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734 行为古怪

734 行为古怪

虽然租了房子,可是还不能住,王宝玉当然不会让冯春玲去住旅店,两个人吃过晚饭后,王宝玉便顺理成章的带着冯春玲,开车一起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。

王宝玉用钥匙打开了房门,将冯春玲让进了屋里,呵呵笑着说到家來,一切随意。冯春玲楼上楼下的跑了个遍,对这里的一切很满意,说沒想到王宝玉住的地方,还能如此的整洁干净。

王宝玉沒有承认这是女房东的功劳,反而笑嘻嘻的凑到冯春玲耳边问道:“那你以为我的房间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”

冯春玲咯咯笑道:“我不敢说,怕某人恼羞成怒!”

王宝玉佯怒道:“果然沒想我的好,快说,要不然不饶你!”说完手指不老实的在冯春玲的身上乱戳,笑的冯春玲连连后退,几乎喘不过气來。

冯春玲悦耳的笑声也让王宝玉很是动容,自打厂子办起來,冯春玲几乎就沒怎么清闲过,细看小脸,似乎比先前瘦了一圈,气色也不是太好,有些暗淡,大概是累着了。

王宝玉体贴的让冯春玲到沙发上坐下,自己则去厨房里烧水,准备沏茶。王宝玉头脚刚进厨房,就传來了开门的声音,只见女房东身着睡衣,出现在屋门口。

一看到高挑漂亮的冯春玲,女房东先是有些惊讶,随后就拉下脸來问道:“你是谁啊?怎么闯进我家里來。”

“我是王宝玉的朋友,你怎么有钥匙啊?”突然闯进來的女人,让冯春玲一时间沒反应过來,不由的反问道。

“我怎么不能有钥匙,这是我家。”女房东冷冷的说道。

“你是房东吧!你每天都这么穿衣服闯进房客的家里吗?”冯春玲不高兴的说道,她看着女房东穿着凸点的睡衣,感觉很是不爽。

“我爱怎么穿就怎么穿,小姑娘还真能多管闲事。”女房东被冯春玲说得羞恼,说话越发的不客气。

王宝玉听到了客厅里的说话声,连忙走了出來,对女房东呵呵笑道:“这是我朋友,几天不见,大姐越发漂亮了。”

“别油嘴滑舌的,小孩,你跟我出來一下。”女房东冲着王宝玉招手道。

王宝玉跟冯春玲扮了一个鬼脸,笑着跟女房东來到了对门,女房东一脸不悦的说道:“小孩,你带女孩子回來,也要先跟我打声招呼。”

“大姐,她暂时沒有地方住,总不能让她流落街头吧!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这我不管,她是你的女朋友?”女房东问道。

“不是,好朋友而已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沒想到你还这么不老实,我可告诉你,赶紧让她走,我不欢迎她。”女房东下了逐客令。

王宝玉很不高兴,本來是计划着跟冯春玲在家里好好玩一玩,沒想到女房东竟然如此事多,自己可是交了房租的。

“大姐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既然我交了房租,在租期内,房子的使用权就是我的。我想带谁來,那是我的权利。”王宝玉耐着性子说道。

“你别不讲理啊!我可是房东,出了事儿,我要负责任的。”女房东不依不饶的说道。

王宝玉陪着笑脸说道:“我带女孩子回來还能出啥事儿?大姐你心眼儿最好了,就容她住几天吧。”

女房东坚定的摇摇头,说道:“不行,你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真要出什么差错,我可丢不起那人!”

听女房东越说越远,王宝玉听得有些不耐烦,不客气的说道:“大姐,你想的太多了,我和她就是鼓捣出了孩子,也跟你沒关系。”

你!女房东有些恼火,说道:“你要这样的话就算是毁约,我可以去告你!”

王宝玉不屑的笑了一声,说道:“大姐,忘了提醒你,咱们的合同上并沒有标明不许带女孩子回來过夜。而且就算是事先合同有规定,我也咨询过业内朋友,你这属于显失公平的合同,是不具备法律效应的。我都不知道去哪里告你呢,你还來告我?真好笑!”

“你!你给我出去!真是烦人,沒教养。”女房东恼羞成怒,指着门对王宝玉说道。

“又不是我想來,是你叫我來的。”王宝玉转身就走,气鼓鼓的回到自己的屋内。

“这个就是跟你通电话的房东?”冯春玲不悦的问道。

“老女人,事儿真多。老子付了租金,往家里带个人她还不让,怪不得老公不要她。”王宝玉恼怒的说道,还把房屋租赁合同给冯春玲拿來看。

冯春玲一边看一边乐,这么个性霸道的女房东还真是少有,她善解人意的合上合同,安慰着王宝玉,“呵呵,宝二爷别生气了,你看我都沒恼呢。她这么做,也许有其他的原因。”

“能有啥原因,就是自己单身,看不得别人成双成对。”王宝玉皱着脸说道。

“也许她喜欢你也不一定。呵呵。”冯春玲呵呵笑了起來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王宝玉迷惑的问道。

“女人,最了解女人,不过,这一次是直觉。”冯春玲说道。

“啥直觉,我看就是胡思乱想瞎猜疑,她的年龄都能当我妈了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这时候,厨房的水开了,王宝玉过去沏了茶水,端过來给冯春玲倒上一杯,两个人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看着电视喝着茶水,王宝玉心情又开始好了起來,笑嘻嘻的一把把冯春玲搂了过來。

可就在这时,又传來了钥匙开门的声音,王宝玉和冯春玲一惊,连忙分开端正坐好。只见女房东脸拉得老长的走了进來,也不说话,径直到了阳台,拿着两条绣花的小内裤,又急匆匆的走了出去,咣当一声,用力关了门。

王宝玉又气又恼,坐在沙发里生闷气,随手抓过身后的靠垫使劲仍在地上,但还觉得不解恨,上前又跺了几脚才算罢休。

“嘻嘻!怪不得她不喜欢我來呢!”冯春玲嘻嘻笑道,笑得王宝玉有些尴尬,连忙解释道:“春玲,别瞎寻思,她是个艺术家,行为古怪,至于为什么把内裤晾到我这边,我也不清楚。”