操心受累的呢。”侯四感叹的说道。

“我觉得杨一方不错。”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,话虽然这么说,他心里也沒有底,杨一方毕竟曾经是清源镇的一把手书记,他能否屈尊到木耳厂去工作,这还真不好说。

“对啊!我怎么沒想到呢!”侯四有些激动的说道,随后又有些颓唐的说:“杨一方在位的时候,一向不怎么看得上我,他肯帮忙吗?”

冯春玲插嘴道:“他不是下來了吗,普通老百姓一个,有什么可牛的!”也许在她心里是着急木耳长的事情赶紧定下來,确保她去县里工作沒有障碍。

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:“春玲,杨一方是铁铮铮的爷们,即使退下來了,那也不是凡人。”

冯春玲自知失言,连忙闭上嘴巴,侯四期待的对王宝玉说道:“兄弟,杨一方这人倒算是有头脑,品性也说的过去,要是有他在,咱们木耳厂的生意指定蒸蒸日上。”

“嗯,我明天去找他试一试,也许有戏。”王宝玉并不肯定的说道。

“兄弟出马,一定行。”侯四对王宝玉充满了信心,再次跟他干了一杯。

闲聊了半刻之后,酒局就散了,王宝玉跟冯春玲來到了熟悉的房间,先是一起洗了个澡,然后相拥着到了**。

“宝二爷,我很快就要到你身边了。”冯春玲充满期待的说道。

“嘿嘿!你现在不就在我身边嘛!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同时,一只手手不老实的在冯春玲的娇躯上**着,不时碰在冯春玲的痒痒肉上,引得冯春玲一阵咯咯娇笑。

冯春玲激动的说道:“我真希望这一天快点到!”

王宝玉认真的说道:“春玲,我是看着你成长起來的。你什么都好,肯干,肯学习,但有一样不好,就是越在紧急关头,越容易急躁。以后咱们的事业大了,这种脾气可是要吃亏的。”

冯春玲低头委屈的说道:“嗯,今天我是急躁了些,但是我,我实在有好多话要跟你说。”

王宝玉看着她这个样子,呵呵笑道:“好了,我也是那么一说,春玲是最优秀的。今天我看你酒沒喝,胃口不怎么好,是不是累着了?”

冯春玲转头环住了王宝玉的脖子,深情的在王宝玉的嘴唇上吻了一下,轻声问道:“宝二爷,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。有沒有想我?”

“这个问題,我弟弟已经替我回答了。”王宝玉坏笑着,将身体猛的贴了过去。

“真坏!坏死了。”冯春玲被这坚硬之物一碰,立刻明白了王宝玉的意思,连连娇笑。

就在王宝玉想到发动进攻的时候,大哥大突然响了,上面的号码好像还挺熟悉的。他连忙接了起來,只听见里面传來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小孩,怎么这么晚还不回來。”是女房东打來的,声音中还充满了责怪和担心的味道。

“大姐,我不是过去跟你打招呼了吗?我放假回家了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我怎么不记得?”女房东的问话让王宝玉简直想撞墙。

“你正在画画,还嗯了一声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身边的冯春玲一听是女人的电话,本能的嫉妒心就起來了,她很不满的转过身去,留了一个后背给王宝玉。

“哦,那可能是吧!我画画的时候全神贯注,可能沒听清你说什么。”女房东如有所悟的说道。

“大姐,沒别的事儿了吧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沒了,睡吧!”女房东干净利索的放了电话。

王宝玉连忙过去从后面搂住了冯春玲,冯春玲有些不快的说道:“这么快就有了新的女人?”

“我的女房东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我怎么听着她很关心你的。”冯春玲依旧沒有转过身來,背对着王宝玉说道。

王宝玉感觉不明白了,以往的冯春玲总是百依百顺,对于自己有女人的事情,她也是最了解的,只是从來沒有这样不满的举动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还是印证了那条真理,女人是不能惯的,柔顺如冯春玲,今天也是频频出错,这是王宝玉非常不想看到的

“春玲,我不喜欢你干涉我的自由,我早就说过,我不敢跟你保证什么。”王宝玉不高兴的松开了冯春玲,将身子靠在床边,郁闷的点上了一支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